趣味新聞網 logo


3C COOKY卡提諾廚房 Cosplay MLB MiiR素人發掘(鎖) NBA YAYI時尚探險 fun 旅行 《旺來報》 《旺到報》 一瞬間 三少四壯集 世足專區-世足新聞 世足專區-精彩圖片 世足專區-精華賽事 世足專區-精選節目 中天 中天夢想驛站 中天新聞 中視 主播姊姊說故事 主播帶你吃 主播帶你玩 主播念詩選 人間新舞颱 企業經營 休閑 健康 免費軟體區(鎖) 全球 全球財經 兩性 其他 其他夯節目 刑案 創作 動漫 動漫有的沒的 區域情報-其他 區域情報-新北 區域情報-新竹 區域情報-桃園 區域情報-颱中 區域情報-颱北 區域情報-颱南 區域情報-高雄 卡幣活動區(鎖) 卡提諾運動爆報(鎖) 即時 名人 名傢 名傢講 名傢隨筆 周刊王精選 品酒客 哈燒日韓 啵滋真心話 嘉義縣 國際 國際大事 國際視野 國際(鎖) 圖輯 地方 地方新聞 地方萬象 大事小事 女性 好康 好康放送 好書 好讀 娛樂 娛樂新聞 子璿教英文 宅男愛女神 寵物 寶島 寶貝.晚安 小文子會客室 小說創作 小說討論 居傢 居傢生活 屏東縣 工商社論 建案開箱-其他 建案開箱-新北 建案開箱-新竹 建案開箱-桃園 建案開箱-颱中 建案開箱-颱北 建案開箱-颱南 建案開箱-高雄 彰化縣 影音 影音專區 徵文 徵纔搜 性感嬌點 意外 愛動 感情 成人娛樂中心 戰史 戰略 戲劇 房市新訊 房産達人 投資理財 搜奇 搞什麼玩 攝界 政治 政論新訊 教育文化 整點即時報 文化 文化新聞 文教 文茜世界財經周報 文茜的世界周報 新創意 新北市 新奇 新消息 新生代 新知 新聞稿 新聞聽尉遲 旅遊 旅遊分享 旅遊情報 日常 日韓 明星 星光 星奇 星座 時事 時事討論(鎖) 時來運轉 時周精選 時報文學奬 時尚 時尚娛樂 時尚消費 暖聞 曆史 有Bear來 有趣 服務中心 未分類 校花草 桃園市 桃園竹苗 棒球 樂活 機車情報-主題企劃 機車情報-優惠快訊 機車情報-改裝頻道 機車情報-機車新聞 機車情報-機車評測 櫃買市場 正妹 汽機車 汽車情報-主題企劃 汽車情報-優惠快訊 汽車情報-改裝頻道 汽車情報-新車試駕 汽車情報-汽車新聞 法庭中心 法律快狠準 洋蔥文 活動專區 海納百川 海軍 消費 消費情報 深度 溫馨 潮流 潮流生活 澎湖縣 火綫話題 為所欲為 無色覺醒 爆料公堂 版務小組招募 特輯 狂妹子 狂新聞 玩具 現場 理財 生活 生活娛樂 生活新聞 生活點滴(鎖) 生肖 産業 産業新聞 産業財經 産業.科技 男女 直播 看展 看看上海 知識 社會 社會新聞 科技 站務公告 籃球 籃球討論(鎖) 精采人物 經典 經驗談 綜藝 綜閤 網球 網路投票分析 美妝 美食 美食討論 聊新事 職場 聽新聞 股市 興趣 芒果講習所 花蓮縣 苗栗縣 英雄榜 華人星光 萌寵 藝文副刊 行動裝置 西斯 視評 觀點 解盤 詩選 話題 話題觀察 證券 證券.權證 財經 財經焦點 財經熱綫 財經科技 財經要聞 趣味 趨勢 足球 軍事 追星 連載 遊戲 遊戲分享 遊戲情報攻略 運動 運動天地 運勢 道聽圖說(鎖) 醫聊+ 醫藥健康 金融 金融.稅務 金門縣 錢潮 錶特 鐵血 閑聊 陸港股市 陸軍 雜誌 電影 電影專區 電玩娛樂 青年 青年YA生活 非聽Book 靠北 音樂 頭條 風格 風水 颱中市 颱北市 颱南市 颱南雲嘉 颱東縣 颱青在廣州 飲食男女(鎖) 饗食客 駐站集閤區 體育 高爾夫 高雄屏東澎 高雄市 魔都眼

執行沖繩佔領任務的國軍憲兵 -战史 新聞 - 趣味新聞網



執行沖繩佔領任務的國軍憲兵


發表日期 2016-12-01T18:38:32+08:00


     今日兩岸與日本的釣魚台列嶼主權之爭,歸根就地來自於琉球群島,也就是沖繩問題沒有得到有效的解決。依據同盟國領袖在1943年11月的開羅會議上做齣的決定,日本戰後的領土應該被限定於北海道、本州、四國與九州的範圍之內。至於曾經做為清朝附屬國的琉球王國,則在蔣中正委員長的提議下接受美國與中華民國的共同管理。

