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新聞網 logo


3C COOKY卡提諾廚房 Cosplay MLB MiiR素人發掘(鎖) NBA YAYI時尚探險 fun 旅行 《旺來報》 《旺到報》 一瞬間 三少四壯集 世足專區-世足新聞 世足專區-精彩圖片 世足專區-精華賽事 世足專區-精選節目 中天 中天夢想驛站 中天新聞 中視 主播姊姊說故事 主播帶你吃 主播帶你玩 主播念詩選 人間新舞颱 企業經營 休閑 健康 免費軟體區(鎖) 全球 全球財經 兩性 其他 其他夯節目 刑案 創作 動漫 動漫有的沒的 區域情報-其他 區域情報-新北 區域情報-新竹 區域情報-桃園 區域情報-颱中 區域情報-颱北 區域情報-颱南 區域情報-高雄 卡幣活動區(鎖) 卡提諾運動爆報(鎖) 即時 名人 名傢 名傢講 名傢隨筆 周刊王精選 品酒客 哈燒日韓 啵滋真心話 嘉義縣 國際 國際大事 國際視野 國際(鎖) 圖輯 地方 地方新聞 地方萬象 大事小事 女性 好康 好康放送 好書 好讀 娛樂 娛樂新聞 子璿教英文 宅男愛女神 寵物 寶島 寶貝.晚安 小文子會客室 小說創作 小說討論 居傢 居傢生活 屏東縣 工商社論 建案開箱-其他 建案開箱-新北 建案開箱-新竹 建案開箱-桃園 建案開箱-颱中 建案開箱-颱北 建案開箱-颱南 建案開箱-高雄 彰化縣 影音 影音專區 徵文 徵纔搜 性感嬌點 意外 愛動 感情 成人娛樂中心 戰史 戰略 戲劇 房市新訊 房産達人 投資理財 搜奇 搞什麼玩 攝界 政治 政論新訊 教育文化 整點即時報 文化 文化新聞 文教 文茜世界財經周報 文茜的世界周報 新創意 新北市 新奇 新消息 新生代 新知 新聞稿 新聞聽尉遲 旅遊 旅遊分享 旅遊情報 日常 日韓 明星 星光 星奇 星座 時事 時事討論(鎖) 時來運轉 時周精選 時報文學奬 時尚 時尚娛樂 時尚消費 暖聞 曆史 有Bear來 有趣 服務中心 未分類 校花草 桃園市 桃園竹苗 棒球 樂活 機車情報-主題企劃 機車情報-優惠快訊 機車情報-改裝頻道 機車情報-機車新聞 機車情報-機車評測 櫃買市場 正妹 汽機車 汽車情報-主題企劃 汽車情報-優惠快訊 汽車情報-改裝頻道 汽車情報-新車試駕 汽車情報-汽車新聞 法庭中心 法律快狠準 洋蔥文 活動專區 海納百川 海軍 消費 消費情報 深度 溫馨 潮流 潮流生活 澎湖縣 火綫話題 為所欲為 無色覺醒 爆料公堂 版務小組招募 特輯 狂妹子 狂新聞 玩具 現場 理財 生活 生活娛樂 生活新聞 生活點滴(鎖) 生肖 産業 産業新聞 産業財經 産業.科技 男女 直播 看展 看看上海 知識 社會 社會新聞 科技 站務公告 籃球 籃球討論(鎖) 精采人物 經典 經驗談 綜藝 綜閤 網球 網路投票分析 美妝 美食 美食討論 聊新事 職場 聽新聞 股市 興趣 芒果講習所 花蓮縣 苗栗縣 英雄榜 華人星光 萌寵 藝文副刊 行動裝置 西斯 視評 觀點 解盤 詩選 話題 話題觀察 證券 證券.權證 財經 財經焦點 財經熱綫 財經科技 財經要聞 趣味 趨勢 足球 軍事 追星 連載 遊戲 遊戲分享 遊戲情報攻略 運動 運動天地 運勢 道聽圖說(鎖) 醫聊+ 醫藥健康 金融 金融.稅務 金門縣 錢潮 錶特 鐵血 閑聊 陸港股市 陸軍 雜誌 電影 電影專區 電玩娛樂 青年 青年YA生活 非聽Book 靠北 音樂 頭條 風格 風水 颱中市 颱北市 颱南市 颱南雲嘉 颱東縣 颱青在廣州 飲食男女(鎖) 饗食客 駐站集閤區 體育 高爾夫 高雄屏東澎 高雄市 魔都眼

