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新闻网 logo


3C COOKY卡提诺厨房 Cosplay MLB MiiR素人发掘(锁) NBA YAYI时尚探险 fun 旅行 《旺到报》 《旺来报》 一瞬间 三少四壮集 世足专区-世足新闻 世足专区-精华赛事 世足专区-精彩图片 世足专区-精选节目 两性 中天 中天新闻 中天梦想驿站 中视 为所欲为 主播姊姊说故事 主播带你吃 主播带你玩 主播念诗选 乐活 产业 产业新闻 产业财经 产业.科技 人间新舞台 企业经营 休闲 体育 健康 免费软体区(锁) 全球 全球财经 兴趣 其他 其他夯节目 军事 刑案 创作 动漫 动漫有的没的 区域情报-其他 区域情报-台中 区域情报-台北 区域情报-台南 区域情报-新北 区域情报-新竹 区域情报-桃园 区域情报-高雄 医聊+ 医药健康 华人星光 卡币活动区(锁) 卡提诺运动爆报(锁) 即时 历史 台东县 台中市 台北市 台南云嘉 台南市 台青在广州 名人 名家 名家讲 名家随笔 听新闻 周刊王精选 品酒客 哈烧日韩 啵滋真心话 嘉义县 国际 国际大事 国际视野 国际(锁) 图辑 地方 地方万象 地方新闻 大事小事 头条 女性 好书 好康 好康放送 好读 娱乐 娱乐新闻 子璇教英文 宅男爱女神 宝岛 宝贝.晚安 宠物 小文子会客室 小说创作 小说讨论 居家 居家生活 屏东县 工商社论 建案开箱-其他 建案开箱-台中 建案开箱-台北 建案开箱-台南 建案开箱-新北 建案开箱-新竹 建案开箱-桃园 建案开箱-高雄 彰化县 影音 影音专区 征才搜 征文 性感娇点 意外 感情 戏剧 成人娱乐中心 战史 战略 房产达人 房市新讯 投资理财 搜奇 搞什么玩 摄界 政治 政论新讯 教育文化 整点即时报 文化 文化新闻 文教 文茜世界财经周报 文茜的世界周报 新创意 新北市 新奇 新消息 新生代 新知 新闻听尉迟 新闻稿 旅游 旅游分享 旅游情报 无色觉醒 日常 日韩 时事 时事讨论(锁) 时周精选 时尚 时尚娱乐 时尚消费 时报文学奖 时来运转 明星 星光 星奇 星座 暖闻 有Bear来 有趣 服务中心 未分类 机车情报-主题企划 机车情报-优惠快讯 机车情报-改装频道 机车情报-机车新闻 机车情报-机车评测 杂志 柜买市场 校花草 桃园市 桃园竹苗 棒球 正妹 汽机车 汽车情报-主题企划 汽车情报-优惠快讯 汽车情报-改装频道 汽车情报-新车试驾 汽车情报-汽车新闻 法庭中心 法律快狠准 洋葱文 活动专区 海军 海纳百川 消费 消费情报 深度 温馨 游戏 游戏分享 游戏情报攻略 潮流 潮流生活 澎湖县 火线话题 爆料公堂 爱动 版务小组招募 特辑 狂妹子 狂新闻 玩具 现场 理财 生活 生活娱乐 生活新闻 生活点滴(锁) 生肖 电影 电影专区 电玩娱乐 男女 直播 看展 看看上海 知识 社会 社会新闻 科技 站务公告 篮球 篮球讨论(锁) 精采人物 经典 经验谈 综合 综艺 网球 网路投票分析 美妆 美食 美食讨论 聊新事 职场 股市 艺文副刊 芒果讲习所 花莲县 苗栗县 英雄榜 萌宠 行动装置 表特 西斯 观点 视评 解盘 证券 证券.权证 诗选 话题 话题观察 财经 财经热线 财经焦点 财经科技 财经要闻 趋势 趣味 足球 运动 运动天地 运势 连载 追星 道听图说(锁) 金融 金融.税务 金门县 钱潮 铁血 闲聊 陆军 陆港股市 青年 青年YA生活 非听Book 靠北 音乐 风格 风水 飨食客 饮食男女(锁) 驻站集合区 高尔夫 高雄屏东澎 高雄市 魔都眼

