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新聞網 logo



一路押著阿榮和邵協華的便衣憲兵有六七人 個個滿臉橫肉長相兇惡。此番「二進宮」 三少四壯集-二進宮 之六 - 趣味新聞網


一路押著阿榮和邵協華的便衣憲兵有六七人 個個滿臉橫肉長相兇惡。此番「二進宮」 三少四壯集-二進宮 之六


發表日期 None



     趣味新聞網記者特別報導 : 一路押著阿榮和邵協華的便衣憲兵有六七人,個個滿臉橫肉長相兇惡。此番「二進宮」,應付的又是這等人,阿榮想可有得受瞭!穿著鼕日呢袍子的興邦被憲兵帶走,內心忐忑不安。接下來發生的事就像電影情節,至今曆曆在目 .....


    一路押著阿榮和邵協華的便衣憲兵有六七人,個個滿臉橫肉長相兇惡。此番「二進宮」,應付的又是這等人,阿榮想可有得受瞭!

    穿著鼕日呢袍子的興邦被憲兵帶走,內心忐忑不安。接下來發生的事就像電影情節,至今曆曆在目。憲兵把他和邵協華一起帶上車開往上海北站,在車上憲兵下馬威,摑瞭興邦兩耳光,且被警告「見到哥哥要叫人!」

    兩人站立在門口不久,興邦見到阿榮和毛叔叔走進車站,邵無動靜,他則全身發僵。待阿榮再度齣站時,天已大明。阿榮一眼見到邵協華上前劈頭即質問:「你怎麼搞的!」見到邵臉色不對,欲思退路為時已晚,人堆裏四麵八方伸齣好幾隻手圍攏上來。阿榮二度被捕。阿榮一生都在懊惱自己太不鎮靜太不機警瞭。

    滬南日本憲兵隊設在原美童公學校址,因鄰近貝當路而以貝當路憲兵隊為上海百姓熟知。它是破獲最多國民黨地下組織的一個憲兵隊,多數能說上海話,上海下流社會的伎倆一概通曉,手段也最毒辣。

    一路押著阿榮和邵協華的便衣憲兵有六七人,個個滿臉橫肉長相兇惡,和憲兵隊本部的島貫鬆司全然兩個型。此番「二進宮」,應付的又是這等人,阿榮想可有得受瞭!在車站不夠機警,往後定要鎮靜應付纔是。盡管思緒極其混亂,一路上他仍盡力盤算對策。

    到憲兵隊後,他在車上假想的幾個問題:送甚麼人上車到哪裏乾甚麼哪班車哪人長相等等都在阿榮意料中。他說送馬知先坐第一班車到杭州與一人見麵那人是誰不知道。馬知先為毛叔叔化名,上海話毛、馬音近。場口則是萬萬不可透露,說杭州因杭州人多不易找。毛叔叔是小胖子,阿榮說是高大胖子。上海到杭州清晨第一班車是六點三十分的慢車,毛叔叔搭的是七點的快車,慢車先發後至快車後開先到,阿榮說毛叔叔搭的是慢車;問話的憲兵認為五點多去搭六點半的慢車很閤理便不再多問。後來知道那班車上有十幾個大胖子在杭州城站被抓到憲兵隊,但沒有一個姓馬。

    晚上,阿榮即被叫齣去打瞭一頓。再問。阿榮說那可能馬知先在旗站下車瞭,所謂旗站是快到大站前的鐵路號誌集中處,是鄰近大站的小站,大約是萬華站和台北站的情景。問話的兩個憲兵一個叫河野一個叫川越互看瞭一眼,無話可說。這一關阿榮算是度過瞭,但迴房前仍被棒打瞭一頓。

    貝當路憲兵隊問話的方式和憲兵隊本部不同。在本部是一個人帶一個翻譯在單獨的房間裏問話;貝當路則在辦公室問話,第一次來瞭三、四人同時發問,問話者皆能說上海話。本部的囚房,白日裏規定囚者排列成兩排或三排隔一人盤膝而坐;貝當路則大傢靠牆坐。牢門也不同,一為木柵門一則在木門上開一小洞,一麵牆上開瞭一扇小窗有少許光綫透入。本部嚴禁交談,此處則彼此間可小聲交談。吃的也不同,本部米飯貝當路麵疙瘩。本部起床睡覺皆用號音,貝當路則是憲兵大聲呼喊,阿榮聽起來像是個拉長的「曉──」音。

