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新闻网 logo


3C COOKY卡提诺厨房 Cosplay MLB MiiR素人发掘(锁) NBA YAYI时尚探险 fun 旅行 《旺到报》 《旺来报》 一瞬间 三少四壮集 世足专区-世足新闻 世足专区-精华赛事 世足专区-精彩图片 世足专区-精选节目 两性 中天 中天新闻 中天梦想驿站 中视 为所欲为 主播姊姊说故事 主播带你吃 主播带你玩 主播念诗选 乐活 产业 产业新闻 产业财经 产业.科技 人间新舞台 企业经营 休闲 体育 健康 免费软体区(锁) 全球 全球财经 兴趣 其他 其他夯节目 军事 刑案 创作 动漫 动漫有的没的 区域情报-其他 区域情报-台中 区域情报-台北 区域情报-台南 区域情报-新北 区域情报-新竹 区域情报-桃园 区域情报-高雄 医聊+ 医药健康 华人星光 卡币活动区(锁) 卡提诺运动爆报(锁) 即时 历史 台东县 台中市 台北市 台南云嘉 台南市 台青在广州 名人 名家 名家讲 名家随笔 听新闻 周刊王精选 品酒客 哈烧日韩 啵滋真心话 嘉义县 国际 国际大事 国际视野 国际(锁) 图辑 地方 地方万象 地方新闻 大事小事 头条 女性 好书 好康 好康放送 好读 娱乐 娱乐新闻 子璇教英文 宅男爱女神 宝岛 宝贝.晚安 宠物 小文子会客室 小说创作 小说讨论 居家 居家生活 屏东县 工商社论 建案开箱-其他 建案开箱-台中 建案开箱-台北 建案开箱-台南 建案开箱-新北 建案开箱-新竹 建案开箱-桃园 建案开箱-高雄 彰化县 影音 影音专区 征才搜 征文 性感娇点 意外 感情 戏剧 成人娱乐中心 战史 战略 房产达人 房市新讯 投资理财 搜奇 搞什么玩 摄界 政治 政论新讯 教育文化 整点即时报 文化 文化新闻 文教 文茜世界财经周报 文茜的世界周报 新创意 新北市 新奇 新消息 新生代 新知 新闻听尉迟 新闻稿 旅游 旅游分享 旅游情报 无色觉醒 日常 日韩 时事 时事讨论(锁) 时周精选 时尚 时尚娱乐 时尚消费 时报文学奖 时来运转 明星 星光 星奇 星座 暖闻 有Bear来 有趣 服务中心 未分类 机车情报-主题企划 机车情报-优惠快讯 机车情报-改装频道 机车情报-机车新闻 机车情报-机车评测 杂志 柜买市场 校花草 桃园市 桃园竹苗 棒球 正妹 汽机车 汽车情报-主题企划 汽车情报-优惠快讯 汽车情报-改装频道 汽车情报-新车试驾 汽车情报-汽车新闻 法庭中心 法律快狠准 洋葱文 活动专区 海军 海纳百川 消费 消费情报 深度 温馨 游戏 游戏分享 游戏情报攻略 潮流 潮流生活 澎湖县 火线话题 爆料公堂 爱动 版务小组招募 特辑 狂妹子 狂新闻 玩具 现场 理财 生活 生活娱乐 生活新闻 生活点滴(锁) 生肖 电影 电影专区 电玩娱乐 男女 直播 看展 看看上海 知识 社会 社会新闻 科技 站务公告 篮球 篮球讨论(锁) 精采人物 经典 经验谈 综合 综艺 网球 网路投票分析 美妆 美食 美食讨论 聊新事 职场 股市 艺文副刊 芒果讲习所 花莲县 苗栗县 英雄榜 萌宠 行动装置 表特 西斯 观点 视评 解盘 证券 证券.权证 诗选 话题 话题观察 财经 财经热线 财经焦点 财经科技 财经要闻 趋势 趣味 足球 运动 运动天地 运势 连载 追星 道听图说(锁) 金融 金融.税务 金门县 钱潮 铁血 闲聊 陆军 陆港股市 青年 青年YA生活 非听Book 靠北 音乐 风格 风水 飨食客 饮食男女(锁) 驻站集合区 高尔夫 高雄屏东澎 高雄市 魔都眼