     為瞭履行佔領敵國國土的神聖任務,中國憲兵隊司令部於1947年2月成立瞭太平洋島嶼憲兵隊。抗戰一勝利,國民政府便聘用瞭3,000多名來自香港、廣州與上海的民工到琉球群島、馬裏亞納群島與新幾內亞搬運美軍的二戰剩餘物資。所以太平洋島嶼憲兵隊的任務,就是防止這些中國民工在海外做齣有損中華民國戰勝國形象的劣跡,並協助盟國維持社會秩序。

     旅居美國南加州洛杉磯,高齡92歲的汪浩中尉就是當年跟著太平洋島嶼憲兵隊一起被派往沖繩的國軍抗戰先進。可能是因為曾經派駐沖繩的原因,汪浩比其他同年齡層的榮民前輩更加關注東海與南海的主權問題,並且積極支持琉球獨立運動。汪浩告訴《》的記者,他每當迴想起這段自己70年前代錶國傢執行海外佔領任務的過去,就感到無上的光榮與驕傲。

     一波三摺的從軍之路

     1924年齣生在湖北省黃梅縣的汪浩,祖籍本為江西省九江縣人。九江與黃梅兩縣本來就位於湖北省與江西省的交界處,距離十分接近。當時汪浩的祖父母住在九江老傢,父母親卻在黃梅開綢緞店,因此他纔會在湖北省誕生。由於傢裏經濟環境還算不錯,汪浩錶示自己會當上軍人的關係,還是受到瞭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的影響。

     諷刺的是,他當上軍人的契機也與憲兵有所相關,隻是這裏提到的憲兵並不是中華民國的憲兵,而是大日本帝國的憲兵。大約是在1938年7月,也就是九江淪陷後的不久,人在黃梅縣國民政府創辦的臨時小學讀書的汪浩迴到老傢放暑假,但是卻遭到一位想要拚業績,名叫鄭國標的小混混指控為抗日遊擊隊的娃娃兵,而遭到惡名昭彰的小池口日本憲兵隊逮捕。

     所幸有一位父親為中國人,母親為日本人,名字叫張金生的日軍通譯同情汪浩,暗中給予許多的幫助與保護,曾經被關入水牢,甚至還差點被斬首的他纔好被從鬼門關前給救瞭迴來。而在張金生穿針引綫的安排下,摺居教平與剎田清三郎少尉兩位小池口憲兵隊的隊長都十分善待汪浩。尤其是摺居教平,更是因為汪浩與自己兒子年齡相符的原因而對他寵愛有加。

     隻是日本憲兵隊畢竟還是一個威嚇佔領區居民的黑機關,所以當剎田清三被調往湖南去支援第一次長沙會戰時,他終究還是無法確保自己的繼任者不會殺掉汪浩這個中國小孩。於是在剎田清三與張金生的安排下,汪浩被安排到九江的三井洋行打工。毫無疑問的,離開小池口憲兵隊是汪浩存活的唯一希望。不過也因此,他再也沒有機會見到被自己視為再生父親的張金生。

     有一天一群穿著日軍製服,但是軍帽上有青天白日徽的中國軍人來到三井洋行,並主動的與汪浩打招呼。帶頭的隊長硃鈞錶示自己的隊伍既不是日軍也不是國軍,而是隸屬於南京汪精衛政權的和平建國軍九江綏靖大隊張傢洲中隊。硃鈞錶示張加洲中隊人手不足,所以非常歡迎汪浩的參加。汪浩錶示自己若參加抗日遊擊隊可能會危及傢人性命,因此一開始婉拒瞭硃鈞的邀請。

     不過在硃鈞告訴他加入張傢洲中隊不會給傢人天來麻煩,因為和平建國軍就是日軍的友軍以後,汪浩還是決定加入他們。畢竟無論再怎麼講,張傢洲中隊也還是中國軍隊,而在三井洋行打工則是個既無聊,又替侵略者服務的苦差事。幸運的是也正如汪浩所預料的,由洪門人士組成的張傢洲中隊官兵雖然名義上是日軍的盟友,但是私底下都還保留著中國軍人的血性。

     多次目睹日軍無差彆屠殺淪陷區民眾暴行的張傢洲中隊,居然在硃鈞本人的親自帶領下於1941年10月21日反正,投靠瞭在硃湖活動,由鍾石盤中將指揮的湘鄂贛邊區岷山遊擊第3縱隊。跟著張傢洲中隊一起陣前起義的汪浩,也從原本的和平軍搖身一變成為抗日遊擊戰士。隻是對於當時還是娃娃兵一名的汪浩來說,這還隻是他軍人生涯的開端而已。

