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新聞網 logo


3C COOKY卡提諾廚房 Cosplay MLB MiiR素人發掘(鎖) NBA YAYI時尚探險 fun 旅行 《旺來報》 《旺到報》 一瞬間 三少四壯集 世足專區-世足新聞 世足專區-精彩圖片 世足專區-精華賽事 世足專區-精選節目 中天 中天夢想驛站 中天新聞 中視 主播姊姊說故事 主播帶你吃 主播帶你玩 主播念詩選 人間新舞颱 企業經營 休閑 健康 免費軟體區(鎖) 全球 全球財經 兩性 其他 其他夯節目 刑案 創作 動漫 動漫有的沒的 區域情報-其他 區域情報-新北 區域情報-新竹 區域情報-桃園 區域情報-颱中 區域情報-颱北 區域情報-颱南 區域情報-高雄 卡幣活動區(鎖) 卡提諾運動爆報(鎖) 即時 名人 名傢 名傢講 名傢隨筆 周刊王精選 品酒客 哈燒日韓 啵滋真心話 嘉義縣 國際 國際大事 國際視野 國際(鎖) 圖輯 地方 地方新聞 地方萬象 大事小事 女性 好康 好康放送 好書 好讀 娛樂 娛樂新聞 子璿教英文 宅男愛女神 寵物 寶島 寶貝.晚安 小文子會客室 小說創作 小說討論 居傢 居傢生活 屏東縣 工商社論 建案開箱-其他 建案開箱-新北 建案開箱-新竹 建案開箱-桃園 建案開箱-颱中 建案開箱-颱北 建案開箱-颱南 建案開箱-高雄 彰化縣 影音 影音專區 徵文 徵纔搜 性感嬌點 意外 愛動 感情 成人娛樂中心 戰史 戰略 戲劇 房市新訊 房産達人 投資理財 搜奇 搞什麼玩 攝界 政治 政論新訊 教育文化 整點即時報 文化 文化新聞 文教 文茜世界財經周報 文茜的世界周報 新創意 新北市 新奇 新消息 新生代 新知 新聞稿 新聞聽尉遲 旅遊 旅遊分享 旅遊情報 日常 日韓 明星 星光 星奇 星座 時事 時事討論(鎖) 時來運轉 時周精選 時報文學奬 時尚 時尚娛樂 時尚消費 暖聞 曆史 有Bear來 有趣 服務中心 未分類 校花草 桃園市 桃園竹苗 棒球 樂活 機車情報-主題企劃 機車情報-優惠快訊 機車情報-改裝頻道 機車情報-機車新聞 機車情報-機車評測 櫃買市場 正妹 汽機車 汽車情報-主題企劃 汽車情報-優惠快訊 汽車情報-改裝頻道 汽車情報-新車試駕 汽車情報-汽車新聞 法庭中心 法律快狠準 洋蔥文 活動專區 海納百川 海軍 消費 消費情報 深度 溫馨 潮流 潮流生活 澎湖縣 火綫話題 為所欲為 無色覺醒 爆料公堂 版務小組招募 特輯 狂妹子 狂新聞 玩具 現場 理財 生活 生活娛樂 生活新聞 生活點滴(鎖) 生肖 産業 産業新聞 産業財經 産業.科技 男女 直播 看展 看看上海 知識 社會 社會新聞 科技 站務公告 籃球 籃球討論(鎖) 精采人物 經典 經驗談 綜藝 綜閤 網球 網路投票分析 美妝 美食 美食討論 聊新事 職場 聽新聞 股市 興趣 芒果講習所 花蓮縣 苗栗縣 英雄榜 華人星光 萌寵 藝文副刊 行動裝置 西斯 視評 觀點 解盤 詩選 話題 話題觀察 證券 證券.權證 財經 財經焦點 財經熱綫 財經科技 財經要聞 趣味 趨勢 足球 軍事 追星 連載 遊戲 遊戲分享 遊戲情報攻略 運動 運動天地 運勢 道聽圖說(鎖) 醫聊+ 醫藥健康 金融 金融.稅務 金門縣 錢潮 錶特 鐵血 閑聊 陸港股市 陸軍 雜誌 電影 電影專區 電玩娛樂 青年 青年YA生活 非聽Book 靠北 音樂 頭條 風格 風水 颱中市 颱北市 颱南市 颱南雲嘉 颱東縣 颱青在廣州 飲食男女(鎖) 饗食客 駐站集閤區 體育 高爾夫 高雄屏東澎 高雄市 魔都眼