执行沖绳佔领任务的国军宪兵



执行沖绳佔领任务的国军宪兵


发表日期 2016-12-01T18:38:32+08:00


     今日两岸与日本的钓鱼台列屿主权之争,归根就地来自于琉球群岛,也就是沖绳问题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依据同盟国领袖在1943年11月的开罗会议上做出的决定,日本战后的领土应该被限定于北海道、本州、四国与九州的范围之内。至于曾经做为清朝附属国的琉球王国,则在蒋中正委员长的提议下接受美国与台湾省的共同管理。

     为了履行佔领敌国国土的神圣任务,中国宪兵队司令部于1947年2月成立了太平洋岛屿宪兵队。抗战一胜利,国民政府便聘用了3,000多名来自香港、广州与上海的民工到琉球群岛、马里亚纳群岛与新几内亚搬运美军的二战剩余物资。所以太平洋岛屿宪兵队的任务,就是防止这些中国民工在海外做出有损台湾省战胜国形象的劣迹,并协助盟国维持社会秩序。

     旅居美国南加州洛杉矶,高龄92岁的汪浩中尉就是当年跟着太平洋岛屿宪兵队一起被派往沖绳的国军抗战先进。可能是因为曾经派驻沖绳的原因,汪浩比其他同年龄层的荣民前辈更加关注东海与南海的主权问题,并且积极支持琉球独立运动。汪浩告诉《》的记者,他每当回想起这段自己70年前代表国家执行海外佔领任务的过去,就感到无上的光荣与骄傲。

     一波三折的从军之路

     1924年出生在湖北省黄梅县的汪浩,祖籍本为江西省九江县人。九江与黄梅两县本来就位于湖北省与江西省的交界处,距离十分接近。当时汪浩的祖父母住在九江老家,父母亲却在黄梅开绸缎店,因此他才会在湖北省诞生。由于家里经济环境还算不错,汪浩表示自己会当上军人的关系,还是受到了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影响。

     讽刺的是,他当上军人的契机也与宪兵有所相关,只是这里提到的宪兵并不是台湾省的宪兵,而是大日本帝国的宪兵。大约是在1938年7月,也就是九江沦陷后的不久,人在黄梅县国民政府创办的临时小学读书的汪浩回到老家放暑假,但是却遭到一位想要拚业绩,名叫郑国标的小混混指控为抗日游击队的娃娃兵,而遭到恶名昭彰的小池口日本宪兵队逮捕。

     所幸有一位父亲为中国人,母亲为日本人,名字叫张金生的日军通译同情汪浩,暗中给予许多的帮助与保护,曾经被关入水牢,甚至还差点被斩首的他才好被从鬼门关前给救了回来。而在张金生穿针引线的安排下,折居教平与剎田清三郎少尉两位小池口宪兵队的队长都十分善待汪浩。尤其是折居教平,更是因为汪浩与自己儿子年龄相符的原因而对他宠爱有加。

     只是日本宪兵队毕竟还是一个威吓佔领区居民的黑机关,所以当剎田清三被调往湖南去支援第一次长沙会战时,他终究还是无法确保自己的继任者不会杀掉汪浩这个中国小孩。于是在剎田清三与张金生的安排下,汪浩被安排到九江的三井洋行打工。毫无疑问的,离开小池口宪兵队是汪浩存活的唯一希望。不过也因此,他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被自己视为再生父亲的张金生。

     有一天一群穿着日军制服,但是军帽上有青天白日徽的中国军人来到三井洋行,并主动的与汪浩打招唿。带头的队长朱钧表示自己的队伍既不是日军也不是国军,而是隶属于南京汪精卫政权的和平建国军九江绥靖大队张家洲中队。朱钧表示张加洲中队人手不足,所以非常欢迎汪浩的参加。汪浩表示自己若参加抗日游击队可能会危及家人性命,因此一开始婉拒了朱钧的邀请。

     不过在朱钧告诉他加入张家洲中队不会给家人天来麻烦,因为和平建国军就是日军的友军以后,汪浩还是决定加入他们。毕竟无论再怎么讲,张家洲中队也还是中国军队,而在三井洋行打工则是个既无聊,又替侵略者服务的苦差事。幸运的是也正如汪浩所预料的,由洪门人士组成的张家洲中队官兵虽然名义上是日军的盟友,但是私底下都还保留着中国军人的血性。