     加入中華民國憲兵

     剛開始,汪浩被指派擔任到淪陷區偵察敵情與蒐集情報的任務。因此他時常有機會進齣日軍控製下的九江,並順便與老傢的親人會麵。久瞭以後,他又再度遭到日本憲兵隊的通緝。隻是汪浩這一次不再是被漢奸冤枉的可憐小孩,而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遊擊戰士。汪浩驕傲的指齣,可能日本人知道自己曾經在小池口憲兵隊待過的原因,所以還給他取瞭個「汪小鬼」的外號。

     好景不常的是,可能因為汪浩當時年紀還太小的原因,他這個到敵後當交通員的任務沒有執行太久,就被調到醫院去擔任上等看護兵瞭。既忍受不瞭這種無聊乏味的日子,也知道自己在遊擊隊裏麵不會有未來,汪浩決定申請到湖南長沙的第9戰區長官司令部野戰醫院服務。他如願以償的被送到長沙,並且在野戰醫院擔任上等司藥兵。

     雖然進入瞭正規軍的體係,但是在野戰醫院服務傷兵畢竟不是汪浩當年從軍的原因。綜觀當時整個國軍的情況,恐怕沒有一個兵種比穿著英挺,訓練有素又紀律嚴明的憲兵還要更威風八麵的。於是一心想要離開野戰醫院的汪浩主動結交憲兵好友,並認識瞭東區憲兵隊隊長傅崇禮中尉。在傅崇禮的介紹下,他前往水西門憲兵招考處報到。

     憲兵是軍中的司法警察,平常從事維持紀律的工作,代錶的是政府對軍人的權威,所以格外強調每一個士兵對國傢的忠貞。所以除瞭簡單的考試外,憲兵招考處還對汪浩進行嚴格的身傢調查。瞭解汪浩傢境既清白又小康,沒有成為共産黨的嫌疑,而且還是反正參加抗戰的和平軍士兵後,憲兵招考處非常歡迎他加入鐵衛部隊的大傢庭。

     汪浩被送到湖南省衡陽的南嶽,併入憲兵第18團教導營第5連第2排第6班,展開成為憲兵的訓練。他錶示,憲兵的訓練內容十分劄實,除瞭有刺刀、擒拿、摔跤、情報跟交通指揮等術科訓練外,還有包括法律常識在內的學科教育。完成瞭13個月的訓練後,汪浩就被分發到江西省修水縣的憲兵第18團第2營第5連第2排第5班服務。

     他指齣,憲兵第18團的工作主要是維持第30集團軍、第27集團軍與第19集團軍的部隊紀律。通常由一個排的兵力來管理一個集團軍,而汪浩所在的第5連第2排所負責的是王陵基將軍指揮的第30集團軍。一般人們口中提到的憲兵隊,通常是以排為單位,單有時候也隻有到班而已。不過若是像長沙憲兵隊這種大地區的憲兵隊,那通常指的就是連部所在地。

     老先生錶示,憲兵在編製上非常復雜,而且還時程輪調到不同的地區,並不像正規軍那樣有固定的番號與駐紮的地點。這段時間,汪浩他們必須以僅僅一個班的兵力管理修水、武寜與瑞昌地區的部隊紀律。假若地方上的警察需要,憲兵還需要抽齣人力協助維持治安與指揮交通。雖然工作內容如此繁瑣復雜,但是憲兵的服飾卻也是最帥氣挺拔的。

     當時憲兵穿著的,是質料比一般國軍還要好的草綠色製服並搭配英製的圓盤鋼盔。在他們的左手臂上,還可看到寫有「憲兵」兩個字的白底紅字臂章。每個士兵腰上都掛著一把俗稱為「盒子砲」的德國製毛瑟C96手槍,再搭配一把蘇聯製的莫辛-納甘步槍。人數稀少的憲兵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威,可以下令處決任何不服從命令的國軍士兵。

     也因為國軍士兵非常害怕憲兵,所以每次隻要汪浩他們一齣現,無論是多麼混亂的局麵都會馬上恢復安定。所以憲兵槍斃國軍的情況,在汪浩個人的記憶中還真的沒有發生過。憲兵的另外一項重要工作,就是搜索與逮捕由日軍或者派來竊取國軍情報的間諜。日軍派齣來的間諜有日本人,但是更多的卻是被收買瞭的中國人。

     第四次長沙會戰

     確實有一些漢奸的嫌疑人,在汪浩於修水服務期間遭到憲兵逮捕。即便是對待通敵者,汪浩錶示憲兵也不會濫殺,而是把他們送到第30集團軍司令部審訊。因為執行任務的區域主要都在後方的緣故,一直要等到1944年5月爆發長衡會戰爆發,汪浩纔得到親臨戰場的機會。畢竟在第9戰區長官司令部所在地長沙都已經遭到日軍突破的情況下,原本的後方都在一瞬間變成瞭前綫。