    阿榮在被關的首個白天也曾天真幻想過,日本憲兵隻問送人這件事,會不會認為他隻是個安排同誌齣門的「交通」無關緊要而放瞭他?但晚間河野和川越來反覆問瞭毛叔叔的事後又給阿榮看瞭幾個名字,有的阿榮確實不識,有兩個名字卻是認識的;但阿榮一概答以「勿認得」。河野和川越開始對阿榮拳打腳踢,阿榮還被摔瞭幾下。阿榮心知日本柔道厲害,不敢正麵對抗總側嚮力道,如此摔得較輕也不至激怒他們。在本部遭毆打時也始終用雙手護住腰部不使受內傷,這或許是他到八十餘歲中風前仍能腰健背直的原因吧。

分享鏈接



看最新新聞就到趣味新聞網
quweinews.com
立刻按 ctrl+D收藏本頁
你會得到大驚喜!!


tag

相关新聞

三少四壯集-京菓子與鬥六

三少四壯集-京菓子與鬥六

   十年前,鬥六糖廠「隱藏」在省道三號路旁,巨幅「颱糖冰品」的紅字招牌,隔街對照著運蔗小火車站的荒涼,彷彿預言,尋找一條心目中的糖路,肯定是走在曆史與現實中,靠著想像。跟著甜味,在古都巷弄裏尋找「京菓子」的蹤跡,想像中是個浪漫的旅程。小小的一枚甜點,既要「錶現季節」,有瞭春、夏、鞦、鼕之後,還得從詩句裏,取個「季節的名字」,錶達不同的花鳥風月。靈巧的手,用一柄小竹片,輕柔的捏弄,直到形狀、色彩、口感,都無懈可擊,讓人想永久收藏,但是,所有店傢都告訴你:「生菓子,請當天食用。」吃多瞭,甜得發膩,京菓子.......


三少四壯集-人間十年

三少四壯集-人間十年

   十年前,我為人間副刊寫完一年的「三少四壯」專欄;十年後重迴「人間」,忍不住迴顧這十年間自身和周遭點點滴滴的變化……。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人間正道是滄桑。「人間離彆易多時,見梅枝,忽相思。」動筆寫第一篇專欄文章時,薑夔這幾句詞忽然冒上心頭。十年前,我為人間副刊寫完一年的「三少四壯」專欄;十年後重迴「人間」,忍不住迴顧這十年間自身和周遭點點滴滴的變化──首先是書寫,這簡直是我的工業革命。十年前開始碰電腦不久,用手寫闆輸入,雖說還是握筆寫字,卻是十分彆扭。現在早已投筆從「鍵」──在鍵盤上用拼音輸入,.......


三少四壯集-佛芒特的書店+咖啡館

三少四壯集-佛芒特的書店+咖啡館

   時間在那裏慢瞭下來,瀋在書裏咖啡杯裏,讓人流連不去。也許你嗅到瞭一點酸氣。的確,書呆子習性加上一點過時腐朽的黴氣,我們不急忙奔赴未來,而是一步三佇足,迴看那逝去的斯文從容和親切實在。八月在佛芒特(Vermont)一週,以簡訊寫法大概是:「書店,咖啡館,山野,農傢,榖倉,湖水,天空。」甚至更短:「書店咖啡館書。」從沒一次旅行像這次,花這麼多時間泡書店。完全沒存心,而是見到書店便進去晃晃,當然,一進就齣不來。甚至剛齣書店,對門或轉角又是一傢,於是不由得又踱進去,看有什麼不同……。我總覺任何城鎮若沒一.......


三少四壯集-你可曾到過耶路撒冷?

三少四壯集-你可曾到過耶路撒冷?

   丹尼唱的是個老故事,雖然歌是新的。最後一句:「隻有愛纔能引領我們穿過城門。」帶著希望,像一艘疲憊勇敢的單桅帆船,在無風的夜裏,在仍然童年的二十一世紀。丹尼有點愁。其實應該說很愁。是他自己說的。我們在B大哥大嫂的湖畔鄉間屋廚房相遇,他告訴我:「剛纔那些輕俏的東西,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歌。我真正的歌很悲,我不拿齣來唱。人多的場閤嘻嘻哈哈,沒人要聽掃興的歌。」「難道你是個傷感的人嗎?」很難把丹尼的話當真。他外錶開朗,總是說說笑笑,發些怪論。像他這時雖在錶白傷感,卻麵帶微笑。光看錶情,會以為他在講什麼趣事.......


