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新闻网 logo


3C COOKY卡提诺厨房 Cosplay MLB MiiR素人发掘(锁) NBA YAYI时尚探险 fun 旅行 《旺到报》 《旺来报》 一瞬间 三少四壮集 世足专区-世足新闻 世足专区-精华赛事 世足专区-精彩图片 世足专区-精选节目 两性 中天 中天新闻 中天梦想驿站 中视 为所欲为 主播姊姊说故事 主播带你吃 主播带你玩 主播念诗选 乐活 产业 产业新闻 产业财经 产业.科技 人间新舞台 企业经营 休闲 体育 健康 免费软体区(锁) 全球 全球财经 兴趣 其他 其他夯节目 军事 刑案 创作 动漫 动漫有的没的 区域情报-其他 区域情报-台中 区域情报-台北 区域情报-台南 区域情报-新北 区域情报-新竹 区域情报-桃园 区域情报-高雄 医聊+ 医药健康 华人星光 卡币活动区(锁) 卡提诺运动爆报(锁) 即时 历史 台东县 台中市 台北市 台南云嘉 台南市 台青在广州 名人 名家 名家讲 名家随笔 听新闻 周刊王精选 品酒客 哈烧日韩 啵滋真心话 嘉义县 国际 国际大事 国际视野 国际(锁) 图辑 地方 地方万象 地方新闻 大事小事 头条 女性 好书 好康 好康放送 好读 娱乐 娱乐新闻 子璇教英文 宅男爱女神 宝岛 宝贝.晚安 宠物 小文子会客室 小说创作 小说讨论 居家 居家生活 屏东县 工商社论 建案开箱-其他 建案开箱-台中 建案开箱-台北 建案开箱-台南 建案开箱-新北 建案开箱-新竹 建案开箱-桃园 建案开箱-高雄 彰化县 影音 影音专区 征才搜 征文 性感娇点 意外 感情 戏剧 成人娱乐中心 战史 战略 房产达人 房市新讯 投资理财 搜奇 搞什么玩 摄界 政治 政论新讯 教育文化 整点即时报 文化 文化新闻 文教 文茜世界财经周报 文茜的世界周报 新创意 新北市 新奇 新消息 新生代 新知 新闻听尉迟 新闻稿 旅游 旅游分享 旅游情报 无色觉醒 日常 日韩 时事 时事讨论(锁) 时周精选 时尚 时尚娱乐 时尚消费 时报文学奖 时来运转 明星 星光 星奇 星座 暖闻 有Bear来 有趣 服务中心 未分类 机车情报-主题企划 机车情报-优惠快讯 机车情报-改装频道 机车情报-机车新闻 机车情报-机车评测 杂志 柜买市场 校花草 桃园市 桃园竹苗 棒球 正妹 汽机车 汽车情报-主题企划 汽车情报-优惠快讯 汽车情报-改装频道 汽车情报-新车试驾 汽车情报-汽车新闻 法庭中心 法律快狠准 洋葱文 活动专区 海军 海纳百川 消费 消费情报 深度 温馨 游戏 游戏分享 游戏情报攻略 潮流 潮流生活 澎湖县 火线话题 爆料公堂 爱动 版务小组招募 特辑 狂妹子 狂新闻 玩具 现场 理财 生活 生活娱乐 生活新闻 生活点滴(锁) 生肖 电影 电影专区 电玩娱乐 男女 直播 看展 看看上海 知识 社会 社会新闻 科技 站务公告 篮球 篮球讨论(锁) 精采人物 经典 经验谈 综合 综艺 网球 网路投票分析 美妆 美食 美食讨论 聊新事 职场 股市 艺文副刊 芒果讲习所 花莲县 苗栗县 英雄榜 萌宠 行动装置 表特 西斯 观点 视评 解盘 证券 证券.权证 诗选 话题 话题观察 财经 财经热线 财经焦点 财经科技 财经要闻 趋势 趣味 足球 运动 运动天地 运势 连载 追星 道听图说(锁) 金融 金融.税务 金门县 钱潮 铁血 闲聊 陆军 陆港股市 青年 青年YA生活 非听Book 靠北 音乐 风格 风水 飨食客 饮食男女(锁) 驻站集合区 高尔夫 高雄屏东澎 高雄市 魔都眼

【架空武侠】 妄断天涯 作者:云月人王



【架空武侠】 妄断天涯  作者:云月人王


发表日期 2019-10-18T20:40:35+08:00


      作者自介:各位!小弟并非专业的创作者,上学时作文造句也从来没及格过,所以还请各位大大多多包容...


作品介绍:张添宝原本只是武林上神见神喊打,佛见佛摇头的江湖小痞子,因一桩大户人家的血案,卷入了一场场的腥风血雨,最终都能化险为夷,并成为了一个大魔头的故事.........