     為瞭支援長沙防務,第14航空軍司令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派齣兩名空地聯絡官到黃土嶺的第9戰區司令部前進指揮所,協助國軍地麵部隊呼叫P-40與P-38戰鬥機提供密接空中支援。而在第9戰區參謀長趙子立將軍的要求下,汪浩等四名憲兵被派到黃土嶺負責保護兩名美軍友人的安全。由於過去上課時已經學過瞭一些英文,老先生錶示自己與美國人溝通完全沒有問題。

     當時戰場上的環境十分緊張,美軍雖不斷呼叫飛機進入長沙上空炸射行進中的日軍,但是國軍地麵部隊仍不斷呈現敗退狀態。不久後,汪浩與美軍人員又必須隨第9戰區司令部前進指揮所撤退到嶽麓山。在那裏支撐到瞭1944年的6月18日,國軍防綫全麵崩潰,日軍過去連續進攻三次都以失敗告終的長沙終究還是陷入敵手。

     百般無奈下,汪浩等四名憲兵隻能掩護兩名美軍人員隨第9戰區前進指揮所一起突圍。途中,他們目睹到中美空軍混閤團的P-40戰鬥機與日本陸軍航空隊的一式戰鬥機「隼」在空中爆發激烈戰鬥。汪浩錶示,其中有一架P-40戰鬥機在擊落瞭兩架敵機後,自己也被打得冒著黑煙墜入地麵。在此驚險的一刻,飛行員緊急打開駕駛艙跳傘逃生。

     看到這個畫麵,他們一行六人立即往飛行員下降的方嚮跑去。可能是害怕遭到友軍誤殺的原因,那位飛行員還沒落地,便不斷的以中文告訴汪浩「我是中國人」。汪浩指齣,當時前進指揮所的官兵還在前麵與日軍激戰,周遭隨時可能會有敵軍齣現。假若不是汪浩等四名憲兵與兩名美軍聯絡官在現場,這個雙腿受傷無法行走的中國飛行員是死定瞭。

     經過瞭簡單的交談後,他們得知這位飛行員是來自空軍第5戰鬥機大隊第27中隊的鬱功誠上尉。於是汪浩等人將一座門闆拆瞭下來,讓身負重傷的鬱功誠躺在上麵,然後便往還被控製在國軍手中的道縣前進。到瞭那裏以後,汪浩便將鬱功誠與兩名美國人交給道縣的軍民閤作站,然後就繼續趕往郴州嚮憲兵第18團報到。

     汪浩錶示,在第四次長沙會戰期間保護美軍空地聯絡官,並且救齣受傷的鬱功誠是自己參加抗戰以來最有意義的任務。在黃土嶺與嶽麓山,他與美軍聯絡官並肩作戰,雙方跨越瞭文化與語言的障礙成為瞭生死與共的戰友。老先生指齣當時戰場的局勢非常緊張,大傢為瞭求活命必須要拋除一切的成見共同戰鬥,所以他還算能對美國人留下一些不錯的印象。

     國軍擊退瞭日軍對獨山的攻勢之後,他隨憲兵第18團撤退到戰時首都重慶。此刻,位於重慶的憲兵學校第23期軍士大隊正在嚮全國各憲兵單位招募錶現優良的士兵前往受訓。凡是從憲兵學校畢業者,都能夠得到士官資格然後到部隊裏麵當班長。在憲兵第18團錶現深受長官肯定的汪浩,主動請求報名前往憲兵學校並獲得批準。

     與先前在南嶽教導營隻有13個月的訓練相比起來,憲兵學校長達兩年的訓練顯然更為專業。分發到憲兵學校第23期軍士大隊第3中隊的汪浩錶示,訓練模式同樣分為術科與學科,但是內容卻比過往還更為深奧。教導營的術科教育強調的是單兵的戰鬥與戰技訓練,而憲兵學校則要把他們每個人都鍛鍊成能夠獨當一麵的班長,因此還加入瞭班攻擊與排攻擊的演練項目。

     包括槍械拆解、擒拿與摔角也是所有未來憲兵班長們的必備技能。學科教育方麵,則包括專業的法律常識以及當時一般草民想都想像不到的指紋辨識。為瞭與基層民眾打成一片,汪浩強調憲兵官兵甚至還要學習如何看麵相。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以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為核心的政治教育。所有的憲兵軍士官,都必須要有對中華民國政府與民主共和製度的絕對忠貞。

     加入太平洋島嶼憲兵隊

     麵對美軍龐大的海上與空中攻勢,日本帝國在汪浩還來不及從憲兵學校畢業的情況下就於1945年8月15日接受《波茨坦宣言》,嚮同盟國無條件投降。隨後汪浩便跟著憲兵學校迴到故都南京,並在那裏繼續接受士官養成訓練。可能因為憲兵人手不足的原因,他們這些學生還常常被調去支援維持社會秩序,或者執行儀隊錶演的任務。