凝望



凝望


发表日期 2016-06-07T15:30:50+08:00


     跨出了贵族属地的部落范围,穿过数年前部落族人当选乡长时,所回馈的千万造价石板牌楼,就正式进入沿山公路的支线,据vuvu说,从这里开始,就脱离了祖灵庇佑的眼睛,生、恶、邪灵等都会在此晃荡,不受圣灵与巫术的约束,入夜之后,千万别在这条其实是部落的联外道路上多做停留,否则,一不小心就会遭遇奇特之事,或是见着鬼魅异象,小则身体不适,大至必须请来舞拎安(巫婆)占卜施巫,端看遇见的是哪一种灵类?

     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时候听过vuvu提及那位坐在红色巨石上的老人,一个对家人念念不忘、割舍不下的老人家,为了想要天天看见从外地或工作、或读书返家的子孙,又因为自己已经离世、灵魂不得在部落境内停留,他只得守候在贵族属地范围外、部落族人进出都得经过的道路上,凝望着远方,就为看一眼心中的牵绊,也因为太专心守候了,所以常常遗忘将自己隐身,吓坏了不少部落族人;vuvu们也常用这个故事吓唬年幼的孩子,叮嘱着千万不能随意脱离祖灵的视线,红色巨石上的老人就是跨出部落第一个会遭遇的生灵,他虽不会伤人,但毕竟生死殊途,不得交会。

     偶尔回部落,我会刻意在红色巨石前稍作停留,尽管心中畏惧,但仍对这位深情的老人家充满好奇,那是一种诡异的吸引力,人,总是对于未知的事物充满想像,我既期待却也同时害怕,不知道究竟会看到怎样的一种形象?为此我曾经缠着vuvu,想知道这样不带恶意的灵体会是何种样貌,vuvu却总是嚼着槟榔,露出红红的牙齿对我笑着说:「遇到妳就知道了!」但数十年过去了,小女孩变成了中年妇人,红嘴巴的vuvu老到连这个故事都遗忘了,却从未遇见。

     而那日,我再度听到恋恋不舍离去的生灵之事,竟是发生在自己母亲的身上。

     利格拉乐家的男人

     自从父亲过世后,母亲带着最小的妹妹回到岛屿南方,重新学习并适应部落生活,那之后母亲交往过两位男友,各维持了十数年的时间,我和妹妹们都称唿母亲的男友「叔叔」;第一位叔叔和母亲分手的原因我并不清楚,只知道在夏日的某天下午,男人收拾了简单的家当便远离了,母亲没有伤心太久,但仍能感受到她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生活步调,偶尔,我会在深夜里听见从房间里传出的呜咽声,极其轻微却绵长,彷似某种动物躲在闇黑洞穴中舔舐伤口的泣鸣。

     约莫过了几年,母亲透过电话,淡淡地提及了新交往的男友,似乎只是告知,并无太多的介绍和说明,有种特殊的氛围竟让我有些不明白,「外人」究竟是我?还是这个在母亲生命晚年出现的男人?

     母亲重新返回部落的过程很辛苦,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尽管先后交往过两个男友,他们也都不具原住民的身分,她依然选择住在自己出生的家屋里,表面上的说法是为了照顾年迈的vuvu,事实上,我们都清楚她不肯也不愿再次远离这个曾经远离过的地方;倒是母亲的前后任男友很谅解她的坚持,反而迁住到部落里,成为了利格拉乐家的男人。

     五、六年前,叔叔频繁进出医院,经诊断罹患糖尿病,那段时间,其实母亲自己的身体也不好,加上年迈的vuvu,我和妹妹常常因为午夜的一通电话而疲于奔命;或许女人的生命韧性真的比较坚强,母亲和vuvu的病情先后慢慢稳定,倒是叔叔就此一蹶不振,后来才知道,原来他迷信南部地下电台来路不明的成药,偷偷瞒着家人服用,滥信广告的结果,终究导致他从手指截肢、脚趾截肢到併发败血症,最后几年的生命迹象是呈现昏迷指数三的植物人状态。