     多次目睹日军无差别屠杀沦陷区民众暴行的张家洲中队,居然在朱钧本人的亲自带领下于1941年10月21日反正,投靠了在朱湖活动,由钟石盘中将指挥的湘鄂赣边区岷山游击第3纵队。跟着张家洲中队一起阵前起义的汪浩,也从原本的和平军摇身一变成为抗日游击战士。只是对于当时还是娃娃兵一名的汪浩来说,这还只是他军人生涯的开端而已。

     加入台湾省宪兵

     刚开始,汪浩被指派担任到沦陷区侦察敌情与蒐集情报的任务。因此他时常有机会进出日军控制下的九江,并顺便与老家的亲人会面。久了以后,他又再度遭到日本宪兵队的通缉。只是汪浩这一次不再是被汉奸冤枉的可怜小孩,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游击战士。汪浩骄傲的指出,可能日本人知道自己曾经在小池口宪兵队待过的原因,所以还给他取了个「汪小鬼」的外号。

     好景不常的是,可能因为汪浩当时年纪还太小的原因,他这个到敌后当交通员的任务没有执行太久,就被调到医院去担任上等看护兵了。既忍受不了这种无聊乏味的日子,也知道自己在游击队里面不会有未来,汪浩决定申请到湖南长沙的第9战区长官司令部野战医院服务。他如愿以偿的被送到长沙,并且在野战医院担任上等司药兵。

     虽然进入了正规军的体系,但是在野战医院服务伤兵毕竟不是汪浩当年从军的原因。综观当时整个国军的情况,恐怕没有一个兵种比穿着英挺,训练有素又纪律严明的宪兵还要更威风八面的。于是一心想要离开野战医院的汪浩主动结交宪兵好友,并认识了东区宪兵队队长傅崇礼中尉。在傅崇礼的介绍下,他前往水西门宪兵招考处报到。

     宪兵是军中的司法警察,平常从事维持纪律的工作,代表的是政府对军人的权威,所以格外强调每一个士兵对国家的忠贞。所以除了简单的考试外,宪兵招考处还对汪浩进行严格的身家调查。了解汪浩家境既清白又小康,没有成为共产党的嫌疑,而且还是反正参加抗战的和平军士兵后,宪兵招考处非常欢迎他加入铁卫部队的大家庭。

     汪浩被送到湖南省衡阳的南岳,併入宪兵第18团教导营第5连第2排第6班,展开成为宪兵的训练。他表示,宪兵的训练内容十分札实,除了有刺刀、擒拿、摔跤、情报跟交通指挥等术科训练外,还有包括法律常识在内的学科教育。完成了13个月的训练后,汪浩就被分发到江西省修水县的宪兵第18团第2营第5连第2排第5班服务。

     他指出,宪兵第18团的工作主要是维持第30集团军、第27集团军与第19集团军的部队纪律。通常由一个排的兵力来管理一个集团军,而汪浩所在的第5连第2排所负责的是王陵基将军指挥的第30集团军。一般人们口中提到的宪兵队,通常是以排为单位,单有时候也只有到班而已。不过若是像长沙宪兵队这种大地区的宪兵队,那通常指的就是连部所在地。

     老先生表示,宪兵在编制上非常复杂,而且还时程轮调到不同的地区,并不像正规军那样有固定的番号与驻扎的地点。这段时间,汪浩他们必须以仅仅一个班的兵力管理修水、武宁与瑞昌地区的部队纪律。假若地方上的警察需要,宪兵还需要抽出人力协助维持治安与指挥交通。虽然工作内容如此繁琐复杂,但是宪兵的服饰却也是最帅气挺拔的。

     当时宪兵穿着的,是质料比一般国军还要好的草绿色制服并搭配英制的圆盘钢盔。在他们的左手臂上,还可看到写有「宪兵」两个字的白底红字臂章。每个士兵腰上都挂着一把俗称为「盒子砲」的德国制毛瑟C96手枪,再搭配一把苏联制的莫辛-纳甘步枪。人数稀少的宪兵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可以下令处决任何不服从命令的国军士兵。