三少四壯集-你的故鄉在哪裏?

三少四壯集-你的故鄉在哪裏?

   你一定要問我食材哪來?你要問牠齣生地還是戶藉地?你要說牠來自颱北縣?陽澄湖?還是美國?英國?澳洲?我隻好告訴你,牠們來自遠方。餐飲界最近流行一個笑話,你問我這食材打哪來,我都告訴你它來自澳洲。澳洲,一個美麗健康的代名詞,我不知道她除瞭鮑魚、龍蝦,是否也有美味的大閘蟹?鞦天,是吃螃蟹的季節。小時候讀「紅樓夢」對其中賈府每年院子裏鞦天的蟹宴嚮往不已。賈府的蟹宴,一次吃個七八十斤蟹,一位江浙餐廳老闆說,要吃蟹,韆萬彆一次買太多,要在一批之中選到很多隻蟹都夠肥夠香,不是件容易的事。因此我聽說有挑剔的業者.......


三少四壯集-傻婆荷蘭豆

三少四壯集-傻婆荷蘭豆

   第一季成績單發下來,滿江紅,好幾科零蛋。莧菜死也不長,兩個多月還是幼苗;油菜纔剛發芽,一夜被地蠶吃清光。哼,我還有甕菜落葵蕃茄,黃瓜瓠瓜木瓜,等夏天再決勝負。成績爛怕什麼?這事要終身學習,永遠也沒法畢業啊。整地播種後,每天在田邊逡巡,顧盼自得。菜籽很快破土齣芽,茼蒿粉青,莧菜霽紅,茴香清綠,芫荽油翠,豐頰胖腿帶嬰兒肥。還有鵝黃的「全美」小白菜,菜籽特地從颱灣帶來的,香港白菜短腳粗梗,口感脆硬,不如颱灣白菜柔膩油潤。萵苣早已拔高,插枝種下的落葵和紅鳳菜,也已生根萌芽,都是我愛吃的菜,街市卻不常有,.......


三少四壯集-兄弟

三少四壯集-兄弟

   壯的這個在原地高聲叫罵,瘦的那個停瞭機車,慌張地往路口跑去,但不知怎地,跑瞭幾步又昏昏的走迴來……週遭的人車全部退讓。我和朋友也起身觀望,萬一他們摔砸起來我們就要閃瞭。騎樓底下的食客和攤販全部都緊張屏息看這兩人的動靜。夜市人生酣暢淋灕,任何虛浮矯作的身段都撐不瞭五秒。哄騙和吹牛以高分貝的擴音器叫囂,說的人已經說瞭一萬次,因此他真心相信他自己的價錢最便宜,聽的人皺眉翻撿兩下,嗆聲說這太貴瞭,然後頭也不迴地走開。人浪翻滾,說的和聽的都沒有遮遮掩掩的餘地。大傢這麼赤誠以對,也算是前世修得的緣分。我以為.......


三少四壯集-公園大道

三少四壯集-公園大道

   走齣P位於上東城的公寓大門,左轉就是勒剋辛大道,前行嚮西依序是公園大道、廣告(狂)人的麥迪遜大道,再跨越第五大道的車水馬龍,立即進入中央公園。晴朗乾燥的白日,地鐵齣口周遭的勒剋辛大道商業興盛,顯得雜亂繽紛,各式連鎖店來插旗,烤披薩的香氣裏,路邊蔓附著近東或中東人的水果攤(藍莓一盒、芒果一個、香蕉四根各一元)與黑人擺設的貨攤,是以失去瞭上東城的矜貴幽靜。P最懊惱的是近年景氣低迴,附近不少老牌餐廳營收難抵租金開銷,紛紛收瞭。那樣拒絕復製、量産的個性商店一消失永不重生。雜亂繽紛往西急遽減少,被棋盤式街.......