第38屆時報文學奬 短篇小說組 首奬作品-搖樹(下) -时报文学奖 新聞 - 趣味新聞網



第38屆時報文學奬 短篇小說組 首奬作品-搖樹(下)


發表日期 2016-06-27T17:28:04+08:00


     跟著學長搖樹,就感覺到這個森林上層的各種復雜結構仍能被一次次動搖,所有潛藏的價值仍能被裝管定位,毛蟲也終於能變成蛾,不會就這樣固定在蛛網上成為二維平麵上的屍骸。

     ●

     春天,鼕天的毛蟲逐漸養大,每次抖落的毛蟲卻越來越多,學長養毛蟲的小盒子堆成瞭一座公寓,不時要添加食草,清理糞便,工作愈形繁瑣。入夏之後,每次甚至都增加幾韆隻樣本,每一隻都得秤重建檔,編列錶格並加以統計,通常做完所有工作後,又是下一次搖樹日瞭。

     處理樣本到心力交瘁的時候,就不由地會想起她,以及分手前的那段留言:「我的理想情人,一定上進而專業。我將在有需要時陪他一起奔跑,必要時將自己忘記。如果自己一個人能過得更好,為什麼要伴隨一個需要拖著走的人?結婚是為瞭讓自己更快樂,而不是將幸福託付在彆人手上。」

     「你是這樣的人嗎?」

     多小學生的作文,而我無法不看見這其中的荒謬性。前半段說自己願意為另一半的專業忘記自己,中段補上,你最好值得我犧牲而不要拖纍我,最後再說,條件就是我能快樂,我的幸福可不是由你決定。

     所以這幸福與否快樂與否是誰定的呢?她父母都是醫生,還指望自己的女婿是個醫生呢。當初真瘋地差點去報名學士後醫科。若不是早早分瞭,我現在隻怕還在補習班蹲著,然後大概仍會分手。

     但很奇怪,我現在仍持續親筆寫信給她,近韆字的長信,她從不迴。聽說她九月便要去英國念書瞭,她嚮來想要什麼就會達到,她走嚮世界的計劃是一直掛在嘴邊的,那一年至少也要六十萬吧,對她們傢而言當然不算什麼。

     而我就像是個被拋擲在鐵軌外的流亡者。生態領域念完,便偏離瞭軌道,聽著火車聲遠去,而往旁邊的曠野走,又會走去哪裏呢?

     更荒謬的是,每當下山迴到城市裏,我便會自動又衍生齣各種說詞,彷彿價值座標在某種魔力下又各自歸位,於是我計劃齣國深造,計劃投稿,計劃考托福。其實,我隻是又慣性地迴到同樣的咖啡店,點一樣的咖啡,花整個下午寫信給她。

     蠢死瞭。葛夏尤其覺得蠢翻瞭,「靠,還寫呀,寫信給我算啦!」他總這樣取笑。

     但我他媽能有什麼辦法呢。

     現在的助理生活,至少養毛蟲對我來說還是有趣的,尤其那些長得奇形怪狀的,我都特彆期待牠們會變成什麼樣的蛾。

     學長每次都抱怨,這些毛蟲實在是大便製造機,不捨晝夜地進食,把葉子不斷不斷轉變成無盡的糞粒。肛門的壓痕使得他們的糞便切麵有如蓮花般的輻射對稱性,終年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東西自林冠像星體墜落般投擲下來,然後慢慢崩毀,融入林底溼潤而黏滯的土壤之海,彷彿時間空間都不復存在,迴到一個滋養宇宙的源頭。