凝望 -人间新舞台 新聞 - 趣味新聞網



凝望


發表日期 2016-06-07T15:30:50+08:00


     跨齣瞭貴族屬地的部落範圍,穿過數年前部落族人當選鄉長時,所迴饋的韆萬造價石闆牌樓,就正式進入沿山公路的支綫,據vuvu說,從這裏開始,就脫離瞭祖靈庇佑的眼睛,生、惡、邪靈等都會在此晃蕩,不受聖靈與巫術的約束,入夜之後,韆萬彆在這條其實是部落的聯外道路上多做停留,否則,一不小心就會遭遇奇特之事,或是見著鬼魅異象,小則身體不適,大至必須請來舞拎安(巫婆)占蔔施巫,端看遇見的是哪一種靈類?

     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時候聽過vuvu提及那位坐在紅色巨石上的老人,一個對傢人念念不忘、割捨不下的老人傢,為瞭想要天天看見從外地或工作、或讀書返傢的子孫,又因為自己已經離世、靈魂不得在部落境內停留,他隻得守候在貴族屬地範圍外、部落族人進齣都得經過的道路上,凝望著遠方,就為看一眼心中的牽絆,也因為太專心守候瞭,所以常常遺忘將自己隱身,嚇壞瞭不少部落族人;vuvu們也常用這個故事嚇唬年幼的孩子,叮囑著韆萬不能隨意脫離祖靈的視綫,紅色巨石上的老人就是跨齣部落第一個會遭遇的生靈,他雖不會傷人,但畢竟生死殊途,不得交會。

     偶爾迴部落,我會刻意在紅色巨石前稍作停留,盡管心中畏懼,但仍對這位深情的老人傢充滿好奇,那是一種詭異的吸引力,人,總是對於未知的事物充滿想像,我既期待卻也同時害怕,不知道究竟會看到怎樣的一種形象?為此我曾經纏著vuvu,想知道這樣不帶惡意的靈體會是何種樣貌,vuvu卻總是嚼著檳榔,露齣紅紅的牙齒對我笑著說:「遇到妳就知道瞭!」但數十年過去瞭,小女孩變成瞭中年婦人,紅嘴巴的vuvu老到連這個故事都遺忘瞭,卻從未遇見。

     而那日,我再度聽到戀戀不捨離去的生靈之事,竟是發生在自己母親的身上。

     利格拉樂傢的男人

     自從父親過世後,母親帶著最小的妹妹迴到島嶼南方,重新學習並適應部落生活,那之後母親交往過兩位男友,各維持瞭十數年的時間,我和妹妹們都稱呼母親的男友「叔叔」;第一位叔叔和母親分手的原因我並不清楚,隻知道在夏日的某天下午,男人收拾瞭簡單的傢當便遠離瞭,母親沒有傷心太久,但仍能感受到她努力維持著自己的生活步調,偶爾,我會在深夜裏聽見從房間裏傳齣的嗚咽聲,極其輕微卻綿長,彷似某種動物躲在闇黑洞穴中舔舐傷口的泣鳴。

     約莫過瞭幾年,母親透過電話,淡淡地提及瞭新交往的男友,似乎隻是告知,並無太多的介紹和說明,有種特殊的氛圍竟讓我有些不明白,「外人」究竟是我?還是這個在母親生命晚年齣現的男人?

     母親重新返迴部落的過程很辛苦,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盡管先後交往過兩個男友,他們也都不具原住民的身分,她依然選擇住在自己齣生的傢屋裏,錶麵上的說法是為瞭照顧年邁的vuvu,事實上,我們都清楚她不肯也不願再次遠離這個曾經遠離過的地方;倒是母親的前後任男友很諒解她的堅持,反而遷住到部落裏,成為瞭利格拉樂傢的男人。

     五、六年前,叔叔頻繁進齣醫院,經診斷罹患糖尿病,那段時間,其實母親自己的身體也不好,加上年邁的vuvu,我和妹妹常常因為午夜的一通電話而疲於奔命;或許女人的生命韌性真的比較堅強,母親和vuvu的病情先後慢慢穩定,倒是叔叔就此一蹶不振,後來纔知道,原來他迷信南部地下電台來路不明的成藥,偷偷瞞著傢人服用,濫信廣告的結果,終究導緻他從手指截肢、腳趾截肢到併發敗血癥,最後幾年的生命跡象是呈現昏迷指數三的植物人狀態。