第一章:我叫张添宝

【天下纷扰,风云诡变,我大衍与元戎斗争百年,于永丰六年,爆发了三途邪教妖民叛乱,并联合元戎铁骑入侵我大衍,天下九州,元戎已佔其五,当时的大衍风雨飘摇,内忧外患,之后先帝孱弱,便传位于自己的弟弟,羞愧自缢,好在我朝天子乃至贤至能,受我朝军臣拥戴,大衍四州众多豪杰,一同抵抗北戎与邪教的侵害,于永丰九年,灭邪教驱元戎,开创我朝现今所谓的崇武盛世……】


茶楼里高朋满座,人人皆安静的听老说书人说道,像这样的茶楼,在庞城少说也有四五家,可偏偏这浴风茶楼的老说书总能说出别人不知道又精彩的江湖故事,所以每到了下午,总是人满为患的听老说书说故事...


突然一位白脸青年拿着筷子敲打桌子上的茶杯唸道:我说老说书啊!你是私塾里的夫子啊,开头每一次都说一样的,又臭又长,你可不可以直接讲你今日要讲的故事呀!


老说书怒瞪着白脸青年回:你这小子,这都第几次啦,叫你别乱插话,懂不懂敬老尊贤啊!你小心我叫茶楼小二在你的茶里下马尿……


臭小子回:嘿嘿……在这里谁不知道整个南江的马驿都是我们走马帮的,我闻马尿次数都比你吃的盐多,老说书你才要小心我在你茶里下马尿呢……


老说书道: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大本事蛤,老朽今日就来教教你如何做人……


茶客喊道:好啦!你们俩,就别吵了,大伙都是来听故事的,老说书,您就赶紧讲,就别耽误时间,吊大伙胃口啦……


老说书嗅了嗅他手中的茶,喝了一口,安心的咳了两声……痾~今日老朽要讲的便是{刀候勤王斩三尊}的故事……


此时茶楼外突然一阵响亮的声音喊着,"张添宝"你给我出来!
众茶客道:这又是谁呀!
那个叫张添宝的,别打趣了,赶快应了,赶快出去!


众茶客你看你我看我突然一阵安静……
此时小二走到一开始插话的白脸小子旁说:小哥叫你呢,别死撑了,赶紧应了,不然马二娘真会拆了我们茶楼°


茶楼大伙喊道:又是你!

「欸欸……我也是有给钱的好吗!你们这样太不地道了吧」……张添宝喊道:


小二将钱掏出来放在桌上回:这银两还你,故事啊!你也听了三四遍了,也不差这一次嘛,马二娘咱们真的惹不起,小哥你下次再来啊…


怎么!马二娘惹不起,我就惹得起啊,我一样也是走马帮的!


此时茶楼一阵安静…


感受到茶楼大家可以杀人的眼神...
张添宝不情愿的起身,推开一旁的店小二,碎念着:"这什么烂茶楼!有钱还不赚"
便一跛一跛的往楼下走,店小二将毛巾甩在肩上,无奈的一笑,喊道:客官慢走!


看到这一幕许多茶客心里道:哇~瘸子还那么高调啊……


茶楼再一次的安静...


走出茶楼只见一名身穿青衣的女子手插着腰的站在门口,张添宝便回说:我的好姐姐啊,老说书正要开始呢,妳怎么来添乱呀~


哎呀~比起添乱怎能比的上你呀,你少在那边抬槓,我问你我阿爹交代的事你做了没有。


帮主临走前交代的,我怎么可能不做嘛,不过就一百六十三罈五粮酝早就点清啦。


张添宝刚说完,马二娘便出手揪着张添宝的耳朵道:好啊!你还敢说谎,看来本姑娘今日不修理你,你还以为你有理了是吧~


啊~姐~你快放手疼啊!


马二娘道:要不是今天我看了一下帐簿,你还真当我眼瞎呀,我敢说这天下的字就没你写的憋扭,跟画四脚虫似的,帐簿上的字比你写得漂亮百倍...


张添宝抢着道:放屁!小狗子的字能算字吗?


马二娘回:小狗子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还签你的名子,我看你是猪耳朵在痒~想挠啦!


唉呀!姐~别扭啦耳朵快断啦


还不快从实找来


哎呦~我的好姐姐那种事,三岁小孩都会做,那用的上我这人中龙凤亲力亲为呢。
我不过教他写字,他帮我做事嘛~


行啊~你还有理呀~看我今天不捻断你的猪耳朵,你还把我当成三岁小孩了!