     順利於1946年7月由憲兵學校畢業後,錶現優異的汪浩被要求留校三個月負責教育24期的學弟。根據同盟國對日管製委員會的決議,中華民國做為同盟國的四強之一也有權力在戰後參與日本的佔領工作。於是全副美式裝備,由精通日語的黃埔軍校第7期畢業生戴堅指揮的陸軍榮譽第2師,奉軍事委員會之命集中上海,準備待命前往日本執行佔領任務。

     即便榮譽第2師本來就是最精銳的國軍部隊,但是到日本國土事關中華民國的戰勝國形象,還是必須要有憲兵陪同以防止官兵們做齣一丁點有違國傢顔麵的憾事。於是憲兵學校便被要求從第21期、22期與23期的畢業生中挑選九名最優秀的學生擔任中華民國駐日憲兵隊的班長。身為憲兵學校資優生的汪浩,也榮幸的被選中成為這九位幸運兒的一份子。

     對於大多數日本投降之際還在軍校受訓的人而言,乾一輩子軍人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趕上對日軍的最後反攻。因此到日本本土執行佔領任務,對於像汪浩這樣趕不及上前綫的老兵而言當然是揚眉吐氣的大好機會。尤其自己還曾經有一段被日軍小池口憲兵隊關押摺磨的不堪往事,所以汪浩非常期待自己能夠踏上東京一雪前恥。

     隻是在上海嚮憲兵獨立第3營第1連連長陳毓亮少校報到後,他一直沒有聽到何時齣發的消息。原來受到叛亂的局麵影響,一開始計劃於1946年8月底啓程前往日本執行佔領任務,番號已經被改為67師的榮譽第2師居然緊急開往江蘇省進攻華中野戰軍。中華民國派軍佔領日本的計劃因而宣告胎死腹中,駐日憲兵隊也不再有存在的必要。

     不過,由於國民政府仍希望從琉球群島、馬裏亞納群島與新幾內亞接收二戰剩餘物資的緣故,而聘請瞭3,000多名來自香港、廣州與上海的民工前往這些島嶼從事搬運工作。齣於協助美軍管理這些民工的目的,中國憲兵司令部又將中華民國駐日憲兵隊改編為駐太平洋島嶼憲兵隊,把他們派往各地維持秩序。所以盡管沒有辦法直接踏上日本國土,汪浩一雪前恥的願望還是得到瞭實現。

     中國憲兵司令部派駐太平洋島嶼憲兵隊的管轄區域非常大,包括琉球群島的沖繩島、馬裏亞納群島的關島、塞班島(Saipan)與狄寜島(Tinian)還有新幾內亞的曼納斯島(Manus Island)。被分發到沖繩憲兵隊的汪浩,於1946年底在上海吳淞口搭上瞭開往那霸(Naha)的船隻,展開瞭自己在琉球群島長達兩年的佔領任務。

     二戰主戰場沖繩見聞錄

     做為日本領土的沖繩,是二戰期間美日兩軍交戰最激烈的一場島嶼爭奪戰。汪浩指齣,中華民國駐沖繩憲兵隊本部的所在地巴剋納灣(Buckner Bay),就是為瞭紀念戰死琉球的美軍二戰最高階軍人,第10軍團司令巴剋納將軍(Simon Bolivar Buckner, Jr.,)而命名的。發生在1945年4月到6月的沖繩戰役,共造成20,195名美軍將士的死亡,慘烈程度可見一般。

     若看過近期上映的二戰電影《鋼鐵英雄》(Hacksaw Ridge),就必然會對沖繩戰場上那屍骸遍野的畫麵留下深刻印象。而在戰爭勝利後兩年纔踏上沖繩土地的汪浩卻錶示,他們有一次在首裏的一座防空洞裏麵找到上百具日軍與沖繩老百姓的屍體。汪浩指齣有些日軍的屍體臉上仍戴著防毒麵具,如果把這些麵具從臉上摘下,會發現他們麵孔與五官都還保持的十分完整。

     憲兵在沖繩的任務,除瞭管理民工外,最重要的就是必須要在美軍提供的物資移交清單上簽字。所有的物資,都一定要有憲兵軍士官的簽名纔能經由那霸送迴中華民國。接收的物資理所當然以裝甲車輛、炸彈、槍械、軍服、醫療器材與通訊設備等分散在首裏、普天間與伊江島的軍用品為主。所有在沖繩的憲兵弟兄都知道,這些物資運迴國內的唯一目的就是要鎮壓由發起的赤色革命。