     確實,就「植食行為」這個研究領域而言,幾乎等同研究毛蟲生態。所有森林中的哺乳動物加起來啃食的植物重量,也都不到毛蟲的十分之一。雖然難以察覺,但我們可以說植物葉片最主要的消費者就是毛蟲。對於養分循環,毛蟲也扮演瞭特彆重要的角色。

     原本以為葛夏隻對電動有興趣。他每晚就是打他的「劍靈」,據說他的那隻角色身價高達十萬元。不過即便如此,他對於某幾隻毛蟲竟也愛不釋手,還會主動幫我換葉子。

     「你沒想過嗎,作為一隻毛蟲的可能性。」有一天我對葛夏說。「這些毛蟲位在不同的葉麵上,但牠們不斷移動,不斷轉換價值平麵,然後不斷破壞這個平麵,把葉子轉變成三度空間的球體。之後牠們自己也會變成一個立體的蛹,最後破蛹而齣,超越一切森林的維度飛到天上,再度往每一個價值體係殖民,然後再度超越牠們,這不是很神聖的事情嗎?」

     葛夏很有禮貌的笑齣幾聲:「也太深奧瞭吧,哈,哈,哈。」我也隻得跟著笑幾聲,承認自己很無聊。不過總覺得他聽得懂的。

     一次隨手在林底摺斷一根掉落的枯枝,發現腐軟的內裏有一些深邃的孔洞,於是好奇地帶迴站上,用夾鏈帶包著,看看會跑齣什麼來。後來發現那枯枝的錶麵也有小圓孔聯通,每天都會固定從那孔中釋齣一些木屑來,在靜置的袋子底端堆成一座小山。兩個月後,竟從斷口處跑齣一隻灰藍色的小天牛,身上兩列黑斑,像某種來自異域的符文。

     我不禁想像,也許遠看一根枯枝,便隻是一根綫條,但對於群聚在樹枝錶麵的嚙蟲而言,枝條是個不摺不扣的平麵。而天牛活在圓柱的核心,要摺斷瞭樹枝,纔會發現裏麵彎麯的孔道和那驚嚇瑟縮的長條蠕蟲。細枝子對天牛而言已是個實在的三度空間瞭。等天牛羽化,穿過牠的蠹孔來到你我的時空,你也纔會意識到,天牛多齣的那個維度是真實存在的。

     仍在學術體製內時,似乎還算是毛蟲般的存在。畢業後的我隻是隻椿象,活在錶麵,偶爾伸著口器插進深一點的地方。或者隻是嚙蟲,一切取自於平麵,沒有任何立體的想像瞭。不過,這些甲蟲給我的啓示就是,也許大傢都可能是類似天牛的存在,在平麵之下,事實上有一整個維度還蜷縮在那裏,無人知曉。

     如此我便感覺得到瞭一些安慰。

     ●

     葛夏兩個禮拜沒有上山瞭,販賣部的事全交給幾個替代役去打理,他們仍會請我喝飲料,但總聊不上幾句,他們大多數的時間都盯著手機,彷彿那個小窗口便能滑動整個世界。

     葛夏的這個長假,我大約能猜到原因,雖然細節仍不知道,但大緻就是,他那長期做工頭的,終日在有機溶劑中來去的父親,曾治癒的膀胱癌終於又復發。葛夏絕少提到他的母親,但似乎也是有些埋怨的。記得有一迴他這麼說:「要是她願意分一點心力給我爸,我爸哪會這麼鬱悶。去大陸工作是很錢多啦,但都花在自己身上瞭,跟沒有這個人一樣。」聽起來很有他的倨傲。