     母親雖然氣憤,卻也隻能望著病床上失去意識的男人落淚,這三年間,醫院發齣瞭多達五次的病危通知,怪異的是,每迴總在半夜時;第一次,我人在隆鼕的北部城市裏,母親電話中哭哭啼啼地隻重復著一句話:「快迴來!再不迴來就來不及瞭。」我在驚醒的午夜裏瞪視著電話左右為難,這男人畢竟與我沒有血緣關係,我心疼的是在電話那端驚惶失措的女人。

     奔赴島嶼南北兩端

     匆匆忙忙地趕上第一班早發的高鐵,我得從島嶼的北端奔赴最南端,不為探視奄奄一息的病人,是為陪伴啜泣不止、像個孩子似的母親;第二次又是夜半,這一迴母親雖然難掩鼻音,電話裏還能將叔叔的清況描述一番,隻要求天亮後能盡快返迴南部一趟,也許需要協助處理後續的相關事宜,她需要有個可以討論的對象,嘆瞭一口氣,對於這樣明確的暗示,我順從瞭母親的期盼,再次搭上瞭快速的高鐵,在最短的時間內齣現在醫院裏。

     不過,這兩次都沒發生任何事,那些我們所以為的、預設的種種可能,全都不曾發生,叔叔迴復他穩定的生命跡象,沉默地躺在那張白色的病床上沉沉眠著,巨大的身軀形成床的一部分,偶爾齣現些反射性的動作,彷彿什麼事都無法驚擾他。

     之後,日子也真的像是不曾發生過任何事一般,安靜瞭好幾個月,無痕無跡地讓我幾乎就要忘記這件事情;直到某一天的夜裏電話響起,我睜著惺忪的雙眼看著那上麵顯示的來電號碼,熟悉得竟讓我有些畏怯,半年多前那些記憶再度翻捲而來,電話鈴聲沒有因為拒接而中斷,反倒是一聲比一聲響得急促,按下接聽鍵,我等著聆聽話筒那方傳來的訊息,母親清朗朗的說著:「又發病危瞭!先彆迴來,真的怎樣瞭再說。」徹頭徹尾母親沒讓我說一句話,決絕地便把電話切斷瞭。

     除瞭目送隻剩遺忘

     接著第四次、第五次的病危通知,陸續在三個月內發生,每迴的電話變成隻是一種告知,告知死亡尚未真正的到來,告知等待的狀態仍將繼續下去。隻是,母親麵對死亡的態度,已從驚惶轉變成為闊然;然後,便是死亡來訪瞭。

     妹妹來電時,叔叔的遺體已經送入殯儀館,而且即將在最短的時間內火化、入廟,母親的意思是,作為晚輩,希望我們姊妹能到叔叔的靈前上炷香,其他的就全都交由叔叔的子女安排,叔叔畢竟是非原住民,他們有其依循的台灣民間慣習,雖然和母親同居多年,但沒有實質上的婚姻關係,他的子女們仍然有最終決定權。

     微涼的清晨,我與妹妹抵達極為偏僻、甫完工的殯儀館,正遇上叔叔的子女將他從冷凍櫃取齣解凍,預備隔日一早火化,已經著裝藍色壽衣的遺體堅硬如石,眾人七手八腳地有些失措,我和妹妹非傢屬的身分在一旁顯得尷尬,隻得速速退離現場在外等候,「都已經這麼硬瞭,一人抬頭一人抬腳,就齣來瞭!」妹妹是資深看護,在醫院見多瞭生離死彆,淡淡地幾句話簡單俐落,卻讓人聽來膽戰。

     火化、撿骨、入廟、做七,後來的一連串儀式與我們沒有太直接的關聯,僅齣席緻意而已,倒是母親每迴都隻能站在場外遠遠看著,依照台灣的民間習俗,她不具未亡人身分,名不正言不順的哪種場閤都不方便現身,陪伴瞭十數年的枕邊人離世,她能做的除瞭目送,就剩下瞭遺忘。

     叔叔頭七那日,母親依照部落傳統,在傢屋前殺豬分贈迴禮,感謝期間到過傢裏來緻哀的族人,那畫麵竟有些奇異,沒有靈堂、沒有遺照、也沒有著喪服的傢人,母親隻是在傢屋院子裏和族人閑話傢常,聊叔叔生前的言行舉止、談他的笑話糗事、說著他的火爆脾氣、笑他的愛貓僻好,彷彿這人並未遠去,隻是暫時離席,又彷彿是這人已經遠去,在做遺忘前的最後悼念。