     戰爭剛勝利時的沖繩沒有共産黨的武裝力量,而且即便有也不是由中華民國憲兵來管,所以在管理秩序還有簽收剩餘物資錶單之餘,憲兵隊班長們都在執行一個政府沒有指派,但是大傢卻心照不宣的任務,那就是收集沖繩各地的情報。老先生錶示,被送到沖繩的憲兵軍士官清一色都是熟悉中國近代史與亞洲史的知識分子,對琉球王國自明朝以來便嚮大陸朝貢的曆史知之甚詳。

     所以即便政府明確規定國軍不得與沖繩人來往,憲兵們還是會逮到機會與他們交流。汪浩指齣,大多數的沖繩人還是以講日語為主,但也有少部份的人會講英語或者國語。盡管蔣中正在開羅會議上拒絕羅斯福總統收迴沖繩的建議,而提齣瞭由中美兩國共管琉球群島的方案,但是憲兵弟兄們都十分擔心有一天日本人的勢力會重新迴來。

     經過瞭一係列的調查與探訪,汪浩他們十分確定大多數的沖繩人並不喜歡日本人,而且對美國的佔領也透露齣不滿情緒。隻是主張沖繩獨立甚至於迴歸中華民國的聲音,在當時還限於少數知識份子的主張。對於尋常的老百姓而言,顯然沒有一件事情是比把日子過好更重要的。隻是繞過瞭沖繩整整一圈,並看盡大量富有中華文化色彩的琉球王朝遺跡後,汪浩難免對這塊土地産生瞭興趣。

     他坦承,高齡92歲的自己如此執著於研究東海與南海問題的原因,與當年派駐沖繩的經驗密切相關。可惜受到叛亂的局勢所逼,必須集中一切資源於內戰戰場上的中華民國政府沒有辦法為憲兵們提供幫助。在這樣復雜的環境限製之下,憲兵也沒有立場去高調主張沖繩的戰後歸屬。所有的行動,都隻能夠由汪浩他們以個人名義私下進行。

     戰爭結束後的沖繩,日本人都已經被解除武裝,基本上中華民國憲兵隊並不用擔心生命財産遭到威脅。不過有一天,沖繩伊江島上一座儲藏30,000噸炸藥的彈藥庫突然發生爆炸。根據憲兵掌握的綫報,疑似有派遣的間諜跟著民工一起混入沖繩,並趁機引爆瞭伊江島上的彈藥庫。這起恐怖攻擊行動,勢必對在內戰戰場上急需戰略物資的國軍將士帶來不利的影響。

     汪浩錶示,當年憲兵弟兄們一條心的效忠蔣中正總統,對這樣大規模的損失感到十分可惜。可是過瞭70多年以後,他反而覺得彈藥庫被炸掉實在是不幸中的大幸,因為國軍就算接收瞭這些美製武器,也是用來攻擊與自己同樣是中國人的解放軍。假若一顆炸彈殺死一個中國人,那麼30,000噸的炸彈可以殺死多少個骨肉同胞呢?

     對此,老先生錶示他今天想都敢想下去。以自己過去隨硃鈞中隊長反正投靠遊擊隊的故事為例,汪浩錶示當年他們張傢洲中隊就是因為不想要幫日本人打中國人纔調轉槍口成為國軍的。而在內戰戰場上使用美國人提供的炸彈屠殺同為炎黃子孫的,在他看來隻會令國軍的形象比和平軍還要不如。所以汪浩認為伊江島彈藥庫被炸掉,實際是上蒼對中華民族的庇佑。

     結束沖繩島的任務

     在沖繩兩年多的時間,中華民國憲兵卻也不是一直都一帆風順。大概是在1947年4月份的時候,美軍在奄美大島扣下瞭23名來自台灣的「海盜」。由於當時台灣已經依據《開羅宣言》與《波茨坦宣言》歸還給中華民國,所以這批「海盜」也理所當然地要被移交給中國憲兵。於是那霸憲兵隊班長汪浩與副班長張霖便接獲中國駐太平洋島嶼憲兵隊隊長陳毓亮少校命令,前往奄美大島接人。

     抵達位於九州鹿兒島縣南方的奄美大島以後,汪浩與張霖纔發現眼前所謂的23名「海盜」根本就隻是一般的台灣漁民而已。他們搭乘的蘇澳二號,其實也不過是艘25噸的小漁船而已。汪浩與張霖完成瞭23人的接收手續,便奉命押解他們駕駛蘇澳二號迴到沖繩。盡管麵對的隻是一般的漁民,兩名執行押解任務的憲兵還是非常緊張。

     當時台灣纔剛剛爆發「二二八事變」,閩南人對外省人還存著強烈的牴觸心理。而且汪浩與張霖又隻有兩個人,如果眼前的23個人集體造反,要把他們殺掉投入海裏其實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在開往沖繩的途中,40歲的船長劉宏還偷偷改變航道,往台灣蘇澳方嚮前進。走瞭將近三小時後,汪浩與張霖查覺到不對,急忙趕去製止。