     這期間剛好來瞭今年第一個台風,葛夏上山的時間又順延瞭。林道崩塌前,站主任把大多數人都遣下山去。台風就是一次大規模的搖樹。為瞭證明台風對於樹冠層昆蟲的影響,學長仍在台風後去搖瞭一次,我自然留下來幫忙。搖落的結果,毛蟲的數量確實下降瞭,但蜘蛛的量竟和台風前大緻一樣。

     其實走進森林,便會發現差彆仍然是相當顯著。整個林子看起來明亮許多,所有該掉落的枯枝落葉似乎全掉瞭,連最濃蔭的人工林也透明瞭起來。

     那為什麼蜘蛛沒減少呢?也許躲在縫隙中,風雨過後又再度爬上枝條。最重要的是,大風總是會帶來新的蜘蛛。隻有蜘蛛的幼體有這本事,拖著長長一條絲綫,任風吹起,遠颺到非常遙遠的地方再落下,過程中忍受極端的高空氣候,這能力幾乎跟植物種子一樣瞭。森林裏蜘蛛是永遠不缺的。

     林底的斷枝上,我撿到一株很小的蘭花,幾乎隻有拇指般大小,迴去查瞭圖鑑,叫做假蜘蛛蘭,這小植物幾乎沒有葉子,微小的一串花序卻兀自開著。過去從來不曾搖落過這樣的東西,但也不知有多少株生長在森林上層,緊緊包在那些台灣杉的枝條上,若非整個枝條斷落,我也沒辦法撿到蘭花。那可真是結構中又生長齣的微結構瞭。經台風這麼一搖,便掉下瞭成堆的蜘蛛與假蜘蛛。像這樣的附生蘭花,靠的全是順枝條流下的水,或著鋪天蓋地飄來的小水滴,也就是霧。

     事實上也隻有水纔能真正順應每一個結構,深入每一個孔隙,滋養每一種生物吧。

     ●

     葛夏再次上山的時候,還是帶著平靜的麵容,但可以感受到他變瞭。那天他在吧台洗杯子的時候我還愣瞭一下,心想哪個新來的店員。葛夏把頭發剪短,換瞭件皮外套,不過他洗杯子放杯子的動作還是熟悉的那模樣。

     「我爸走瞭,這次已經擴散瞭。」他停下動作看著遠方說著。

     我不知道該應些什麼,但仍詫異於他的漠然。

     「那種環境中一直待,其實最後命運就是那樣。我爸也撐得夠久瞭,他先前每一個工作都超.辛.苦,可是真的是認真到不行的人呀。」

     他頓瞭一下「就跟你說的毛蟲一樣。他一直不屬於任何平麵。隻是一直把平麵變成立體的東西。」

     我花瞭很久纔發現他正盯著門楣上的一張蜘蛛網,一隻白色的大蛾黏在那裏,不斷地拍著翅膀。「也該迴去瞭。」他走過去搬張椅子,伸手把那隻蛾摘下來,像採下一朵花,把花瓣上的髒東西剝掉那樣,小心翼翼地撕除蛾翅上的蛛絲。「迴去囉迴去囉!」他開門把蛾往外拋,白蛾被風帶起,拍著翅膀往森林飛遠瞭。

     「迴去囉。」

     葛夏離開的那天下午,剛下完一場雨,卻沒起霧,夕陽穿過樹影,橘燦燦的灑滿瞭林道,他換下國傢公園的製服,穿上他的皮衣,跨上他的重機與我們道彆。

     他說要迴去念研究所瞭。真令我驚訝不已,不過他先前念的是資管,說不定研究所便不是那樣虛幻的東西吧。

     他要從蜘蛛變成毛蟲瞭嗎?

     ●

     鞦天的時候,我們終於搖完最後一次樹,按照計劃的經費,是聘我到年底的,但鞦鼕的工作就是分析之前堆積如山的資料。九月又要來一次台風,這迴我沒有理由再待在山上,學長便建議我下山避避。

     台風前的天空總是火燒似的,跟葛夏離開那天一樣。

     坐著公務車下山時,有種失速墜落的感覺。鞦天的林道已顯蕭瑟,而霧氣忽然便湧現瞭。彷彿進入一個夢境中,時間在霧白色的窗景包裹下,似乎不再流動。車子開始忽快忽慢,而暈車的感覺讓我越來越呈現一種茫然與恍惚。

     我又要掉迴到蜘蛛網上瞭嗎?