姐!姐耶~手下留情!
疼…欸对对…对了……姐……帮主不是也交代妳,今夜韩大善府邸寿宴,寿礼妳准备好啦~

呵…本姑娘哪像你只会跑茶楼,早准备好啦~韩伯伯跟阿爹的交情这么深我才不会怠慢人家呢~
张添宝心道:是你跟人家千金交情深吧…

马二娘回:对了~晚上你就跟我去赴宴吧,省的你到处给我惹麻烦。

张添宝喊道:我才不要勒~我们江湖男儿向来都直来直往,大户人家向来都假来假去,多无聊呀!你叫铁叔陪你去啦。

马二娘笑着回:哎呀!你以为铁叔跟你一样闲啊?
要不是阿爹跟大哥去赴上京十杰大会那轮得到你呀,好啦!少跟我贫嘴反正你也跑不赢我,快跟本姑娘走吧~
马二娘说完便扯着张添宝的后衣领往人潮中走去……
跟...跟...跟...姐别再拉了…我脖子快断啦!陪你去还不行啦!




第二章

上京
疏密楼:明镜堂

堂中一位中年人解说道:
在十五日丑时、上京东南方有一座万载寺,突然一震轰天巨响,黑烟漫天,寺庙众僧皆被困在寺中,无一倖免,后来据调查,寺中充次着刺鼻的蒜味,而起火源来自于寺中慈心殿的烛火,已请忤作查验了在灯旁的的一具焦尸发现,在他身上有数十个大小不一的穿孔,伤口里残留着一些赤色胶状状物,而其余众僧死因非大火至死,皆是中毒而死,而翰经院已经查验正实,是三途教的伏磷火

一位六旬老翁座在案上面色凝重心里唸道:
唉…竟然是伏磷火,这三途教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旁边的年青人说道:这伏磷火是什么呀!那么厉害

中年人回道:小师弟这伏磷火乃三途教的不传之密,你不了解是正常的,据说此物,未着前形同白蜡,遇热及燃,遇水不熄,若是此火不慎碰到皮肤便会噬肉穿骨,到燃尽为止,且产生的浓烟含有剧毒,闻者轻则眼前致幻,重则五脏具废,痛苦至死

青年惊讶的回:哇!那么可怕

一位侍卫走入堂内禀报:头翁;曹事监曹公公已在堂外等候。

快请!

曹事监的走入堂内:老友!皇上有旨

老翁从案上下来,跪在地上
老臣听旨

奉天承运、天子诏曰
近日万载寺大火,既以查清为三途邪教所为,
刻命疏密楼统领杜横,即日亲自彻查三途邪教余孽,务必剿之,不得有误,杜横接旨

臣、杜横尊旨

老友;天子还有口谕你接耳过来

曹事监小声说道:天子说,别一天到头称病,老了就还乡,别霸着位子不走,做不来,给年轻人来做…

杜横睁大着双眼愣了一下,便大笑道:没想到天子还给我这老头那么大的台阶下,哈哈哈

曹事监:嘘…别那么大声笑,小心传到天子耳里…

哈…天子的意思你也明白,都到了这份田地,我还怕什么…

老友啊~你可别怨天子
这三途教就如同千支针、万支刺,针针都刺在天子的心头上,会着急是里所应当的

杜横道:数十年前,因三途教做乱,天子便改立;释教为国教,在四州各地兴建庙宇,企图将三途教从历史上抹灭。
可也不想想三途教曾经也是我大衍国教,信徒过万,教义深入民心,岂能以数十年光阴就能灭之,唉…我…尽力而为吧,或许这次是我最后一次为天子效力了…

杜横叹了口气:唉…明日十杰大会我会找人主持,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曹事监惊讶道:天子开创崇武年来,皆是老友你来主持,你若不去…这十杰大会岂不是乱了套吗?

哈哈…老友放心,三途教再现武林,这些英雄豪杰们恐怕也没这心思再比,这十杰大会势必取消

曹事监语重心长的道:老友啊!你已多年未入江湖,你可要多加小心…

焚寺之后,接连几天,上京不管是当舖、妓院、赌纺、甚至是许多商家,里外的人皆是平白消失,甚至还传出三途教虏人练邪功,或是吃人的说法,导至上京的人民人心惶惶

上京城十里外树林,秋叶纷飞,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手持长剑,对着两名一般打扮的男女说道:从京城一路尾随我们出城,你们究竟是谁…

其中妇人急忙说道:这位大侠你不要误会,大侠从上京出城也知道上京出了大事,我们夫妻二人本是做小本买卖,不想受其牵连,所以也连忙出城投靠亲戚,是恰巧此地遇到大侠,要是触犯到大侠我夫妇二人立即改道,求大侠放我夫妇二人离开。

见黑衣男子未出声,夫妻二人便想转身离开,突然树林上方一阵弩箭从上至下,这对夫妻身中数箭,跪倒在地上,箭势也波及到了黑衣男子,只见黑衣男子持剑转身将数支弩箭击墬,
黑衣男子抬头一看,见到一名中年男子已站在被弩箭射死的夫妻面前说道:既然收了我们钱财,就要把事情做好,办事不力,该杀!
男子说完便一脚将夫妻尸首踹开

中年人看着眼前的黑衣男说道:怎么就只有你马车的人呢?