     沒有想到的是,還有一名叫王軍波的船員居然也拿起瞭扳手嚮兩名憲兵衝瞭過來。眼見狀況危急,汪浩與張霖立即掏齣手裏的45手槍對空鳴槍,當場喝止住瞭王軍波的行動。王軍波自知無力與手槍對抗便走迴瞭船艙,然後汪浩便親自嚮劉宏船長拍胸脯保證,迴到沖繩後一定幫23人洗刷冤屈,纔穩住瞭台籍漁民們的情緒,平安返迴那霸。

     對於這些剛剛脫離日本殖民統治迴歸祖國的台灣漁民,汪浩是發自內心的同情他們。同時,他也慶幸還有太平洋島嶼憲兵隊這個代錶中華民國的佔領軍駐防於沖繩,這些台灣漁民還有機會活著迴到故鄉。相比起今天在東海捕魚隨時會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廳驅趕,甚至還必須要掛起五星紅旗請求大陸保護的台灣漁民而言,蘇澳二號的漁民實在是幸運多瞭。

     隻是中華民國這個戰勝國的招牌,還是伴隨著國軍在內戰戰場上的逐漸失利而威信盡失。本來對中華民國憲兵們恭恭敬敬的美國人、日本人與沖繩人對待汪浩他們也是越來越不客氣,讓汪浩感嘆國傢如果不強,就不要想獲得外國人的尊重。尤其是當時在美軍編製裏的菲律賓人,更是常常有事沒事的就找中國民工麻煩。

     依照規定,那霸的檢查哨上有美國憲兵、中國憲兵以及沖繩警察。一般的情況下,中國的車輛隻能由中華民國憲兵搜索。但有一次,一位菲律賓籍美軍憲兵不識相,硬是要搜索一輛中國人的車子,從而與一位叫陳金富的國軍憲兵發生衝突。麵對菲律賓人的叫囂挑釁,血氣方剛的陳金富居然一把將對方的電話搶過來摔到地上。

     結果,菲律賓人居然召集瞭兩卡車共40名美軍憲兵來到國軍營區,威脅那霸憲兵隊隊長汪浩把陳金富交齣去。看到自己的士兵被盟國欺負,滿腔愛國情緒的汪浩決定不退讓。當時每個憲兵士兵,都被發放瞭一支湯普森衝鋒槍、一支卡賓槍與一把45手。汪浩要自己手下的八名士兵把這些武器通通都帶上,然後就走到營區門口與比人數多多自己五倍的美軍對峙。

     汪浩還用英語對來犯的菲律賓人警告,如果他們敢再往營區前進一步,中國憲兵就會開槍。眼見中國人完全沒有退讓的跡象,這一批以菲律賓人為主,參雜著少數美國人的美軍憲兵不想要把事情鬧大,決定知難而退。這起誤會最後由陳毓亮少校親自齣麵與美軍高層交涉平安落幕,但是汪浩卻也在沖繩憲兵隊中打齣瞭民族英雄的聲望。

     可惜憲兵們對國傢尊嚴的堅持,並沒有辦法挽迴中華民國在大陸失敗的命運。1949年1月,共軍在徐蚌會戰中大敗國軍,奠定瞭入主大陸江山的基礎。在琉球的國軍憲兵官兵一瞬間由戰勝國軍人被打迴瞭東亞病夫的狀態,就連沖繩人也都很現實的不再搭理他們。心灰意冷的汪浩,隻能在1949年2月跟著沖繩憲兵隊一起被召迴上海,然後再跟著其他部隊一起轉進到台灣。

     最年老的沖繩獨立支持者

     中華民國政府失去大陸以後,再也無力派部隊執行沖繩的佔領任務。久瞭以後,沖繩就由中美共管演變為美國單獨託管的局麵。到瞭1972年,美國總統尼剋森(Richard M. Nixon)又以東京對沖繩仍享有「剩餘主權」的名義,將琉球群島歸還給瞭日本。隨著琉球群島一起被送給日本的,還包括瞭釣魚台列嶼的管理權。

     由於自己生平最擔心的惡夢終究還是發生瞭,原本打算放下槍桿子,拿起筆桿子寫愛情小說渡過餘生的汪浩,又迴頭來關心起東海與南海的主權問題。他認為解決釣魚台問題的根本之道,就是海峽兩岸的政府應該設法推動與鼓舞沖繩人民的獨立運動。這不僅能讓台灣漁民齣海捕魚時不用再擔心被日本海上保安廳追捕,同時也能阻止美軍繼續使用沖繩做為監控解放軍海軍齣入西太平洋的基地。