     生靈於部落裏徘徊

     黃昏來臨,族人們來來去去已經好幾波瞭,我和妹妹收拾著散置前院的垃圾,預備晚餐後再度齣現的人群,母親失神地倚靠在柱子上,看起來疲纍極瞭,她指著前院的一堵矮牆,說平日這個時候叔叔總愛坐在那兒,或是和經過的族人聊扯幾句,或是看著vuvu費力剖著檳榔,又或是什麼都不做隻是發呆望著大武山,等候著母親做好晚餐呼喚他入屋用餐;現在,那堵牆上隻剩下一杯遙敬他的米酒。

     悲傷的情緒還來不及蔓延,居住在附近的一位老人傢匆匆拄著拐杖走來,「穆莉淡,去請舞拎安,妳傢那個男人每天坐在這兒,已經驚嚇我好幾天瞭!」語音未落,老人傢就不見瞭身影;這句話棒喝瞭在場的所有人,離世的人,生靈是不能停留在部落內的,除非受到舞拎安的召喚,否則,傢人將會遭遇不幸。

     母親在親友的協助下,立刻找來瞭鄰近部落的舞拎安,當天夜裏就舉行瞭送靈除穢的儀式,我們都不理解,叔叔生前已住院瞭五年,遺體也未送迴部落,所有的往生儀式均不曾在傢屋裏進行,何以他的生靈仍在部落裏徘徊?

     舞拎安在儀式告一段落後,抹去額頭上的汗珠,接過母親送上的檳榔後纔緩緩說著:「這是人生前的習慣,他有一部分的魂魄留在這兒,應該是有什麼割捨不下吧?我剛剛送他走的時候,他還頻頻迴頭呢!」舞拎安噓瞭一口氣,對著空中揮瞭揮手,碎碎唸著:走吧!走吧!彆停留瞭。

     一陣風揚起,似乎,真的有什麼東西離去瞭。

     (人間)




kua chu liao gui zu shu di de bu luo fan wei , chuan guo shu nian qian bu luo zu ren dang xuan xiang chang shi , suo hui kui de qian wan zao jia shi ban pai lou , jiu zheng shi jin ru yan shan gong lu de zhi xian , ju v u v u shuo , cong zhe li kai shi , jiu tuo li liao zu ling bi you de yan jing , sheng 、 e 、 xie ling deng du hui zai ci huang dang , bu shou sheng ling yu wu shu de yue shu , ru ye zhi hou , qian wan bie zai zhe tiao qi shi shi bu luo de lian wai dao lu shang duo zuo ting liu , fou ze , yi bu xiao xin jiu hui zao yu qi te zhi shi , huo shi jian zhu gui mei yi xiang , xiao ze shen ti bu shi , da zhi bi xu qing lai wu ling an ( wu po ) zhan bo shi wu , duan kan yu jian de shi na yi zhong ling lei ? # # # # # # # # # yin xiang zui shen ke de , shi xiao shi hou ting guo v u v u ti ji na wei zuo zai hong se ju shi shang de lao ren , yi ge dui jia ren nian nian bu wang 、 ge she bu xia de lao

大大还在思念你老爸吗??
看得我都要哭了....

原帖由 pohung 于 2005-10-8 07:10 AM 发表
< 凝望 >

越来越近的是远远系挂的明月

比明月更近的,更近的

是港外翻白的潮水

越来越近的是随船翻白的潮水

比潮水更近的,更近的

是潮月带来的伤悲

饮一壶吹凉的秋风,赏一段记忆的组 ...


亦若亲情若友情,更若飘荡伊人心,
渐渐的渐渐的渐渐的,
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
更近的更近的更近的,
更远的更远的更远的。

当爱存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当爱远哩,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不是当事人,感觉没有那么准,
只能静静的猜想,这是对亲人的想念,
又或者,是对错过的爱人的失念,

如今撇开情爱不再谈,
近水楼台本可先得月,
却至如今仅存凝望眼,
悲兮悲兮何苦哀戚焉?

by zanpiaui 2005 1009 0916pm


tag 凝望 利格拉乐 明月 深邃 潮水 背影 醒酒

相关 人間新舞颱 新聞

啓濛是種迴憶 -人间新舞台 新聞
   到底,我是因為什麼,想到五四運動,就會想起「啓濛」二字?不見得是中學課本中的「德先生賽先生」,記憶中課本裏並沒有這個詞。想想,是寫碩士論文時,纔比較整體地去讀關於五四運動的研究。一切都是從書上讀來,在寜靜的圖書館與深夜裏,在孤獨的氛圍裏,讀一個運動。周策縱的《五四運動史》稱,貫穿五四運動的理性主義和自然主義色彩,令當時和日後的知識分子都承認五四運動是一場啓濛主義運動。當時知識分子以笛卡兒式的懷疑主義、伏爾泰式的力道去破除偶像,號召以清晰的思考和自利原則來重估一切價值。五四知識分子具有批判和破壞的.......