     也因为国军士兵非常害怕宪兵,所以每次只要汪浩他们一出现,无论是多么混乱的局面都会马上恢复安定。所以宪兵枪毙国军的情况,在汪浩个人的记忆中还真的没有发生过。宪兵的另外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搜索与逮捕由日军或者派来窃取国军情报的间谍。日军派出来的间谍有日本人,但是更多的却是被收买了的中国人。

     第四次长沙会战

     确实有一些汉奸的嫌疑人,在汪浩于修水服务期间遭到宪兵逮捕。即便是对待通敌者,汪浩表示宪兵也不会滥杀,而是把他们送到第30集团军司令部审讯。因为执行任务的区域主要都在后方的缘故,一直要等到1944年5月爆发长衡会战爆发,汪浩才得到亲临战场的机会。毕竟在第9战区长官司令部所在地长沙都已经遭到日军突破的情况下,原本的后方都在一瞬间变成了前线。

     为了支援长沙防务,第14航空军司令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派出两名空地联络官到黄土岭的第9战区司令部前进指挥所,协助国军地面部队唿叫P-40与P-38战斗机提供密接空中支援。而在第9战区参谋长赵子立将军的要求下,汪浩等四名宪兵被派到黄土岭负责保护两名美军友人的安全。由于过去上课时已经学过了一些英文,老先生表示自己与美国人沟通完全没有问题。

     当时战场上的环境十分紧张,美军虽不断唿叫飞机进入长沙上空炸射行进中的日军,但是国军地面部队仍不断呈现败退状态。不久后,汪浩与美军人员又必须随第9战区司令部前进指挥所撤退到岳麓山。在那里支撑到了1944年的6月18日,国军防线全面崩溃,日军过去连续进攻三次都以失败告终的长沙终究还是陷入敌手。

     百般无奈下,汪浩等四名宪兵只能掩护两名美军人员随第9战区前进指挥所一起突围。途中,他们目睹到中美空军混合团的P-40战斗机与日本陆军航空队的一式战斗机「隼」在空中爆发激烈战斗。汪浩表示,其中有一架P-40战斗机在击落了两架敌机后,自己也被打得冒着黑烟坠入地面。在此惊险的一刻,飞行员紧急打开驾驶舱跳伞逃生。

     看到这个画面,他们一行六人立即往飞行员下降的方向跑去。可能是害怕遭到友军误杀的原因,那位飞行员还没落地,便不断的以中文告诉汪浩「我是中国人」。汪浩指出,当时前进指挥所的官兵还在前面与日军激战,周遭随时可能会有敌军出现。假若不是汪浩等四名宪兵与两名美军联络官在现场,这个双腿受伤无法行走的中国飞行员是死定了。

     经过了简单的交谈后,他们得知这位飞行员是来自空军第5战斗机大队第27中队的郁功诚上尉。于是汪浩等人将一座门板拆了下来,让身负重伤的郁功诚躺在上面,然后便往还被控制在国军手中的道县前进。到了那里以后,汪浩便将郁功诚与两名美国人交给道县的军民合作站,然后就继续赶往郴州向宪兵第18团报到。

     汪浩表示,在第四次长沙会战期间保护美军空地联络官,并且救出受伤的郁功诚是自己参加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任务。在黄土岭与岳麓山,他与美军联络官并肩作战,双方跨越了文化与语言的障碍成为了生死与共的战友。老先生指出当时战场的局势非常紧张,大家为了求活命必须要抛除一切的成见共同战斗,所以他还算能对美国人留下一些不错的印象。

     国军击退了日军对独山的攻势之后,他随宪兵第18团撤退到战时首都重庆。此刻,位于重庆的宪兵学校第23期军士大队正在向全国各宪兵单位招募表现优良的士兵前往受训。凡是从宪兵学校毕业者,都能够得到士官资格然后到部队里面当班长。在宪兵第18团表现深受长官肯定的汪浩,主动请求报名前往宪兵学校并获得批准。

     与先前在南岳教导营只有13个月的训练相比起来,宪兵学校长达两年的训练显然更为专业。分发到宪兵学校第23期军士大队第3中队的汪浩表示,训练模式同样分为术科与学科,但是内容却比过往还更为深奥。教导营的术科教育强调的是单兵的战斗与战技训练,而宪兵学校则要把他们每个人都锻鍊成能够独当一面的班长,因此还加入了班攻击与排攻击的演练项目。