     母亲虽然气愤,却也只能望着病床上失去意识的男人落泪,这三年间,医院发出了多达五次的病危通知,怪异的是,每回总在半夜时;第一次,我人在隆冬的北部城市里,母亲电话中哭哭啼啼地只重复着一句话:「快回来!再不回来就来不及了。」我在惊醒的午夜里瞪视着电话左右为难,这男人毕竟与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心疼的是在电话那端惊惶失措的女人。

     奔赴岛屿南北两端

     匆匆忙忙地赶上第一班早发的高铁,我得从岛屿的北端奔赴最南端,不为探视奄奄一息的病人,是为陪伴啜泣不止、像个孩子似的母亲;第二次又是夜半,这一回母亲虽然难掩鼻音,电话里还能将叔叔的清况描述一番,只要求天亮后能尽快返回南部一趟,也许需要协助处理后续的相关事宜,她需要有个可以讨论的对象,叹了一口气,对于这样明确的暗示,我顺从了母亲的期盼,再次搭上了快速的高铁,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在医院里。

     不过,这两次都没发生任何事,那些我们所以为的、预设的种种可能,全都不曾发生,叔叔回复他稳定的生命迹象,沉默地躺在那张白色的病床上沉沉眠着,巨大的身躯形成床的一部分,偶尔出现些反射性的动作,彷彿什么事都无法惊扰他。

     之后,日子也真的像是不曾发生过任何事一般,安静了好几个月,无痕无迹地让我几乎就要忘记这件事情;直到某一天的夜里电话响起,我睁着惺忪的双眼看着那上面显示的来电号码,熟悉得竟让我有些畏怯,半年多前那些记忆再度翻卷而来,电话铃声没有因为拒接而中断,反倒是一声比一声响得急促,按下接听键,我等着聆听话筒那方传来的讯息,母亲清朗朗的说着:「又发病危了!先别回来,真的怎样了再说。」彻头彻尾母亲没让我说一句话,决绝地便把电话切断了。

     除了目送只剩遗忘

     接着第四次、第五次的病危通知,陆续在三个月内发生,每回的电话变成只是一种告知,告知死亡尚未真正的到来,告知等待的状态仍将继续下去。只是,母亲面对死亡的态度,已从惊惶转变成为阔然;然后,便是死亡来访了。

     妹妹来电时,叔叔的遗体已经送入殡仪馆,而且即将在最短的时间内火化、入庙,母亲的意思是,作为晚辈,希望我们姊妹能到叔叔的灵前上炷香,其他的就全都交由叔叔的子女安排,叔叔毕竟是非原住民,他们有其依循的台湾省民间惯习,虽然和母亲同居多年,但没有实质上的婚姻关系,他的子女们仍然有最终决定权。

     微凉的清晨,我与妹妹抵达极为偏僻、甫完工的殡仪馆,正遇上叔叔的子女将他从冷冻柜取出解冻,预备隔日一早火化,已经着装蓝色寿衣的遗体坚硬如石,众人七手八脚地有些失措,我和妹妹非家属的身分在一旁显得尴尬,只得速速退离现场在外等候,「都已经这么硬了,一人抬头一人抬脚,就出来了!」妹妹是资深看护,在医院见多了生离死别,淡淡地几句话简单俐落,却让人听来胆战。

     火化、捡骨、入庙、做七,后来的一连串仪式与我们没有太直接的关联,仅出席致意而已,倒是母亲每回都只能站在场外远远看着,依照台湾省的民间习俗,她不具未亡人身分,名不正言不顺的哪种场合都不方便现身,陪伴了十数年的枕边人离世,她能做的除了目送,就剩下了遗忘。

     叔叔头七那日,母亲依照部落传统,在家屋前杀猪分赠回礼,感谢期间到过家里来致哀的族人,那画面竟有些奇异,没有灵堂、没有遗照、也没有着丧服的家人,母亲只是在家屋院子里和族人闲话家常,聊叔叔生前的言行举止、谈他的笑话糗事、说着他的火爆脾气、笑他的爱猫僻好,彷彿这人并未远去,只是暂时离席,又彷彿是这人已经远去,在做遗忘前的最后悼念。