如果沒有顔龍──一代妖姬白光傳奇外一章 -人间新舞台 新聞
   每周一和覃雲生聚餐,已持續將近五年;他有汽車,於是颱北大街小巷,每周一次,我們換著餐廳,讓年紀老瞭的我,還有機會常到一些新餐廳吃飯。上周一,他開著車載我到南港中央研究院的上海宴,讓我嘗嘗傢鄉菜。吃完飯,雲生又帶我到開在中央研究院區內的四分溪書坊,賣的多半是學術和曆史方麵的傳記書,爾雅的文學叢書,我隻找到僅有的一種──齊邦媛的《韆年之淚》,倒是我眼睛尖,看到一本綽號「一代妖姬」的《白光傳奇》,買迴傢的當夜,一口氣就讀完瞭。真高興買到此書,如今颱北書店越來越少,想要買一本自己喜愛的書已屬不易,中央研.......


就怕不鹹不甜 -人间新舞台 新聞
   老何平是我當導演的第一個老師,那是在彭寜拍攝電影「初夏的風」的攝製組,他當副導演,我是美術助理。他帶著我選景,一路上告訴我電影是怎麼拍齣來的。那是一九八○年,那時我纔二十二歲,那是多麼美好的一段時光喲。對我的電影,我聽到過很多批評,大多都是圍繞著「商業」兩個字進行。但這位導演的批評卻掠過瞭這些錶麵的現象,說齣瞭問題的實質。這位導演名叫「薑文」。他說:「電影應該是酒,哪怕隻有一口,但它得是酒。你拍的東西是葡萄,很新鮮的葡萄,甚至還掛著霜,但你沒有把它釀成酒,開始時是葡萄,到瞭還是葡萄。另外一些導演.......


悲與喜 -人间新舞台 新聞
   馬友友在生日前幾天,收到一份禮物。他以為是朋友剋裏斯贈送的,見到剋裏斯,連忙道謝:「謝謝你送我的那件外套,我很喜歡。」那禮物不是剋裏斯送的。他知道馬友友生日到瞭,強烈懷疑馬友友是在暗示他送那件外套當生日禮。所以他就跑去買瞭外套。送禮給馬友友的時候,他也「暗示」馬友友:「謝謝你送瞭我一個唐朝花瓶。」因為他生日也快到瞭。這是好萊塢諧星剋裏斯講的故事,他講完這一段,颱下觀眾哄堂大笑。他沒提馬友友是不是聽懂瞭他的暗示。那不是重點。這是生活裏的故事,很尋常,很真實。錶達瞭兩件事,一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就.......


發光者的沉默 -人间新舞台 新聞
   多年前還在復旦念書,來自義大利的留學生好友問我:「如果讓你選擇,你想生活在中國的哪個曆史時期?」我幾乎是想也沒想地就迴答她道,「我希望1919年我恰好在北京大學念書。」要等我瞅見她驚愕的神色後纔意識到自己誤解瞭她的問題,她想問的是「生活」,而不是「嚮往」,但即便是「生活」,我仍選擇五四。由於五四運動和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直接聯係,這一章節在中學課本裏至關重要,是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環節。火燒趙傢樓,走齣象牙塔到十字街頭大喊「誓死力爭、還我青島」、「堅決抵製『二十一條』」等口號讓我們心潮澎湃,青年的.......


眷村憶往 -人间新舞台 新聞
   抗日聖戰開啓瞭中國曆史悲壯的一頁,漫天炮火,生靈塗炭。政府為保存續戰實力,屢次搬遷兵工廠;南京、重慶、漢口、株洲。後因國共分裂,大陸山河變色而再次奉令播遷寶島颱灣。一九四九年元月初,金陵兵工廠舉廠搭乘運輸艦於高雄港十三號碼頭登陸,臨時暫屯前鎮廠區鐵皮屋,待君毅裏剋難眷村趕建完成纔分批入住。當年建村時隻盼是暫時棲身安住,待反攻號角一響,定當全民揮戈返迴大陸。所以剋難房屋是以木造為本,竹片混夾泥巴築牆和泥土地麵,其簡陋可想而知。整個眷村占地極廣,容納近800戶的居民。◆左鄰右捨閤力相挺我們的眷村,初.......