黑衣男子无视中年人的回答,冷冷的回:我再说一次你们究竟是谁…

中年男子大笑说道,怎么!没想到我面前的人竟然是个傻子啊,连话都不好好回,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问你话,说完从树林上跃下了数十名幪面杀手

中年男子盯着眼前说道:听好了,断手断脚的没关系,要活的…

幪面人丢下手中的短弩,拔起身后的长刀便向前奔去,只见黑衣青年面无表情,持剑无惧的往前

突然百鸟出林
一辆马车停靠在树林外不远的一座凉亭旁, 亭内有两个人 一人身着素衣 头戴着斗笠连着白纱,虽看不出脸面,但从服饰上看应该是个女子,静坐凉亭,
另一人则是身穿锦衣的中年人,左手还把玩着两颗铁珠,站在凉亭旁

女子说道:贾护法陆兄弟会不会有事

贾护法转身道:哈哈…请圣姬你放心,圣姬接任教务不久,对上京分舵的兄弟不熟悉,寅虎兄弟的左手剑独步四州,在江湖上有个称号叫离魂剑,能伤他的恐怕没几人,若是这些人手持刀剑恐怕都得吃亏。
圣姬道:喔~为何?

皆因江湖刀客剑客大多奉;持右正道,持左邪道,所以寻常对手皆不习惯与左持之人对役,再加上寅虎兄弟剑势毒辣,一般人根本难以招架

哈…圣姬你看说人人到,贾护法向着黑衣青年说道:如何~

黑衣青年冷冷的回:逃了一个…

贾护法道:哈…你也有失手的时候呀!

黑衣青年瞪了一眼贾护法,便转向圣姬道:那些人不是官府的人,而且要不是暴露了行踪,这些人是不会现身的,恐怕目标不只是圣姬,似乎是另有打算。

圣姬道:那…那对夫妻呢?

男子道:死了

圣姬回:寅虎兄弟!我教教义不得牵连旁人、不滥杀无辜,你这样做已有违教规…

男子冷冷的回:那对夫妻并不无辜,他们跟着我们,沿路下暗号,就是引这帮人过来…我不杀他们,是他们自食恶果…

贾护法心道:看来圣姬不喜欢陆兄弟啊…

为了化解尴尬,贾护法走上前去道:原本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帮人不简单呀,近几年年皇帝老儿拥立释教为国教,各地大建寺庙,就万载寺这把火,让皇帝老儿引起了注意,还放出消息是我教所为,害了我教在上京经营多年的势力,全数撤离,这计策可真歹毒,圣姬如今我们该如何是好。
尤其是上京的弟兄需要安置。

白纱女子想了一会;便说:通知撤离的弟兄,我们即刻赶往南江!
午护法在南江也经营多年,定然可为我们安置弟兄、再加上午护法行事老练,可共同谋划对策。

回到刚刚那对夫妇被杀的树林,停靠着一辆马车,不远处竟是那群杀手的头领

他跪在地上道:如今按照着您老的计画,让三途教的人知道我们的存在,还望您老开恩,赐我解药,我这烂疮已从手臂长到了胸口,求您了!

一道阴冷又沙哑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道:用数十条人命为三途教做药引,三途教这味药可以熬了…

此时马车缓缓的走出一个身影,此人身披蓝紫色的斗篷,面戴铜制的鬼面,身上充次着异香,走到杀手头领的面前道:你这沱江帮的帮主真不中用,这千疮百孔毒;死不了人的。

中年人看着铜面人走到他面前,头压的更低的喊道:您老说的是,可这毒发作起来,痛痒难当,疮口越抓越大,生不如死,求您大发慈悲,赐我解药,我必定一生为你鞍前马后,誓死跟随!

铜面人回道:哼…说的可真好听…
便丢下一瓶药罐说:你下次发作时,将这药配烈酒服下,可缓解疼痛…

中年人听到这并非解药
紧张的抬起头喊道:求您放过小的吧,您老要求我做的,我没有一个不尽心去做,甚至今日还赔了数十个弟子的性命,求您了…求您饶命,说完中年人不断的磕头…

铜面人说道:你放心,既然帮我做事,我定不会伤你性命,这不过是预防万一罢了…

说完铜面人弯下腰一手抓住中年人的发髻,对着他的面说:呵呵…若你做的好,名声财富一样都不会少,反之这千疮百孔毒的滋味,我也会让你的家人尝尝…


第三章

到了傍晚,韩家大宅热闹非凡,灯火通明

十几年来韩家家主韩益年;为庞城镇灾济粮,修城舖路,不留余力,为人又和善,受到庞城百姓乐道,韩家和官府的关系向来又好,在这年头是少数有好名声的商人。

所以庞城大部份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有收到请帖前去拜寿

恭祝韩老爷南山同寿,崧柏常春!