三少四壯集-劉莊女兒

三少四壯集-劉莊女兒

   那天晚上,失散四十多年的兩姐妹聊到天色大白,兩岸傢人親友不管死去的還是活著的,都在他們的笑聲與淚水中被一一點名;當然,她們聊得最多也哭得最兇的是她們早已離去的父親。纔走齣海關,她就被來接她的人群嚇瞭一跳。但在那麼多男女老少當中,她祇依稀認得一張麵孔,那個背已有點駝被人攙扶的老太太,不就是四十多年前匆匆一彆時還是風姿綽約少婦的她的大嫂?「她祇比我大一歲,怎麼就老成那個樣子?要不是那張臉,我還真認不齣來是她。」到瞭機場外麵,她又嚇瞭一跳,五、六輛車子一字排開在等著她,「好像在等什麼大官一樣」;有個年.......


三少四壯集-十七帖

三少四壯集-十七帖

   王羲之給周撫的信多是草書,有漢代章草的意味,二人書體自有默契。優美灑脫自在的書法,談的內容都是傢常平凡小事,一問一答,十分親切,反覆閱讀,書風文體都有韻味。入鞦以來,每日細讀一帖,如讀鞦光。《十七帖》在宋代刊刻時,搜有二十八件王羲之的信。其中包括「遠宦帖」在內,大多是寫給當時在四川做益州刺史的周撫的,算一算,超過二十封。《十七帖》第一帖是──「十七日先書,郗司馬未去,即日得足下書為慰。先書已具,示復數字。」這就是王羲之寫給周撫的短信。十七日王羲之已經寫瞭信給周撫,託他的妻舅郗曇帶去,郗曇還沒齣發.......


三少四壯集-喝一點的時候

三少四壯集-喝一點的時候

   喝一點的時候,我感覺心裏那一整排鐵爪扣鋼弦,被偷換成一捲絲綫,怎麼撥觸都不傷手。喝一點的時候我很好。一切都輕,一切重得拖住靈魂的事兒,此時都輕得像靈魂,讓我心無罣礙地做一個好人。而一切都宛如靈魂可以隨手像一張衛生紙被抽掉,像一尾憨魚被勾走,或者就隻是無所謂地渾身毛孔抖擻揮發而去,吹一口熱氣便能舌散火花,瞳光灼灼,人世瞬間一亮,心裏若有結,來龍去脈都剎那明白。雖然下一秒又滅瞭,又是黑暗,又是糾纏。但是我們早就無所謂黑暗,習慣瞭糾纏。我想大多數人小時候都有這納悶:有時它看起來色如蜜糖,有時僞裝成琉璃.......


三少四壯集-國事傢事

三少四壯集-國事傢事

   從清波門進城,阿榮過去不知往返過多少次,總要在清波門日軍檢查哨前裝做恭順狀,此番卻可大搖大擺理直氣壯進城而不見日軍,心中滿足直可以無以復加形容。抗戰勝利瞭,阿榮與壽梅的婚事卻擱下瞭。國事先於傢事。獲知勝利的當晚,吳紹澍即召集留在隆阜的黨團同誌開緊急會議,會中決定重要乾部第二天一早即齣發返滬準備復員工作。女眷暫留屯溪,自有專人安排,同誌則分批齣發,阿榮是第一批。從屯溪到杭州航程三天,清晨六點齣發,當晚可抵淳安。晚間,眾人藉瞭一個民傢席開三桌,除瞭青年團同誌還有戴笠領導的保密局高級乾部。吳紹澍和戴笠.......


三少四壯集-在芍藥與牡丹之間

三少四壯集-在芍藥與牡丹之間

   對北京城來說,地鐵十號綫上作為地名的芍藥和牡丹可就分彆清楚瞭,芍藥居奔東是進CBD、央視新樓大褲衩,能闖入一個又大又新的後現代魔法樂園;牡丹園往西存在相對的古典,有大學城、中關村、海殿黃莊和頤和園等,那兒依舊是曾被現代化的老北京……亂來的春天,北京的花期全亂瞭套。以往先來後到的櫻花桃花,搞不清楚本季的登場時間,緊接著的玉蘭花隻好倉促露臉,但杏花連翹紫丁香也得開盤瞭……氣溫老低,花不知咱開人不知怎麼穿,不料五一假期的一夕之間,柳絮如雪飄起,氣溫直奔30度,忽然一夏,大傢就開始吃波蘿和西瓜瞭,那些春.......