紙船 -人间新舞台 新聞
   我的老傢位於彰化大村鄉的大村村,是典型的四閤院,鄰裏之中老人居多,常能見到幾位阿婆來傢裏嗑瓜子扯八卦。倘若不是就學的關係,我想我不會在小學一年級時就搬離老傢,留下祖父母和曾祖母仨人。誠然是搬離老傢,我們仍每周日都會迴老傢探望長輩,一來是讓他們放心,二來也是方便父母照顧他們三位年事已高的老人。老傢屬於低窪地區,每次隻要颱風來就必會淹水,根據雨量的大小,淹水的高度也截然不同。當時尚年幼的我不需要做任何工作,因此反倒覺得淹水是件有趣的事,可以看著大夥兒連忙取齣備用的長條木闆來當作暫時的橋、看著隔壁大嬸.......


那時,此刻 -人间新舞台 新聞
   97年前的五月四日,一場撲天蓋地的運動,對中國造成巨大影響,時至今日仍餘波盪漾,不過「五四精神」卻逐漸被人所遺忘。「五四」到底乾卿底事?且看颱灣、大陸、香港的作傢、學者們怎麼說。——編者我既不在曆史的現場,也不鑽研近代史,但以一個文學愛好者的角度來看,不知如果五四當年不用那麼激烈的手段,使新文學從舊文學的傳統中自然生長而齣,譬如枯木逢春,老乾發瞭新枝,是不是強過直接移植或嫁接西方的品種?之藩先生生前,我曾問過他,到底民國八年五月四日那一天,鬍適本人在做什麼?陳先生說:「我也問過鬍先生同樣的問題,.......


鍋燒烏龍麵 -人间新舞台 新聞
   最後一位同事嚮我說再見時,多瞭句︰「今天那麼冷,我受不瞭,先迴傢瞭,你有晚餐吃嗎?」我迴︰「我有麵包,謝謝。」同事帶著笑說︰「唉,這天,就要吃熱呼呼的東西啊!」容易分心雜事又多的我工作效率奇差,晚上留在辦公室加班是常有的事;然而,同事的話突然觸動瞭我,五分鍾後,我便拿著錢包在寒流中覓食瞭。坐在一傢日式料理的老店,罕見地仔細看菜單的每一個品項,在最後一頁的最後一個欄位,迸齣一行「鍋燒烏龍麵」,於是,小學時住的那層公寓,以及房東太太的臉隨即浮齣曆史地錶。我簡直不能相信我仍記得房東太太的模樣以及她的全.......


關於寫作,我想說的是…… 第三輯2之1-我的劫數 -人间新舞台 新聞
   二○一五年二月,一架原從颱北鬆山機場飛往金門尚義機場的復興班機,於起飛不久後即墜毀於基隆河,造成四十三人死亡。當時,因工作需求而須連係死傷者傢屬。一名罹難者的姑姑,在電話那頭,毫無心防的嚮我坦露,死者生前的傢庭背景、成長曆程與生活境況……,電話那頭的哀哀欲泣,甚至是怪罪起自己,究竟是直接或間接的促成瞭姪子的意外死亡。十一月,金門發生裝甲車撞樹墜湖案,緻兩名士兵不幸意外身亡。彼時,立即趕到太湖湖畔的一位士兵母親,跪坐湖畔,沙啞的哭號沒有間斷,她望嚮湖麵,持續喚著她兒的名。直至溼淋淋的屍首撈起,那副.......


關於寫作,我想說的是……第三輯2之2-城市邊緣 -人间新舞台 新聞
   ◆汝城當野馬號化作一顆顆火球從天空墜落,老爺爺說瞭一句:「馬兒的田野怎地會在空中呢?這名字就取錯瞭!」他知道,當手邊再也沒有野馬號的飛機零件,就是逃難的時候瞭。四川的大兒子阿傑收到父親的通知時,國文課本裏的杜甫正涕淚縱橫地奔赴薊北。眼下東北淪陷瞭,阿傑漫捲詩書、取道巫山巴東直奔故裏──湖北黃岡,走的還是杜甫的老路子。老爺爺捧著祖上攢下來的金條買瞭一傢子的機票,和接瞭媽媽、小弟的阿傑在機場會閤,往颱灣撤退。沒看過海的阿傑不知道海那樣深,傢隔在瞭海的另一邊,直到他自己遇見一個澎湖的海姑娘,從此他隻深.......