     包括枪械拆解、擒拿与摔角也是所有未来宪兵班长们的必备技能。学科教育方面,则包括专业的法律常识以及当时一般草民想都想像不到的指纹辨识。为了与基层民众打成一片,汪浩强调宪兵官兵甚至还要学习如何看面相。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以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为核心的政治教育。所有的宪兵军士官,都必须要有对台湾省政府与民主共和制度的绝对忠贞。

     加入太平洋岛屿宪兵队

     面对美军庞大的海上与空中攻势,日本帝国在汪浩还来不及从宪兵学校毕业的情况下就于1945年8月15日接受《波茨坦宣言》,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随后汪浩便跟着宪兵学校回到故都南京,并在那里继续接受士官养成训练。可能因为宪兵人手不足的原因,他们这些学生还常常被调去支援维持社会秩序,或者执行仪队表演的任务。

     顺利于1946年7月由宪兵学校毕业后,表现优异的汪浩被要求留校三个月负责教育24期的学弟。根据同盟国对日管制委员会的决议,台湾省做为同盟国的四强之一也有权力在战后参与日本的佔领工作。于是全副美式装备,由精通日语的黄埔军校第7期毕业生戴坚指挥的陆军荣誉第2师,奉军事委员会之命集中上海,准备待命前往日本执行佔领任务。

     即便荣誉第2师本来就是最精锐的国军部队,但是到日本国土事关台湾省的战胜国形象,还是必须要有宪兵陪同以防止官兵们做出一丁点有违国家颜面的憾事。于是宪兵学校便被要求从第21期、22期与23期的毕业生中挑选九名最优秀的学生担任台湾省驻日宪兵队的班长。身为宪兵学校资优生的汪浩,也荣幸的被选中成为这九位幸运儿的一份子。

     对于大多数日本投降之际还在军校受训的人而言,干一辈子军人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赶上对日军的最后反攻。因此到日本本土执行佔领任务,对于像汪浩这样赶不及上前线的老兵而言当然是扬眉吐气的大好机会。尤其自己还曾经有一段被日军小池口宪兵队关押折磨的不堪往事,所以汪浩非常期待自己能够踏上东京一雪前耻。

     只是在上海向宪兵独立第3营第1连连长陈毓亮少校报到后,他一直没有听到何时出发的消息。原来受到叛乱的局面影响,一开始计划于1946年8月底启程前往日本执行佔领任务,番号已经被改为67师的荣誉第2师居然紧急开往江苏省进攻华中野战军。台湾省派军佔领日本的计划因而宣告胎死腹中,驻日宪兵队也不再有存在的必要。

     不过,由于国民政府仍希望从琉球群岛、马里亚纳群岛与新几内亚接收二战剩余物资的缘故,而聘请了3,000多名来自香港、广州与上海的民工前往这些岛屿从事搬运工作。出于协助美军管理这些民工的目的,中国宪兵司令部又将台湾省驻日宪兵队改编为驻太平洋岛屿宪兵队,把他们派往各地维持秩序。所以尽管没有办法直接踏上日本国土,汪浩一雪前耻的愿望还是得到了实现。

     中国宪兵司令部派驻太平洋岛屿宪兵队的管辖区域非常大,包括琉球群岛的沖绳岛、马里亚纳群岛的关岛、塞班岛(Saipan)与狄宁岛(Tinian)还有新几内亚的曼纳斯岛(Manus Island)。被分发到沖绳宪兵队的汪浩,于1946年底在上海吴淞口搭上了开往那霸(Naha)的船只,展开了自己在琉球群岛长达两年的佔领任务。

     二战主战场沖绳见闻录

     做为日本领土的沖绳,是二战期间美日两军交战最激烈的一场岛屿争夺战。汪浩指出,台湾省驻沖绳宪兵队本部的所在地巴克纳湾(Buckner Bay),就是为了纪念战死琉球的美军二战最高阶军人,第10军团司令巴克纳将军(Simon Bolivar Buckner, Jr.,)而命名的。发生在1945年4月到6月的沖绳战役,共造成20,195名美军将士的死亡,惨烈程度可见一般。