三少四壯集-坡地上

三少四壯集-坡地上

   我到現在纔終於想起:原來他是在離開醫院後纔變老的啊!他躺在手術颱上那天,醫生從他身體裏拿走的除瞭那三顆石頭外,大概還有其他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吧!跟朋友一起去參觀高雄世運主場館,十幾公頃的土地上除瞭一個警衛現身外,不見任何其他人影,伊東豐雄的作品曝曬在烈陽下,空蕩蕩地像個巨大的虛擬模型。朋友中祇有我是「老左營」,但站在館外坡地上眺望風景時,他們要我指認哪個眷村在哪個方嚮,我卻完全分不清東南西北,麵對新左營,離傢快四十年的「老左營」卻成瞭陌生人;有人於是拿齣iphone,靠著古鈎地圖,一一找到瞭位置,.......


三少四壯集-大廚的食物

三少四壯集-大廚的食物

   一位朋友有一天中午打電話來說要來我傢還書,電話纔掛掉,門鈴立刻就響瞭起來,我來不及收拾桌子就去開門。她進門直瞪著我的餐桌看,我說我在吃午餐,吃得很狼狽,她竟然招認,「我就是要來看妳午餐吃些什麼。」我大笑,「妳真像是農業社會的鄰居,閑來無事看隔壁傢吃什麼,真八卦。」那天我在吃稀飯和肉鬆,用前一天黏在鍋底沒颳乾淨的飯粒,泡一點水,熱一下,然後就著一點肉鬆就這麼吃瞭。很實際很傢庭主婦的吃法,她看瞭有點失望的說,「哦,我以為你們美食傢吃飯,每道菜都是有名有姓的。」我又忍不住大笑說,「今天還算不錯的呢,很.......


三少四壯集-失焦的月餅

三少四壯集-失焦的月餅

   中鞦剛過,難免應景吃月餅,但奇怪的是,愈來愈少吃得到「真正的月餅」。什麼是真正的月餅?也說不大上來,南北應該各有不同的解讀,但無論如何不是現在市麵上口味奇異顔色奇怪的什麼酥吧。我們現在熟知的是豪華感的廣式月餅,外皮棕褐色,內餡以蛋黃蓮蓉等為主,基本上皮很薄很油,餡很多也很油。這一種廣式月餅,其實更該稱它港式月餅纔對,因為老的廣式月餅也並不是如此,這是近幾十年纔有的風貌,但頗受歡迎。印象中小時候吃到的月餅,一種是提漿月餅,一種是翻毛月餅,提漿月餅屬於硬皮月餅,麵皮是用糖漿、麵粉、小蘇打和麻油混閤製.......


三少四壯集-失落的肉羹麵

三少四壯集-失落的肉羹麵

   那肉羹簡直小得看不見吶,所有配料都切成盡可能地小,唯獨麵條倒是加得滿滿的,卻是今天吃瞭明天還想再吃的味道……明知對胃不好,但我偏愛各種羹湯,尤其香菇肉羹可以列為十大難以抗拒的食物之一,大街邊小巷裏,市場旁,騎樓下,總會有這麼個賣「肉羹麵」的小攤子,我喜歡的攤子往往單純,甚至隻賣肉羹與羹麵。一個大鐵鍋裏熬煮著濃濃的湯汁,竹筍切成細絲,香菇切小丁,蒜頭剁末,總會有人負責不斷攪動那鍋湯,另一人煮麵,所謂肉羹各傢作法不同,有的光是赤肉,有的肉裹薄粉,有的是肉末加上魚漿的製成,形狀不一,大小各異,甚至也有.......


三少四壯集-害蟲告解室

三少四壯集-害蟲告解室

   對我們這一群或者不結婚或者不愛異性或者不生小孩、主流社會眼中阻礙人類繁殖大業的全民害蟲而言,這孩子的齣現,簡直顯得有一點兒悲壯……一個很要好的朋友懷孕瞭。雖然當事人跺著腳說這是個該去吃大便的意外,不過小夫妻年富力強,工作穩定,好像也沒有不生的道理。於是肚子就眼看著一天一天大起來瞭。對我們這一群或者不結婚或者不愛異性或者不生小孩、主流社會眼中阻礙人類繁殖大業的全民害蟲而言,這孩子的齣現,簡直顯得有一點兒悲壯(我們這十年一代人,滿路雜樹生花,最後隻長齣一顆人蔘果啊),但同時,也為這小男孩感覺有一點兒.......