關於寫作,我想說的是……第四輯2之1- 時間的標本 -人间新舞台 新聞
   高中畢業以來,暌違已久的「作文」功課,齣現在多年後的成功嶺。全體役男群起響應的新訓心得寫作競賽──奬勵優厚,乃退訓日提早眾弟兄六個小時在全中隊麵前收拾行李揚長離營返迴人間的,那稱作「榮六」的殊遇。新訓第三天我就動筆瞭。先寫陰沉潮溼浸泡在咖啡因腎上腺素的颱北生活,然後穿越陰霾來到舒朗無雲的颱中,進入軍營中如國小夏令營般純真而隔絕懸浮的結界裏。再藉用某電影場景描述晚上從廊下遠望燈火輝煌的颱中市,那種神隱的情懷;最後再迴到我熟悉的自然書寫,寫每天清晨大隊跑三韆時,路旁看到的那棵鄉間孩童用其果實當氣槍子.......


關於寫作,我想說的是……第四輯2之2-海水有字 -人间新舞台 新聞
   早晨,我收到一張明信片,簡單幾句問候,在材質粗礪的紙頁刷開,形成深淺不一的毛邊。黑色墨水,字跡鮮明流麗,綫條是軟的,一點剛硬的意味都沒有。久違的字體。我們沒有太多話可說瞭。迴想起來,那些年少時光無非各種字跡疊閤在一起,組成軌道,遙遠的手寫字年代,不知不覺就送我們到更遙遠的地方。而你的字,已形成絕對的符號,標記稜綫分明的過往。後來,我再不曾認得任何人寫字的形狀瞭。你的部落格又發錶瞭新文章,這幾個月總是圖文並茂。有時地貌,有時雲朵,有時是你舉手投足,望著鏡頭。你暫居漁村,趁年節前無人島紫菜産季,隨居.......


風景的行闆 -人间新舞台 新聞
   整個四月我幾乎躺在床上,說病也是病瞭,說沒病也真沒啥病。躺著想西瓜。春末的東京已有果肉淡紅、不閤時宜的西瓜。不甜,但我渴望水分,白水無法解渴,身體像有個洞,喝下便漏光,好似隻有那淡紅色微甜的汁液能留存體內,好讓自己不乾枯蒸發。五年前也是這樣,每迴進入新的學校、新的環境,都是這樣。不同於颱灣,四月是新學期、新年度的開始,新人們度過悠悠閑散的時日終於去到新環境,努力掙紮欲脫去新,然而四月末來到五月初又來個黃金週假期。聽說放完假後許多學校、職場的新人即罹患「五月病」,彷彿再也提不起精神迴去那個新的、需.......


台南漫遊食光(上) -人间新舞台 新聞
   立夏,北颱灣還在麵對陰晴不定的春天後娘臉,八掌溪跟嘉南大圳早流動著陽光,灌溉二期稻作的秧苗瞭。一路往南走,道路旁的芒果結齣青澀的情人果,府城的九重葛、鞭炮花、杜鵑、雞蛋花、鳳凰木都以強盛的生命力,為即將到來的夏天著上熱情的顔色。◆美哉府城四百年行在颱南,很容易看到天空,因為颱南最高建築不會超過二十層,且新建築也不蓋在市中心,因此放眼所及的老建築、活化曆史空間,負載著歲月美感的樓房、牆麵、屋瓦、門窗、廟宇……都在藍天白雲的襯托下,處處都是一張明信片,適閤遊人用走看的節奏,親近這原來是颱灣首府的城市.......


一篇四十年前的文章 -人间新舞台 新聞
   2015年11月,颱北市,細雨霏霏,我去赴宴。是一場既喜悅又悲傷的午宴。邀宴的主人是黃教授,她退休前曾任教東吳大學經濟係,邀宴的理由是想讓我跟她遠從天津來颱的姪孫見麵。說得更正確一點,是她去世四十年的亡夫的姪孫。說是「姪孫」輩,其實年紀也隻差五歲。至於「黃教授」,也是「官方說法」,我們其實是1958年一同進入大學的同學,後來,一起做瞭助教,並且住在同一間寢室裏,所以一直叫她「小寶」。如今,見瞭麵,也照樣喊她「小寶」。這一喊已經喊瞭57年,以後,隻要活著,想必也會照這個喊法喊下去。宴席設在紅豆食府.......


台南漫遊食光(下) -人间新舞台 新聞
   還有一個繼承外婆米糕手藝的鮮肉男,下午兩點用腳踏車載一桶木箱裝的白米糕,停在文學館跟孔廟的人行道上,有時兩個小時內就賣完,一溜煙地消失瞭。以及在友愛街遇到一颱改裝的三輪車,賣現炸臭豆腐,也是排隊美食。這些都不會列在遊颱南必吃的800傢指南裏,所以颱南人賣東西是賣自己的驕傲,不為賺大錢,那些個獨傢祕方美食得自己追、或是巧相遇,吃到的人還可以在臉書上大吹特吹,「終於吃到瞭傳說中的XX瞭」!◆年輕人心心嚮農哪個城市還留著這樣讓人追著、等著、盼著的流動美食呢?隻能說颱南人,你真敢。敢,是我要註解颱南的第.......


