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新闻网 logo


3C COOKY卡提诺厨房 Cosplay MLB MiiR素人发掘(锁) NBA YAYI时尚探险 fun 旅行 《旺到报》 《旺来报》 一瞬间 三少四壮集 世足专区-世足新闻 世足专区-精华赛事 世足专区-精彩图片 世足专区-精选节目 两性 中天 中天新闻 中天梦想驿站 中视 为所欲为 主播姊姊说故事 主播带你吃 主播带你玩 主播念诗选 乐活 产业 产业新闻 产业财经 产业.科技 人间新舞台 企业经营 休闲 体育 健康 免费软体区(锁) 全球 全球财经 兴趣 其他 其他夯节目 军事 刑案 创作 动漫 动漫有的没的 区域情报-其他 区域情报-台中 区域情报-台北 区域情报-台南 区域情报-新北 区域情报-新竹 区域情报-桃园 区域情报-高雄 医聊+ 医药健康 华人星光 卡币活动区(锁) 卡提诺运动爆报(锁) 即时 历史 台东县 台中市 台北市 台南云嘉 台南市 台青在广州 名人 名家 名家讲 名家随笔 听新闻 周刊王精选 品酒客 哈烧日韩 啵滋真心话 嘉义县 国际 国际大事 国际视野 国际(锁) 图辑 地方 地方万象 地方新闻 大事小事 头条 女性 好书 好康 好康放送 好读 娱乐 娱乐新闻 子璇教英文 宅男爱女神 宝岛 宝贝.晚安 宠物 小文子会客室 小说创作 小说讨论 居家 居家生活 屏东县 工商社论 建案开箱-其他 建案开箱-台中 建案开箱-台北 建案开箱-台南 建案开箱-新北 建案开箱-新竹 建案开箱-桃园 建案开箱-高雄 彰化县 影音 影音专区 征才搜 征文 性感娇点 意外 感情 戏剧 成人娱乐中心 战史 战略 房产达人 房市新讯 投资理财 搜奇 搞什么玩 摄界 政治 政论新讯 教育文化 整点即时报 文化 文化新闻 文教 文茜世界财经周报 文茜的世界周报 新创意 新北市 新奇 新消息 新生代 新知 新闻听尉迟 新闻稿 旅游 旅游分享 旅游情报 无色觉醒 日常 日韩 时事 时事讨论(锁) 时周精选 时尚 时尚娱乐 时尚消费 时报文学奖 时来运转 明星 星光 星奇 星座 暖闻 有Bear来 有趣 服务中心 未分类 机车情报-主题企划 机车情报-优惠快讯 机车情报-改装频道 机车情报-机车新闻 机车情报-机车评测 杂志 柜买市场 校花草 桃园市 桃园竹苗 棒球 正妹 汽机车 汽车情报-主题企划 汽车情报-优惠快讯 汽车情报-改装频道 汽车情报-新车试驾 汽车情报-汽车新闻 法庭中心 法律快狠准 洋葱文 活动专区 海军 海纳百川 消费 消费情报 深度 温馨 游戏 游戏分享 游戏情报攻略 潮流 潮流生活 澎湖县 火线话题 爆料公堂 爱动 版务小组招募 特辑 狂妹子 狂新闻 玩具 现场 理财 生活 生活娱乐 生活新闻 生活点滴(锁) 生肖 电影 电影专区 电玩娱乐 男女 直播 看展 看看上海 知识 社会 社会新闻 科技 站务公告 篮球 篮球讨论(锁) 精采人物 经典 经验谈 综合 综艺 网球 网路投票分析 美妆 美食 美食讨论 聊新事 职场 股市 艺文副刊 芒果讲习所 花莲县 苗栗县 英雄榜 萌宠 行动装置 表特 西斯 观点 视评 解盘 证券 证券.权证 诗选 话题 话题观察 财经 财经热线 财经焦点 财经科技 财经要闻 趋势 趣味 足球 运动 运动天地 运势 连载 追星 道听图说(锁) 金融 金融.税务 金门县 钱潮 铁血 闲聊 陆军 陆港股市 青年 青年YA生活 非听Book 靠北 音乐 风格 风水 飨食客 饮食男女(锁) 驻站集合区 高尔夫 高雄屏东澎 高雄市 魔都眼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一辑3之3-离魂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一辑3之3-离魂


发表日期 None


     新科时报文学奖散文首奖杨莉敏外婆家有棵杨桃树,旁有一古井,那是如厕的必经之路,幼时不敢一个人去厕所的她,每每都央求大人陪同。一晚,尿意作祟睡不着觉,只好壮胆独自迈向后院,但就是那晚,她的魂魄被附近的声响吓跑一部份,而从此灵魂也变得不一样了……。