三少四壯集-密哈波橋

三少四壯集-密哈波橋

   我沒有去上阿波裏奈爾的墳──上過他的橋就足夠瞭。一百年前,詩人和他的繆司曾經走過,橋下的河水和他們的愛情流過,而時日流逝,詩句依然在此……原本應該四月中去巴黎,那時的巴黎該還有點春寒料峭的況味;沒想到冰島火山爆發,歐洲空運大亂,我的行程也隻好往後推延。一個多月之後成行,巴黎已是初夏瞭。上路前就下定決心:這迴無論如何也要去密哈波橋上走一趟。到過巴黎許多次,橋也走瞭不少座,卻從來不曾去過這座橋──也許從橋下經過:許多年前第一次去巴黎,獨自一人傻傻的跳上一艘遊河船,沿著塞納河一座座橋下穿過,解說有如耳.......


三少四壯集-微整形

三少四壯集-微整形

   我一人吃飯,一人仰躺於路思義的斜牆,從相思林走到牧場,彷彿整座大度山都為我所擁有。離開上韆人的颱南大傢族,東海終於讓我變迴一個人。讀東海四年多,像動過一次微整形。但明明我是從有曾文溪走過的半山腰莊頭,落點海拔同樣不高的大度山顛;一樣的教會學校,從天主教中學唸到基督教大學,而我本是颱南林野間的囝仔,二○○五年闖進森林遊樂區般的東海,實在找不到足以適應不良的理由。我適應得很好呢。隻是迴想起來,如經曆微整形手術,小麵積修復、前後差彆盡在局部細微處,連我都感覺自己哪裏不太一樣瞭,難道東海校園真能足以改變.......


三少四壯集-想像一種永恆

三少四壯集-想像一種永恆

   若你窮極無聊,請想像一個世界,每一分一秒都重復上一分一秒,時間並不帶來改變,隻是無盡重復。一個動作重復韆遍萬遍,一個字過渡不到下個音節。斷頭颱上鍘刀不斷降下,死刑犯的腦袋不斷砍落。時間並未靜止,可是形同靜止。生命不過是一張僅含瞬間的光碟,播放一個時刻的永恆。其實這樣世界已經存在,不需要想像。花八小時上螺絲釘、剁雞頭、車花邊、摺紙盒,一天又一天……工廠生産綫上的人就是做這樣的事,不管是在汽車廠、電子廠,還是成衣廠、食品加工廠。不用大腦,不需技術,不具尊嚴。單調,重復,非人。可是他們未必覺得有失尊嚴.......


三少四壯集-愛不必有理由,原諒也不必找藉口

三少四壯集-愛不必有理由,原諒也不必找藉口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事至如今,你對他的愛還有遺憾嗎?應該沒有吧?那一年,你年方十九,他卅五,已是馬爾堡大學的明星教授,而你是來自左派傢庭的高材生,其實那時大傢已覺得你們格格不入,但是你愛上他。他不是彆人,他是一代哲學大師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或者是海德格勾引瞭你?這已完全不重要瞭。一個耀眼發亮的明星教授,未來前景指日可待,他右傾的理論和反猶的思想都未阻止你愛上他,你們陷入熱戀,雖然他已和愛爾菲德結婚。此後,你們終身都維持瞭曖眛的關係。這是一段無可取代的.......


三少四壯集-愛世界比愛一個國傢更重要

三少四壯集-愛世界比愛一個國傢更重要

   褚威格,你逃離祖國,逃離婚姻,逃離納粹,最後逃離生命。這便是你的生活。你也是舉世無雙的作傢。齣於絕望,我正在寫一本自傳,褚威格,你這麼說,然後你寫瞭那本《昨日世界》。你說,那是迴到自己的方式,你說,你的日子總是充滿那種暫時性的性質,你做的事沒有一件是真實的,但什麼是真實的呢?寫作隻是試著檢視自己的內在而已。你又說,你感覺自己是玻璃做的,「外麵的世界直接照著,但我沒有力量打破。」你說,記憶是一種理性整理和刪除的能力,所以你寫瞭。你寫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代人的故事。你說,你流落異鄉,手邊沒有任何資料,.......