韩益年道:哈哈…原来是赵大夫呀,今晚可要多喝几杯,来~快请入内…

韩伯父!

啊啊…马姪女你们来啦~

祝韩伯父福寿安康,这是爹爹交代我准备的寿礼,茅山老茶!

好好好…今日的寿礼都比不上这茶;也只有你阿爹知道我好这茶,哈哈哈…
和妳同行的这位小兄弟是…

韩伯伯这小子是我爹多年前收留的故人之子,专门忙点收入帐的活

韩益年道:这可是你爹爹信任的人才可做的工作呀!
年纪轻轻是个人物喔!

张添宝喜道:嘿嘿…韩老爷过奖了,小子张添宝祝韩老爷与天同寿,寿与天齐,日月同辉,樽开北海,觞咏香山…

好啦!夸你两句你还没完呀!马二娘道:

韩益年疑惑的道:“张添宝“这名字听着挺耳熟的…
哎呀!我想起来了,两年前那轰动庞城的换金帖,留的便是这名子,当时我还在想或许是那个隐市大家写的,没想到是小兄弟你呀!
你写的那龙尾体,毫墨游龙,奔放自在,老夫当年只能拜读其赝本深感遗憾呀…

突然有道年轻女子的声音从韩益年身后传来道:
阿爹您别在夸他了,你在夸他,他都要飞上天啦!

韩益年大笑道:哈哈…是老夫失态了…

张添宝回道:我说韩心瑶,妳阿爹他识货,差什么嘴呀!

你写的鬼画符我还不知道吗!什么换金帖,不就是借据一张嘛

韩益年回道:心瑶不可对客人没礼貌,妳刚刚不是在陪着妳阿娘吗?

韩心瑶道:阿娘说人多身子不舒服,先回房寝歇息,等开宴再唤她

韩心瑶转身对着马二娘道:好姐姐,我们别理这臭小子,我带妳入席,阿爹我俩就先进去喽!

唉……女大不中留呀,韩益年看着两女进去,转身对张添宝道:小兄弟是老夫怠慢啦

没事~韩老爷我们熟着呢!

此时一个下人走了过来说道:老爷知府大人托人送来了贺礼,希望你前去点收!

韩益年应了下人一声,便向张添宝道:小兄弟你先入席有甚么需要,使唤府里下人便是

那就多谢韩老爷招待

说完韩益年便拉住张添宝小声说道:
(等宴席完后你可别先走啊,帮你韩伯伯提几个字,好让你韩伯伯在一些友人面前炫耀,就这么说定喽~)

看这韩益年好像检到宝的表情
张添宝无奈的应:好说…好说…

张添宝走入宅内惊讶的念:哇~这宅子可真大,光是刚刚在前院,就已气派非凡,没想到走入中庭既有石桥流水,又是假山秀珍,青石舖道
,四处都挂着红灯笼,这已可比王府候府了吧,正当张添宝还在惊叹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骂声

我说你呀!不是叫你将这些贺礼抬到后院去吗怎么还放在这…

只见少年道慌张的道:何管家我有在搬呀,只是前院客人一直来,这贺礼就又一直堆…

何管家插话道:臭小子你别跟我找那么多借口,说那么多,我看你是在偷懒吧!

我说这么多的东西,你叫一个人搬,也太说不过去了吧,怎不多请些人手勒。
张添宝走过来说道:

何管家看着张添宝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脸上闪过一丝不削,要不是人是从前院的方向走过来,一定是贺寿的宾客,光看张添宝这一身布衣行头,一定抄起棍子,一顿揍。

何管家笑道:这位客人莫要误会,这傻小子府里什么都不会,可偏偏这力气特别大,其他的下人都在忙活着,这活只剩他能干,我说客人我领你入席吧,要是这小子搬东西把客人您给碰伤了,我可就得挨板子了,来~您这边请…

张添宝心想:算了~别人的家事我管干嘛呢!
便随着何管家往宴会的地方走去了…

张添宝走没几步不自觉的往后一看,惊道:这傻小子原来是街头卖艺的呀!

只见傻小子一边一手,捧着的贺礼,堆的比他人还高,摇摇摆摆的往前走…



第四章

宴席开始,韩老爷对着所有的宾客讲道:今日韩某人有幸,让诸位百忙之中为我祝寿,韩某人先敬诸位一杯

韩益年饮完道:虽然宴上的菜色不是山珍海味,但也是色香味俱全,还请诸位莫要嫌弃

台下张添宝碗中的菜已堆成了塔
坐在旁边的马二娘翻了白眼道:你是饿鬼附体,还是猪神转世,你这样吃不怕噎到呀!