     以自己曾經駐紮過的普天間基地為例,他錶示沖繩人民反對美軍基地的運動一直都十分強烈,但是卻鮮少見到台灣或者大陸的勢力介入支持。對此汪浩一直覺得非常遺憾,認為兩岸的中國人還是將太多的資源用在彼此的內耗,而不懂「兄弟鬩於牆外禦其辱」的道理。假若不是為瞭自己稱王稱帝的野心起兵造反,把中華民國政府趕齣大陸並且另立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導緻兩岸實質分裂的話,日本不要說拿迴沖繩的「剩餘主權」,恐怕就連實現戰後復興並且奪迴遠東經濟霸主地位的機會都沒有。

     同樣的,他也認為如果蔣中正當年有容人的雅量,想辦法與共産黨人還有其他民主黨派攜手和平建國,那麼榮譽第2師早就被派到日本執行佔領任務。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人之間不僅不會兵戎相見,日本也不會淪落美國單獨掌控的局麵,更不會成為美軍用來圍堵大陸的軍事基地。談到今天兩岸對峙的局麵,汪浩對文革結束後走嚮改革開放道路,且國力蒸蒸日上的中國大陸持充分的肯定立場。汪浩錶示自己對中華民國有強烈的感情,但是看到今天的台灣政府緻力於藍綠內鬥,卻連自己是中國人都不敢承認,他還是難掩失望之情。

     當過日本憲兵的俘虜,後來卻以國軍憲兵的身份佔領日本領土沖繩的汪浩有著其他同時代中國人很難想像的傳奇人生。迴憶起從被送到小池口憲兵隊的那個暑假以後發生的所有事情,汪浩錶示自己的人生既驚險又復雜,好幾次都差點死在敵人,甚至於自己人的手裏。不過由於他嚮來相信做好事會有好報,所以每一次的危險都能在貴人幫助下平安渡過。

     尤其是想到自己由一個起義來歸的和平軍,搖身一變成為代錶中華民國到海外執行佔領任務的憲兵,汪浩更是感到十分的自豪與驕傲。老先生錶示即便是在憲兵的大傢庭裏麵,參加過太平洋島嶼憲兵隊的人都不多,更何況是他所親自經曆過,既精彩又刺激的冒險故事。身為年齡最大的沖繩獨立運動者,汪浩還是期待海峽兩岸的政府與人民,能夠放下對彼此的恩怨,共同迎接未來的挑戰。

     ()




jin ri liang an yu ri ben de diao yu tai lie yu zhu quan zhi zheng , gui gen jiu di lai zi yu liu qiu qun dao , ye jiu shi chong sheng wen ti mei you de dao you xiao de jie jue 。 yi ju tong meng guo ling xiu zai 1 9 4 3 nian 1 1 yue de kai luo hui yi shang zuo chu de jue ding , ri ben zhan hou de ling tu ying gai bei xian ding yu bei hai dao 、 ben zhou 、 si guo yu jiu zhou de fan wei zhi nei 。 zhi yu ceng jing zuo wei qing zhao fu shu guo de liu qiu wang guo , ze zai jiang zhong zheng wei yuan chang de ti yi xia jie shou mei guo yu zhong hua min guo de gong tong guan li 。 # # # # # # # # # wei liao lv xing zhan ling di guo guo tu de shen sheng ren wu , zhong guo xian bing dui si ling bu yu 1 9 4 7 nian 2 yue cheng li liao tai ping yang dao yu xian bing dui 。 kang zhan yi sheng li , guo min zheng fu bian pin yong liao 3 , 0 0 0 duo ming lai zi xiang gang 、 guang zhou yu shang hai de min gong dao liu qiu qun dao 、 ma li ya na qun dao yu


tag 国军 宪兵 日军 沖绳 美军

相关 戰史 新聞

玩具公司製作納粹飛碟模型 說明誇大遭糾正 -战史 新聞
   納粹德國在二戰期間有許多令人驚奇的高性能武器,比如V-2火箭、虎式戰車、Me-262噴射機,日後好事者就憑著這些事實,進一步誇大納粹的科技水準,於是「納粹飛碟」的都市傳說(urban legend)就開始流傳,甚至言之鑿鑿的繪齣藍圖、內部構造與性能諸元。最近美國著名模型公司雷維爾(Revell)齣品瞭傳說中的納粹飛碟「漢尼拔2式」(Haunebu II),並且在說明書上引用瞭都市傳說的內容,遭到軍事迷糾正,公司趕緊齣麵澄清。大眾機械(popular mechanics)報導,關於納粹飛碟的說法,.......




精銳武器觸手可及 國軍戰力展示吸睛       tag   國軍

婚外情曝光 情婦反控憲兵性侵       tag   憲兵

美日軍演登場 規模是美韓6倍       tag   日軍

美日最大軍演 假想敵是中國       tag   沖繩

美在京都設X波段雷達站 市民抗議       tag   美軍


前一篇新聞
執行官帶看法拍屋 民眾更安心
后一篇新聞
執行署台北分署下周二大拍賣 歡迎民眾來撿便宜





© 2020 - quwe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0 - quweinews.com. 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