     生灵于部落里徘徊

     黄昏来临,族人们来来去去已经好几波了,我和妹妹收拾着散置前院的垃圾,预备晚餐后再度出现的人群,母亲失神地倚靠在柱子上,看起来疲累极了,她指着前院的一堵矮墙,说平日这个时候叔叔总爱坐在那儿,或是和经过的族人聊扯几句,或是看着vuvu费力剖着槟榔,又或是什么都不做只是发呆望着大武山,等候着母亲做好晚餐唿唤他入屋用餐;现在,那堵墙上只剩下一杯遥敬他的米酒。

     悲伤的情绪还来不及蔓延,居住在附近的一位老人家匆匆拄着拐杖走来,「穆莉淡,去请舞拎安,妳家那个男人每天坐在这儿,已经惊吓我好几天了!」语音未落,老人家就不见了身影;这句话棒喝了在场的所有人,离世的人,生灵是不能停留在部落内的,除非受到舞拎安的召唤,否则,家人将会遭遇不幸。

     母亲在亲友的协助下,立刻找来了邻近部落的舞拎安,当天夜里就举行了送灵除秽的仪式,我们都不理解,叔叔生前已住院了五年,遗体也未送回部落,所有的往生仪式均不曾在家屋里进行,何以他的生灵仍在部落里徘徊?

     舞拎安在仪式告一段落后,抹去额头上的汗珠,接过母亲送上的槟榔后才缓缓说着:「这是人生前的习惯,他有一部分的魂魄留在这儿,应该是有什么割舍不下吧?我刚刚送他走的时候,他还频频回头呢!」舞拎安嘘了一口气,对着空中挥了挥手,碎碎唸着:走吧!走吧!别停留了。

     一阵风扬起,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离去了。

     (人间)




大大还在思念你老爸吗??
看得我都要哭了....

原帖由 pohung 于 2005-10-8 07:10 AM 发表
< 凝望 >

越来越近的是远远系挂的明月

比明月更近的,更近的

是港外翻白的潮水

越来越近的是随船翻白的潮水

比潮水更近的,更近的

是潮月带来的伤悲

饮一壶吹凉的秋风,赏一段记忆的组 ...


亦若亲情若友情,更若飘荡伊人心,
渐渐的渐渐的渐渐的,
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
更近的更近的更近的,
更远的更远的更远的。

当爱存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当爱远哩,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不是当事人,感觉没有那么准,
只能静静的猜想,这是对亲人的想念,
又或者,是对错过的爱人的失念,

如今撇开情爱不再谈,
近水楼台本可先得月,
却至如今仅存凝望眼,
悲兮悲兮何苦哀戚焉?

by zanpiaui 2005 1009 0916pm


tag 凝望 利格拉乐 明月 深邃 潮水 背影 醒酒
本文链接

相关 人间新舞台 新闻

启蒙是种回忆
如果没有颜龙──一代妖姬白光传奇外一章
就怕不咸不甜
悲与喜
发光者的沉默
眷村忆往
纸船
那时,此刻
锅烧乌龙面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 第三辑2之1-我的劫数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三辑2之2-城市边缘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四辑2之1- 时间的标本
关于写作,我想说的是……第四辑2之2-海水有字
风景的行板
台南漫游食光(上)
一篇四十年前的文章
台南漫游食光(下)
如果张爱玲
张爱玲遗稿》爱憎表:最怕死
忘归洞及其他
献给母亲和她那一代人


凝望       tag   凝望

凝望       tag   利格拉乐

女儿脑死託梦母亲器捐 遗爱五生命       tag   明月

号称免整型 部落客奇招打造深邃双眼皮       tag   深邃

远足课-布列塔尼       tag   潮水

朱自清《背影》被删?出版社证实误传       tag   背影

骗16岁女友供友人性侵 被列性侵共犯       tag   醒酒


前一篇新闻
凛冬将至 陆券商业裁员潮来袭
后一篇新闻
凝聚台侨深耕南非24载 慈济举办浴佛





© 2020 - quwe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0 - quweinews.com.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