张添宝两颊鼓的跟仓鼠一样道:姐!妳不看看这些菜色,这橙汁鸭掌、灌汤黄鱼、焰晶肘子,桂花醉鸡,芙蓉花肚…等等,都是难得的菜色,最厉害的是这道蟹黄百鲜烩,这可是极品中的极品,在岳山楼吃一盅,就要二十个吊钱,这可抵我好几天的饭钱了。

马二娘道:是是是…就你对吃的上进,可你看看我们这桌的其他人都还没动筷呢…

因为听到刚刚张添宝精辟入理的解说,同桌的宾客就像狼盯着猎物般盯着桌上的菜

张添宝望着同桌的宾客道:怎么!别跟我客气啊!

同桌的宾客喊道:去你的!抢呀!

看这同桌宾客的筷子一出一收张添宝崩溃的喊道:喂~这鸭掌不是这样吃的,哎呀…你们别抢呀!鱼都被你们挟散啦!
喂喂…你更可恶!百鲜烩你整盆端走!哎呀…你都撒啦!值好几顿饭钱!

韩益年望着张添宝的那席便对这韩心瑶道:你瞧瞧张兄弟那席多热闹呀!

韩心瑶道:我说阿爹,您别老是盯着别人,今日您才是主角,来女儿敬你一杯°

这还不是为了妳这丫头!在帮妳找能入眼的上门女婿呀~

韩益年抚摸着颚下的短须道:阿爹觉得这张兄弟人很风趣,文笔又好,是不错的选择喔~

韩心瑶震惊的吐出口中的酒喊着:爹!您是喝多啦,他是个瘸子呀!

韩益年道:瘸子又如何!做人不能只看外表~想想张兄弟当年写的换金帖,听说是路见不平,替一对母子,担了丈夫生前的赌债所写的据条,可没想到这债主对字画有些着墨,一看就看出张兄弟的字,笔法不凡,索性便差人印了好几张拓本,拿给好几位书法大家鑑赏,此事还传到了上京,翰经院还给出评语说,此字堪值千金,你说!年纪轻轻为人仗义,又如此有才华,这样的女婿上那找呀!

韩心瑶放下手中的酒杯唸道:阿爹那是您不了解他,从这人嘴巴出来的东西,香的都变臭的,反正鸡鸭不同楼,说什么女儿都不会选他!

女儿呀!妳怎么那么说话呢,你说那小子是鸭也就算了,妳怎么说妳自己是鸡呢!

看来阿爹您是吃到了张添宝的口水,女儿不理你了!

哈哈…阿爹开个玩笑,别生气~

此时何总管急忙的走了过来说:老爷!按您吩咐,唤夫人参加宴席,可夫人房寝怎么唤都没有反应呀,连烛火都未点,还请老爷亲自到房寝探望一下夫人。

韩益年愰了神道:啊!知道啦,女儿呀!我前去看看,只怕你阿娘又生阿爹的气啦…唉

韩心瑶道:阿娘每次都这样,不顺他的意,就每次称病生闷气,阿爹你快去快回呀~

好好…韩益年对着何管家:走吧…

马二娘看着整桌菜的被人抢来抢去,早就没了食慾 。

张添宝打着饱咯道:我说姐妳怎么不吃呀!再不夹可就只剩下菜汤啦…

此时韩心瑶走过来说道:看着你像猪抢食一样,任谁都会没食欲呀!我说对吧!好姐姐

张添宝回道:喂…韩心瑶今日是咋地呀,处处都针对我,我可没得罪妳呀,骂我是猪,你也不看看我们这桌的人…

听到这句话,同桌的宾客都默默的放下碗筷…

看到此景韩心瑶回:不好意思!我不是说各位!

张添宝笑道:我知道妳不是说各位,妳是说在场的嘛~

同桌宴客盯着张添宝心里骂道:这韩家千金可真泼辣,好小子你连我们都托下水…

韩心瑶想到刚刚韩益年一心想入张添宝为女婿,心里就燃起了三把火喊道:你这死瘸子,本姑娘今日就跟你槓上了

张添宝浅浅喝了一口水酒回说:好呀!看你还有什么招

正当韩心瑶抄起桌上的酒壶想往张添宝脸上招唿时…

马二娘双手拍了桌子喊道:好啦!你们俩都给我歇歇嘴,
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合!