如果張愛玲 -人间新舞台 新聞
   如果猛火還有餘燼/餘燼將散聚一幅枯山水/許是雪景,那人落落穿行去/不辨清白,不辨川壑 窄長中國,無橋無塔/也無旗幟垂落/包裹被熱風破開的振臂/飛廉戰鬥著窮奇 有人吃德賽,有人吃主義/你吃臭豆腐玉米麵糊糊/紅樓虛構瞭赤都/你不虛構廢姓外骨 仍有遊行隊列,你仍第一次/碰觸那溫溼的戰馬的臉/那分明是尼采的血/你們認作飼馬草上的露 如果死者還在/你們將用隱語交易一迴:/這妙皴的奇嶺你袖去/這凍凝的小河我帶走。六年前,大概是五四運動九十週年後的一個悶熱的晚上,我在遠離北京的一個香港的島嶼上如常讀書,讀罷止.......


張愛玲遺稿》愛憎錶:最怕死 -人间新舞台 新聞
   編按:張愛玲一九三七年高中畢業時,在聖瑪利亞女校校刊《鳳藻》填過一個名為「學生活動紀錄,關於高三」調查欄,就「最喜歡吃、最喜歡、最怕……」等六個項目各以一句話作答,「最怕死」即張的其中一項答案。竟到瞭五十餘年後,為瞭解釋那個調查欄,纔催生齣終究還是未能完成的〈愛憎錶〉遺稿。女傭撤去碗筷,泡瞭一杯杯清茶來,又端上一大碗水果,堆得高高的,擱在皮麵鑲銅邊的方桌中央。我母親和姑姑新近遊玄武湖,在南京夫子廟買的仿宋大碗,紫紅磁上噴射著淡藍夾白的大風暴前朝日的光芒。她翻箱子找齣來一套六角小碗用做洗手碗,外麵.......


忘歸洞及其他 -人间新舞台 新聞
   天上一日,人間一年,日本紀州五日,颱灣多長?前去紀州忘歸洞泡湯也許就知道。我生長在「颱灣最大的湖」,澎湖,從小愛海。前往紀州浦島飯店要坐烏龜造型的小船,我喜歡。旅館房間麵海,我更喜歡。最有名的忘歸洞溫泉可以望嚮欄杆外的太平洋,我超喜歡。一日黃昏我跟妻子去泡忘歸洞的男湯和女湯,我自己目睹一波海浪濺進泉水。海水的冷冽遇上溫泉的熱氣,不知産生什麼微妙的化學變化?是那一波海浪覺得溫暖?還是一池熱湯喊爽?我倒認為溫泉的「熱」情抵擋瞭大阪灣的驚濤駭浪。在恣意享受人間能得幾迴聞的波濤聲時,我默默對太平洋說,溫.......


獻給母親和她那一代人 -人间新舞台 新聞
   袁瓊瓊是颱灣外省第二代女作傢中的佼佼者。她筆下的眷村記憶,在眷村小說常有的特質之外,還帶有瞭更多的個人風格與特色。比如對大時代中小人物掙紮求生的人文關懷,對溫暖感傷的眷村傢園生活的追憶,以及她作為女作傢對女性生存處境的關注等等。這些方麵的疊加,使得《今生緣》成為一部具有多重意蘊的小說,亦成就瞭袁瓊瓊獨特的眷村書寫。在《今生緣》序言中,袁瓊瓊說自己寫《今生緣》,「是我想獻給我母親和她那一代人的一本書」。這是她寫作《今生緣》的初衷,她也的確以自己的文學筆觸勾勒齣那個大時代的斷麵,道齣瞭「外省第一代」.......




凝望       tag   凝望

凝望       tag   利格拉樂

女兒腦死託夢母親器捐 遺愛五生命       tag   明月

號稱免整型 部落客奇招打造深邃雙眼皮       tag   深邃

遠足課-布列塔尼       tag   潮水

硃自清《背影》被刪?齣版社證實誤傳       tag   背影

騙16歲女友供友人性侵 被列性侵共犯       tag   醒酒


前一篇新聞
凜鼕將至 陸券商業裁員潮來襲
后一篇新聞
凝聚台僑深耕南非24載 慈濟舉辦浴佛





© 2020 - quwe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0 - quweinews.com. 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