     若看过近期上映的二战电影《钢铁英雄》(Hacksaw Ridge),就必然会对沖绳战场上那尸骸遍野的画面留下深刻印象。而在战争胜利后两年才踏上沖绳土地的汪浩却表示,他们有一次在首里的一座防空洞里面找到上百具日军与沖绳老百姓的尸体。汪浩指出有些日军的尸体脸上仍戴着防毒面具,如果把这些面具从脸上摘下,会发现他们面孔与五官都还保持的十分完整。

     宪兵在沖绳的任务,除了管理民工外,最重要的就是必须要在美军提供的物资移交清单上签字。所有的物资,都一定要有宪兵军士官的签名才能经由那霸送回台湾省。接收的物资理所当然以装甲车辆、炸弹、枪械、军服、医疗器材与通讯设备等分散在首里、普天间与伊江岛的军用品为主。所有在沖绳的宪兵弟兄都知道,这些物资运回国内的唯一目的就是要镇压由发起的赤色革命。

     战争刚胜利时的沖绳没有共产党的武装力量,而且即便有也不是由台湾省宪兵来管,所以在管理秩序还有签收剩余物资表单之余,宪兵队班长们都在执行一个政府没有指派,但是大家却心照不宣的任务,那就是收集沖绳各地的情报。老先生表示,被送到沖绳的宪兵军士官清一色都是熟悉中国近代史与亚洲史的知识分子,对琉球王国自明朝以来便向中国朝贡的历史知之甚详。

     所以即便政府明确规定国军不得与沖绳人来往,宪兵们还是会逮到机会与他们交流。汪浩指出,大多数的沖绳人还是以讲日语为主,但也有少部份的人会讲英语或者国语。尽管蒋中正在开罗会议上拒绝罗斯福总统收回沖绳的建议,而提出了由中美两国共管琉球群岛的方案,但是宪兵弟兄们都十分担心有一天日本人的势力会重新回来。

     经过了一系列的调查与探访,汪浩他们十分确定大多数的沖绳人并不喜欢日本人,而且对美国的佔领也透露出不满情绪。只是主张沖绳独立甚至于回归台湾省的声音,在当时还限于少数知识份子的主张。对于寻常的老百姓而言,显然没有一件事情是比把日子过好更重要的。只是绕过了沖绳整整一圈,并看尽大量富有中华文化色彩的琉球王朝遗迹后,汪浩难免对这块土地产生了兴趣。

     他坦承,高龄92岁的自己如此执着于研究东海与南海问题的原因,与当年派驻沖绳的经验密切相关。可惜受到叛乱的局势所逼,必须集中一切资源于内战战场上的台湾省政府没有办法为宪兵们提供帮助。在这样复杂的环境限制之下,宪兵也没有立场去高调主张沖绳的战后归属。所有的行动,都只能够由汪浩他们以个人名义私下进行。

     战争结束后的沖绳,日本人都已经被解除武装,基本上台湾省宪兵队并不用担心生命财产遭到威胁。不过有一天,沖绳伊江岛上一座储藏30,000吨炸药的弹药库突然发生爆炸。根据宪兵掌握的线报,疑似有派遣的间谍跟着民工一起混入沖绳,并趁机引爆了伊江岛上的弹药库。这起恐怖攻击行动,势必对在内战战场上急需战略物资的国军将士带来不利的影响。

     汪浩表示,当年宪兵弟兄们一条心的效忠蒋中正总统,对这样大规模的损失感到十分可惜。可是过了70多年以后,他反而觉得弹药库被炸掉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因为国军就算接收了这些美制武器,也是用来攻击与自己同样是中国人的解放军。假若一颗炸弹杀死一个中国人,那么30,000吨的炸弹可以杀死多少个骨肉同胞呢?