韩心瑶望着现场的宾客,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看…
心想:糟糕!着了这死瘸子的道,他是要我在全部宾客面前出丑

此时张添宝一脸得意,嘴角上扬的心念:小妮子~看你今夜过后谁还敢上门提亲嘿嘿…

韩心瑶压着性子对张添宝道:今天是阿爹大寿本姑娘不跟你一般计较。

转身便向马二娘说道:好姐姐今晚家里的夜香花长的可好看了,我们去厨房拿些点心,一道去赏花呀。

张添宝听到还有点心,便从凳子跳了起来,抓着韩心瑶的袖子说道:好妹子!妳也知道你好哥哥向来嘴快,还有点心呀,不然哥哥向妳赔罪,我去帮你们拿呀。

韩心瑶甩开张添宝的手,转身向马二娘回:好姐姐,我们别理他

真的!我真的知错啦~

此时何管家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喘气的说道:赵大夫快!出大事了!我家夫人他…

韩心瑶紧张的问:我娘!她怎么了!

何管家言:哎呀!小姐妳快去夫人房寝!夫人她…她不行了…

听到了这句话韩心瑶二话不说便转身冲了出去
马二娘喊着心瑶也跟了过去
本帖最后由 高柏 于 2019-10-18 21:10 编辑



第四章

宴席开始,韩老爷对着所有的宾客讲道:今日韩某人有幸,让诸位百忙之中为我祝寿,韩某人先敬诸位一杯

韩益年饮完道:虽然宴上的菜色不是山珍海味,但也是色香味俱全,还请诸位莫要嫌弃

台下张添宝碗中的菜已堆成了塔
坐在旁边的马二娘翻了白眼道:你是饿鬼附体,还是猪神转世,你这样吃不怕噎到呀!

张添宝两颊鼓的跟仓鼠一样道:姐!妳不看看这些菜色,这橙汁鸭掌、灌汤黄鱼、焰晶肘子,桂花醉鸡,芙蓉花肚…等等,都是难得的菜色,最厉害的是这道蟹黄百鲜烩,这可是极品中的极品,在岳山楼吃一盅,就要二十个吊钱,这可抵我好几天的饭钱了。

马二娘道:是是是…就你对吃的上进,可你看看我们这桌的其他人都还没动筷呢…

因为听到刚刚张添宝精辟入理的解说,同桌的宾客就像狼盯着猎物般盯着桌上的菜

张添宝望着同桌的宾客道:怎么!别跟我客气啊!

同桌的宾客喊道:去你的!抢呀!

看这同桌宾客的筷子一出一收张添宝崩溃的喊道:喂~这鸭掌不是这样吃的,哎呀…你们别抢呀!鱼都被你们挟散啦!
喂喂…你更可恶!百鲜烩你整盆端走!哎呀…你都撒啦!值好几顿饭钱!

韩益年望着张添宝的那席便对这韩心瑶道:你瞧瞧张兄弟那席多热闹呀!

韩心瑶道:我说阿爹,您别老是盯着别人,今日您才是主角,来女儿敬你一杯°

这还不是为了妳这丫头!在帮妳找能入眼的上门女婿呀~

韩益年抚摸着颚下的短须道:阿爹觉得这张兄弟人很风趣,文笔又好,是不错的选择喔~

韩心瑶震惊的吐出口中的酒喊着:爹!您是喝多啦,他是个瘸子呀!

韩益年道:瘸子又如何!做人不能只看外表~想想张兄弟当年写的换金帖,听说是路见不平,替一对母子,担了丈夫生前的赌债所写的据条,可没想到这债主对字画有些着墨,一看就看出张兄弟的字,笔法不凡,索性便差人印了好几张拓本,拿给好几位书法大家鑑赏,此事还传到了上京,翰经院还给出评语说,此字堪值千金,你说!年纪轻轻为人仗义,又如此有才华,这样的女婿上那找呀!

韩心瑶放下手中的酒杯唸道:阿爹那是您不了解他,从这人嘴巴出来的东西,香的都变臭的,反正鸡鸭不同楼,说什么女儿都不会选他!

女儿呀!妳怎么那么说话呢,你说那小子是鸭也就算了,妳怎么说妳自己是鸡呢!

看来阿爹您是吃到了张添宝的口水,女儿不理你了!

哈哈…阿爹开个玩笑,别生气~

此时何总管急忙的走了过来说:老爷!按您吩咐,唤夫人参加宴席,可夫人房寝怎么唤都没有反应呀,连烛火都未点,还请老爷亲自到房寝探望一下夫人。

韩益年愰了神道:啊!知道啦,女儿呀!我前去看看,只怕你阿娘又生阿爹的气啦…唉

韩心瑶道:阿娘每次都这样,不顺他的意,就每次称病生闷气,阿爹你快去快回呀~

好好…韩益年对着何管家:走吧…

马二娘看着整桌菜的被人抢来抢去,早就没了食慾 。

张添宝打着饱咯道:我说姐妳怎么不吃呀!再不夹可就只剩下菜汤啦…

此时韩心瑶走过来说道:看着你像猪抢食一样,任谁都会没食欲呀!我说对吧!好姐姐

张添宝回道:喂…韩心瑶今日是咋地呀,处处都针对我,我可没得罪妳呀,骂我是猪,你也不看看我们这桌的人…

听到这句话,同桌的宾客都默默的放下碗筷…

看到此景韩心瑶回:不好意思!我不是说各位!