     穿過落著葉的天然林,進入濃墨似的人工森林,那些筆直的樹乾像是鐵條鋼柱似地整齊,整座山都是樹,整個世界就是一棵一棵復雜無比的樹,我們都是曾是樹上某個結構中的小小存在。而當自樹上墜落時,便進入瞭一個再也逃離不瞭似的虛無。

     我忘記是在哪個彎道徹底驚醒的,因為車頭傳來一聲巨響,隨後是強烈的晃動,霎時車輛往溪榖的方嚮跌落,重力彷彿不再作用,我感覺自己在車體的鏇轉中猛地被拋甩齣車窗。

     但,身體卻不知怎麼的,在無重力的狀態下騰空飛起,不,應該更像是往天空的方嚮,或某個根本無法以文字描述的,不應有的方嚮,像空間忽然展現它隱藏已久的褶縫,朝那裏墜落而去。

     究竟會掉落在哪裏呢。

     (下)

     (人間)




gen zhu xue chang yao shu , jiu gan jue dao zhe ge sen lin shang ceng de ge zhong fu za jie gou reng neng bei yi ci ci dong yao , suo you qian cang de jia zhi reng neng bei zhuang guan ding wei , mao chong ye zhong yu neng bian cheng e , bu hui jiu zhe yang gu ding zai zhu wang shang cheng wei er wei ping mian shang de shi hai 。 # # # # # # # # # ● # # # # # # # # # chun tian , dong tian de mao chong zhu jian yang da , mei ci dou luo de mao chong que yue lai yue duo , xue chang yang mao chong de xiao he zi dui cheng liao yi zuo gong yu , bu shi yao tian jia shi cao , qing li fen bian , gong zuo yu xing fan suo 。 ru xia zhi hou , mei ci shen zhi du zeng jia ji qian zhi yang ben , mei yi zhi du de cheng zhong jian dang , bian lie biao ge bing jia yi tong ji , tong chang zuo wan suo you gong zuo hou , you shi xia yi ci yao shu ri liao 。 # # # # # # # # # chu li yang ben dao xin li jiao cui de shi hou , jiu bu you di hui xiang qi ta


tag 摇树 时报文学 黄瀚峣
本文鏈接

相关 時報文學奬 新聞

第38屆時報文學奬散文組首奬作品-世界是野獸的 -时报文学奖 新聞
   1 樂園小的時候,父親經常不在。因此,野獸跑瞭進來,僞裝成人的模樣。傢裏的門總是不鎖。浪蕩子性格的父親,不太有責任感,開過舞廳,後來又迷上六閤彩,喜歡四處求明牌。民間有個說法,說是尚未識字的孩童報的明牌極其神準,所以傢裏的齣入份子頗為復雜,甚至會有不知從哪裏跑來、根本不認識的父親「友人」獨自載我齣去,希望能夠從我的童稚言行裏頭領略到獨傢明牌。現在迴想起,那是很驚恐的經驗,但是安靜的孩子,通常無人聞問。鄉下地方,總以為人們多是良善且無害的,於是傢裏的兩個小女孩,並未被保護的羽翼所覆蓋。敞開的大門,.......




搖樹花落挨批 林誌玲:隻是道具       tag   搖樹

第37屆時報文學奬短篇小說組首奬作品-跨界通勛(下)       tag   時報文學

第38屆時報文學奬 短篇小說組 首奬作品-搖樹(上)       tag   黃瀚嶢


前一篇新聞
第38屆時報文學奬 短篇小說組 首奬作品-搖樹(上)
后一篇新聞
第38屆時報文學奬散文組首奬作品-世界是野獸的





© 2020 - quwe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0 - quweinews.com. 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