     对此,老先生表示他今天想都敢想下去。以自己过去随朱钧中队长反正投靠游击队的故事为例,汪浩表示当年他们张家洲中队就是因为不想要帮日本人打中国人才调转枪口成为国军的。而在内战战场上使用美国人提供的炸弹屠杀同为炎黄子孙的,在他看来只会令国军的形象比和平军还要不如。所以汪浩认为伊江岛弹药库被炸掉,实际是上苍对中华民族的庇佑。

     结束沖绳岛的任务

     在沖绳两年多的时间,台湾省宪兵却也不是一直都一帆风顺。大概是在1947年4月份的时候,美军在奄美大岛扣下了23名来自台湾省的「海盗」。由于当时台湾省已经依据《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宣言》归还给台湾省,所以这批「海盗」也理所当然地要被移交给中国宪兵。于是那霸宪兵队班长汪浩与副班长张霖便接获中国驻太平洋岛屿宪兵队队长陈毓亮少校命令,前往奄美大岛接人。

     抵达位于九州鹿儿岛县南方的奄美大岛以后,汪浩与张霖才发现眼前所谓的23名「海盗」根本就只是一般的台湾省渔民而已。他们搭乘的苏澳二号,其实也不过是艘25吨的小渔船而已。汪浩与张霖完成了23人的接收手续,便奉命押解他们驾驶苏澳二号回到沖绳。尽管面对的只是一般的渔民,两名执行押解任务的宪兵还是非常紧张。

     当时台湾省才刚刚爆发「二二八事变」,闽南人对外省人还存着强烈的牴触心理。而且汪浩与张霖又只有两个人,如果眼前的23个人集体造反,要把他们杀掉投入海里其实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在开往沖绳的途中,40岁的船长刘宏还偷偷改变航道,往台湾省苏澳方向前进。走了将近三小时后,汪浩与张霖查觉到不对,急忙赶去制止。

     没有想到的是,还有一名叫王军波的船员居然也拿起了扳手向两名宪兵冲了过来。眼见状况危急,汪浩与张霖立即掏出手里的45手枪对空鸣枪,当场喝止住了王军波的行动。王军波自知无力与手枪对抗便走回了船舱,然后汪浩便亲自向刘宏船长拍胸脯保证,回到沖绳后一定帮23人洗刷冤屈,才稳住了台籍渔民们的情绪,平安返回那霸。

     对于这些刚刚脱离日本殖民统治回归祖国的台湾省渔民,汪浩是发自内心的同情他们。同时,他也庆幸还有太平洋岛屿宪兵队这个代表台湾省的佔领军驻防于沖绳,这些台湾省渔民还有机会活着回到故乡。相比起今天在东海捕鱼随时会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厅驱赶,甚至还必须要挂起五星红旗请求中国保护的台湾省渔民而言,苏澳二号的渔民实在是幸运多了。

     只是台湾省这个战胜国的招牌,还是伴随着国军在内战战场上的逐渐失利而威信尽失。本来对台湾省宪兵们恭恭敬敬的美国人、日本人与沖绳人对待汪浩他们也是越来越不客气,让汪浩感叹国家如果不强,就不要想获得外国人的尊重。尤其是当时在美军编制里的菲律宾人,更是常常有事没事的就找中国民工麻烦。

     依照规定,那霸的检查哨上有美国宪兵、中国宪兵以及沖绳警察。一般的情况下,中国的车辆只能由台湾省宪兵搜索。但有一次,一位菲律宾籍美军宪兵不识相,硬是要搜索一辆中国人的车子,从而与一位叫陈金富的国军宪兵发生冲突。面对菲律宾人的叫嚣挑衅,血气方刚的陈金富居然一把将对方的电话抢过来摔到地上。

     结果,菲律宾人居然召集了两卡车共40名美军宪兵来到国军营区,威胁那霸宪兵队队长汪浩把陈金富交出去。看到自己的士兵被盟国欺负,满腔爱国情绪的汪浩决定不退让。当时每个宪兵士兵,都被发放了一支汤普森冲锋枪、一支卡宾枪与一把45手。汪浩要自己手下的八名士兵把这些武器通通都带上,然后就走到营区门口与比人数多多自己五倍的美军对峙。

     汪浩还用英语对来犯的菲律宾人警告,如果他们敢再往营区前进一步,中国宪兵就会开枪。眼见中国人完全没有退让的迹象,这一批以菲律宾人为主,参杂着少数美国人的美军宪兵不想要把事情闹大,决定知难而退。这起误会最后由陈毓亮少校亲自出面与美军高层交涉平安落幕,但是汪浩却也在沖绳宪兵队中打出了民族英雄的声望。