     小的时候,世界长得跟现在不一样。

     外婆旧家植有杨桃,旁有一古井,形成小巧的后院。偶有邻家放养的鸡鸭漫步至此,绿荫灵动,很是惬意,但那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厕所并不建构在主屋之内,因此要去厕所时,须得经过后院才能抵达,而在梦醒时分,那便成了一可怖的所在。

     大人们通常对待闭锁的孩子如我还是有耐心的,白日里一个人不敢去厕所,撒撒娇还是央得到人陪我去,但到了晚上,到了半夜,众人皆睡下,一次两次,母亲还愿意陪着胆小的孩子穿过古井小院去到那厕所,后来就不敌困盹,且院子极小,只几步路的距离,实在没什么可怕的,井又不会吃人,便要小孩自己去。

     阳春三月,薄雾轻笼,其实是适合夜游的醉人夜色,但我没这个心思,只知道夜晚来了世界就不一样了,再加上那井,世界已然面目全非。于是我只能祈求夜晚不要降临、那口井就此消失从未存在,此种祈愿只能徒然,可叹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当开始被要求要独立、不要事事都要人陪时,我是抗拒的,不想要学习这种性格,所以我训练自己忍住生理需求,让困意全面占领,硬睡,待到白日再去厕所,策略虽不高明,但成功机率却颇高,每每熬了过去。一晚,又至外婆家过夜,不巧那日在睡前喝了茶,咖啡因加上尿意作祟,怎么样也睡不着,无奈,我只好起身,独自迈向那后院深深。

     已是初夏,没了怪雾笼罩,我壮起胆经过后院。但杨桃叶影婆娑沙沙,我仍是害怕,眼睛直盯着路面前行,不敢乱看。然后,在我步过那井、终于抵达厕所门扉之时,井中有什么东西,「咚」地翻动了一下,就再没有其他声响。我听得很清楚,那是身处潮湿之中的生物所发出的声响,湿湿的,带着水气。于是我想,有东西在那里面,不是鬼魂,而是生物,某种会动的生物。想当然耳,厕所没上成,立刻返回屋内上床睡觉,睡不着,就这样等待黎明,黎明好远。

     隔日,跟着母亲自外婆居处返家,不过十分钟车程的距离,到家时,却觉得这不是家,不是回到家的感觉。我彷彿回到了别的地方,一个陌生异乡之地,父亲,爷爷奶奶都在,却不是原本我的,我都认得,但有种异样感,很是生份。大人说我这是受到惊吓,魂魄有点分开了,没有完整回来,收收惊就好。收了数次,仍不见成效,自此,在外婆家过夜后的每次返家,我都会出现这种惶恐异样的征状,觉得家不是我的,我也不是家的,飘零无依,夜半梦里便经常回到杨桃树下,那口小院深井,那个潮湿的声音。有一部份的灵魂,被挂在杨桃树上了,但我拿不回来。

     魂兮归来,归来的却不是我的。

     随着年岁增长,灵魂逐渐被磨平钝化,变得不再敏感,魂与魄似乎皆被完好地锁在身体里,离魂的惊悸经验不再出现。我安稳地长大,进入群体生活,被赋予了秩序,教育体制使我只须专注读书考试,自此规训得没有任何事物能再使我惊怕,不再害怕黑夜与无谓的骚动,安分麻木地一如没有灵魂。只要没有,就不怕失去。

     灵魂就是我的身体,不会分开的,就算离开也会记得回来。道理那样正确,我大概也志得意满,以致没有料想有天离魂之事会卷土重来。

     那时我已许久未写,想着,反正就这样吧,写不出来就算了,也没什么。日复一日晨起,带着耳机去到未明的山路,独自训练步伐与唿吸,失业一年,是没什么好再失去的,于是以失败者之姿重回学校读书,母亲责备,什么都不会就只会读书有什么用,别妄想靠写作过活,将来取得硕士学位后照样得找份正当的职业,如此这般。世人轻侮书本与文字,而我也没有好到哪里,从未想过要捍卫他们,甚至想撇清关系,不再书写。

     魂兮归来,该归来的就躲不掉。

     上研究所后没多久,有日好友跟我说,她可以听见天使说话的声音。初初听见不觉得什么,继续听她说着几件借由天启的声音而获得解救的案例。那脸,那嘴角起阖的角度,随着语调情节而起落有致的手势,都是再熟悉不过的,却有种异感,隐隐泛出。哪里怪怪的,突然间,我不太认得这个人是谁。为了克服这突然围向我的陌生恐慌,我于谈话间找得空隙,开始说起自己的最近与世俗烦恼。说完了,好友顿了一下,就又开始延续自己未完的天使话题,好似我刚才的话语未曾抵达她的意识领域,我这个人,并不与她存在同一个空间里。我触及不到她,她于我也似全然陌生,怎么回事?