妳不是说各位妳是说在场的嘛~

同桌宴客盯着张添宝心里骂道:这韩家千金可真泼辣,好小子你连我们都托下水…

韩心瑶想到刚刚韩益年一心想入张添宝为女婿,心里就燃起了三把火喊道:你这死瘸子,本姑娘今日就跟你槓上了

张添宝浅浅喝了一口水酒回说:好呀!看你还有什么招

正当韩心瑶抄起桌上的酒壶想往张添宝脸上招唿时…

马二娘双手拍了桌子喊道:好啦!你们俩都给我歇歇嘴,
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场合!

韩心瑶望着现场的宾客,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看…
心想:糟糕!着了这死瘸子的道,他是要我在全部宾客面前出丑

此时张添宝一脸得意,嘴角上扬的心念:小妮子~看你今夜过后谁还敢上门提亲嘿嘿…

韩心瑶压着性子对张添宝道:今天是阿爹大寿本姑娘不跟你一般计较。

转身便向马二娘说道:好姐姐今晚家里的夜香花长的可好看了,我们去厨房拿些点心,一道去赏花呀。

张添宝听到还有点心,便从凳子跳了起来,抓着韩心瑶的袖子说道:好妹子!妳也知道你好哥哥向来嘴快,还有点心呀,不然哥哥向妳赔罪,我去帮你们拿呀。

韩心瑶甩开张添宝的手,转身向马二娘回:好姐姐,我们别理他

真的!我真的知错啦~

此时何管家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喘气的说道:赵大夫快!出大事了!我家夫人他…

韩心瑶紧张的问:我娘
他怎么了!

何管家言:哎呀!小姐妳快去夫人房寝!夫人她…她不行了…

听到了这句话韩心瑶二话不说便转身冲了出去
马二娘喊着心瑶也跟了过去




巫山云雨枉断肠,江湖的世界,不仅有人,更有恩怨情仇。


tag
本文链接

相关 小说创作 新闻

【武林日常】 作者:乌龙面 主受
【现代奇幻】《末日旅行者》 作者:末日电音 (连载中)
【穿越重生】魔尊的崛起之路 作者:三心草(创作中)
小说创作区开放公告
已删除
恐怖小说-人头移植
校园小说《玻璃窗对面的你/追梦在我》(转载 不定期更新)
福尔摩沙 乱世群英 第1~3回
福尔摩沙 乱世群英 第1卷 第10~11回
福尔摩沙 乱世群英 第1卷 第4~5回
福尔摩沙 乱世群英 第1卷 第6~7回
福尔摩沙 乱世群英 第1卷 第6~9回
福尔摩沙 乱世群英 第1卷 第8~9回
福尔摩沙乱世群英 第1卷 第13回 新月黑豹
福尔摩沙乱世群英 第1卷 第14回 闽南邪神
逆乱-弃更
都市异能 瞬间神话 作者:杨九
<都市言情>今年的跨年夜,不要让我一个人过,好不好?(1)
<都市言情>今年的跨年夜,不要让我一个人过,好不好?(2)
<都市言情>今年的跨年夜,不要让我一个人过,好不好?<完结>
[现代耽美] 《我的情人是情敌》 爱上情人与情敌-9- 原谅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 075.老公老公对不起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20.我任务终于完成,请妳把他带走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37.人生的歌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46.你到底答应她什么事?(上)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46.你到底答应她什么事?(下)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54.爱你不是因为天气晴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55.我们的名字在神明面前有点别扭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58.我快被拉去浸猪笼了!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59.不让你走远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61.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62.那我就上警局说你是我老公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63.妳爸犯错被关起来了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64.当我相信我爱你,玩笑已成立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65.看到主人还敢逃?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66.从前从前有一对相爱的快乐鸟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67.给我一个机会诱惑你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68.想请教你们如何大义灭亲?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70.我们都要小心哥哥的嘴
[现代耽美] 《罚你爱上我》071.这种鬼东西怎么会在这里?(上)



前一篇新闻
【东京车展】丰田集团的野望! 未来将推出多款都会用微型电动车,并拓展电源销售领域!
后一篇新闻
【柴哥】上班时间决定你的现在;下班时间决定你的未来。





© 2020 - quwe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0 - quweinews.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