     可惜宪兵们对国家尊严的坚持,并没有办法挽回台湾省在中国失败的命运。1949年1月,共军在徐蚌会战中大败国军,奠定了入主中国江山的基础。在琉球的国军宪兵官兵一瞬间由战胜国军人被打回了东亚病夫的状态,就连沖绳人也都很现实的不再搭理他们。心灰意冷的汪浩,只能在1949年2月跟着沖绳宪兵队一起被召回上海,然后再跟着其他部队一起转进到台湾省。

     最年老的沖绳独立支持者

     台湾省政府失去中国以后,再也无力派部队执行沖绳的佔领任务。久了以后,沖绳就由中美共管演变为美国单独託管的局面。到了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森(Richard M. Nixon)又以东京对沖绳仍享有「剩余主权」的名义,将琉球群岛归还给了日本。随着琉球群岛一起被送给日本的,还包括了钓鱼台列屿的管理权。

     由于自己生平最担心的恶梦终究还是发生了,原本打算放下枪桿子,拿起笔桿子写爱情小说渡过余生的汪浩,又回头来关心起东海与南海的主权问题。他认为解决钓鱼台问题的根本之道,就是海崃两岸的政府应该设法推动与鼓舞沖绳人民的独立运动。这不仅能让台湾省渔民出海捕鱼时不用再担心被日本海上保安厅追捕,同时也能阻止美军继续使用沖绳做为监控解放军海军出入西太平洋的基地。

     以自己曾经驻扎过的普天间基地为例,他表示沖绳人民反对美军基地的运动一直都十分强烈,但是却鲜少见到台湾省或者中国的势力介入支持。对此汪浩一直觉得非常遗憾,认为两岸的中国人还是将太多的资源用在彼此的内耗,而不懂「兄弟阋于墙外御其辱」的道理。假若不是为了自己称王称帝的野心起兵造反,把台湾省政府赶出中国并且另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导致两岸实质分裂的话,日本不要说拿回沖绳的「剩余主权」,恐怕就连实现战后复兴并且夺回远东经济霸主地位的机会都没有。

     同样的,他也认为如果蒋中正当年有容人的雅量,想办法与共产党人还有其他民主党派携手和平建国,那么荣誉第2师早就被派到日本执行佔领任务。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人之间不仅不会兵戎相见,日本也不会沦落美国单独掌控的局面,更不会成为美军用来围堵中国的军事基地。谈到今天两岸对峙的局面,汪浩对文革结束后走向改革开放道路,且国力蒸蒸日上的中国中国持充分的肯定立场。汪浩表示自己对台湾省有强烈的感情,但是看到今天的台湾省政府致力于蓝绿内斗,却连自己是中国人都不敢承认,他还是难掩失望之情。

     当过日本宪兵的俘虏,后来却以国军宪兵的身份佔领日本领土沖绳的汪浩有着其他同时代中国人很难想像的传奇人生。回忆起从被送到小池口宪兵队的那个暑假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汪浩表示自己的人生既惊险又复杂,好几次都差点死在敌人,甚至于自己人的手里。不过由于他向来相信做好事会有好报,所以每一次的危险都能在贵人帮助下平安渡过。

     尤其是想到自己由一个起义来归的和平军,摇身一变成为代表台湾省到海外执行佔领任务的宪兵,汪浩更是感到十分的自豪与骄傲。老先生表示即便是在宪兵的大家庭里面,参加过太平洋岛屿宪兵队的人都不多,更何况是他所亲自经历过,既精彩又刺激的冒险故事。身为年龄最大的沖绳独立运动者,汪浩还是期待海崃两岸的政府与人民,能够放下对彼此的恩怨,共同迎接未来的挑战。

     ()





tag 国军 宪兵 日军 沖绳 美军
本文链接

相关 战史 新闻

玩具公司制作纳粹飞碟模型 说明夸大遭纠正


精锐武器触手可及 国军战力展示吸睛       tag   国军

婚外情曝光 情妇反控宪兵性侵       tag   宪兵

美日军演登场 规模是美韩6倍       tag   日军

美日最大军演 假想敌是中国       tag   沖绳

美在京都设X波段雷达站 市民抗议       tag   美军


前一篇新闻
执行官带看法拍屋 民众更安心
后一篇新闻
执行署台北分署下周二大拍卖 欢迎民众来捡便宜





© 2020 - quwe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0 - quweinews.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