     心灵如此危险,那种异域感,旋又复来。

     我心不在焉地吃饭、上课,于恍惚的间隙里睡去,未至黎明便睁开眼,在黑夜中毫无生趣地等待天亮。那朝我涌来的始终挥之不去,于白日里明明是坐在教室上课,我却时常错觉自己正置身于旧时菜市场里的廉价摇摇车,或是贩卖染色小老鼠的陈旧杂货店,各式让我很不怀念的童年场景,一幕一幕,启动播放的亮光,不受控制地一直牵引我过去。有次,我骑车等红灯,有一陌生的好心人特地骑到旁边提醒我:摩托车的后车灯坏了没有亮,要赶快去修好,不然危险。突然,我感到此情此景异常熟悉,这个人,包括他对我说的话,之前就曾经有过,然后我又发神经地觉得:这个人住在有红砖墙与樱花的地方。我脑中立刻有了那墙那花的画面与精确构图,我看过,我站在墙外看过。这个想法,让我骑着车开始跟踪他,但很快地,我便掉头了。我不想发疯。

     当晚回到家,我打开电脑,开启了久违的书写。我想,再不写我真的会疯掉,这很卑鄙,但反正日子从来就活得不够高尚。书写持续了一星期,每天五百字左右,这期间其实征状未减,反倒与世界隔离得更严重,整个人处于真空的状态,现实生活里的事件与声音只能盪起清浅水纹,很快就恢复平静,到达不了我。写的时候,灵魂离开身体,去到久远的年岁与晦暗的场景,事件的话语、声音、气味,通过身体未曾忘记的难平心绪,与如今书写者的位置翕然合为一体,唯一不同的,是已不再有陌生恍然的恐慌之感。路途中,书写如此痛苦,以致所谓正确的选择经常充满着诱惑,认为找到了真理,灵魂便可免去日夜求索、跋山涉水的念想之苦,从此安于答案的框架。想要停下脚步的慾望,是很可怕的,一不小心,失去执念的灵魂便可能彻底脱离了自我,成为唯一且权威的存在,幻化成那个来自真神的天启之音。心灵如此危险,我只能写。

     风不停,心未静,灵魂依旧不断离开,独自前往执念所拘之处,想去确认那潮湿的声响究竟是什么,试了又试,不住地靠近,千次万次去到杨桃树下,但不怕了,文字领着她试图接近那个生物,给出可能的选项,再根据文字构筑疑问,翻看虚与实的解答。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于是书写的召唤,使渺渺离魂记得回返,驻于文字之间,不致决然舍弃了现世,终至有所留恋,而生出此间无尽的困惑与探问。

     ()





tag 声音 身体 杨莉敏 关于写作 离魂
本文链接

相关 艺文副刊 新闻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二辑3之1-写作我安身立命的所在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二辑3之2-火烧薄暮天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二辑3之3一点颠倒梦想
一九八六
一克拉展菜鸟首步 严爵惨忆台下空空
一种乡愁叫台南
七○年代星空下的 望你早归
三少四壮集-今夜你在我怀里睡着
三少四壮集-便当
三少四壮集-傍晚的女人
三少四壮集-优雅
三少四壮集-八里的烧酒螺
三少四壮集-出来混,总有一天要还的!
三少四壮集-唤
三少四壮集-奉爱唱颂
三少四壮集-妖怪游行
三少四壮集-小型犬女人
三少四壮集-小小六月
三少四壮集-张深切的抗日与知日
三少四壮集-念
三少四壮集-爱意
三少四壮集-打工仔
三少四壮集-撞
三少四壮集-放手
三少四壮集-日光有苦味
三少四壮集-日本女孩恋巴黎
三少四壮集-景
三少四壮集-最想见的人
三少四壮集-果实
三少四壮集-果岭
三少四壮集-沈从文,那时候
三少四壮集-洗手作羹汤
三少四壮集-浮现的窗子
三少四壮集-消失
三少四壮集-汤
三少四壮集-烟火
三少四壮集-照片输出
三少四壮集-玛莉先生
三少四壮集-神之手
三少四壮集-穿越


饮食课-水果的滋味       tag   声音

青春的居所       tag   身体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一辑3之3-离魂       tag   杨莉敏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一辑3之2-孤独而美好的       tag   关于写作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一辑3之3-离魂       tag   离魂


前一篇新闻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一辑3之2-孤独而美好的
后一篇新闻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二辑3之1-写作我安身立命的所在





© 2020 - quwe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0 - quweinews.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