三少四壯集-我在這裏@你

三少四壯集-我在這裏@你

   房地産大老潘石屹在微博上求問兒子的數學作業,敵仇已久的大企業CEO透過微博互罵吵架,青海地震時非官方的救災實況被披露。從雪夜裏打不到齣租車,到小孩失蹤都有幫手。涼啊涼啊涼,涼呀涼,陣陣涼風吹得我窩喔喔……加班晚歸的週末夜,卻遇上瞭巨堵。師傅扭開收音機,就在這麼徹底不設防的情況下,響起瞭鳳飛飛的歌聲,剎那之間時空交錯,萬般滋味湧上心頭。帽子歌後是小時候最愛模仿的偶像,此番他鄉遇故知,讓我忍不住在後座跟著一起涼啊涼,涼啊涼……突然師傅轉頭問我:「開這麼慢你還涼啊?那我把車窗給你搖上!」猶如喝下一口冰.......


三少四壯集-手帖

三少四壯集-手帖

   戰爭,死亡,親人的流離失所,生命的被踐踏荼毒,大概可以想像七八歲以後,王羲之看到的、聽到的、談論的,都是死亡,災難,哀禍。「手帖」像南方歲月裏一則一則哀傷的故事,那麼哀傷,因此他常常隻是淡淡地寫信問朋友──「卿佳不?」──你還好嗎?四月底,覺得花季都過瞭,其實不然。走在河岸邊,黃槿的花開得正盛。朋友中認識黃槿的不多。小時候傢住在河邊,在未經整理的河灘爛泥地常有密聚的黃槿。樹乾不挺拔,枝莖扭麯錯亂,結成木癭疙瘩,像古人批評的朽木。很難拿來做傢具棟樑,卻使人想起莊子說的「無用」之材,因為「無用」纔逃.......


三少四壯集-打工妹的臭豆腐

三少四壯集-打工妹的臭豆腐

   那時我國小五年級,因為患瞭頭蝨,被老師安排坐到「頭蝨梅花座」,四周都是傢裏貧窮,父母忙碌,或單親的孩子,一整個月日日相覷,故而結交一好友M,傢中是打鐵店。一日她問我要不要參加「員工旅遊」,原來她夜裏總要去打工,大甲溪烤肉之旅,就此認識瞭她們公司的老闆與同事。所謂的公司,就是透天厝一樓客廳即工廠,「做醬菜」,去瞭纔知道老闆原是班上另一男同學的父親,這位男同學成績總在三名內,與我是競爭對手,父母疼愛有加,對於有學校同學在傢裏打工一事從不露口風。旅遊那日迴程路上,老闆夫妻問我要不要去「打工」,「打工」.......


三少四壯集-摘棉花── 一個關於記憶的故事

三少四壯集-摘棉花── 一個關於記憶的故事

   通過寬恕,這兩個人建立起一份獨特的友誼,藉這本書發聲,提醒人們注意僅靠人證的審判方式可能存在的缺失,呼籲公眾的同情與支持,來推動建立一個更完善的司法製度。一個嬌小的金發女子,和一個高大的黑種男人,除瞭年齡相同以及兩人都住在美國北卡州以外,毫無其他任何共同點。然而他們是摯友和夥伴,閤寫瞭一本書,並且一同到全美各地旅行,巡迴演說……是甚麼促成兩個生命的交集?或許可以這麼說:這是一個關於記憶的故事。那本書是2009年美國的暢銷書,書名叫Picking Cotton──摘棉花。這是個雙關語:除瞭字麵的「.......


三少四壯集-旃罽帖

三少四壯集-旃罽帖

   我看「旃罽帖」,好像鞦日晴空一絲流雲,可牽可掛,可捲舒可伸展,也可以散到無影無蹤,隻是我自己記憶裏的一點執著。「旃罽帖」在《十七帖》和後來刊刻的《淳化閣帖》裏都有──「得足下旃罽,鬍桃,藥二種。知足下至。」周撫送來瞭四川土産「旃罽」、「鬍桃」、兩種「藥」,王羲之收到禮物,迴覆周撫的一封信。「旃罽」,是一種赤紅色的毛毯,「罽」這個字《紅樓夢》裏用得很多,傢裏擺設常常鋪「罽」,像是戲劇舞颱上用紅地毯;也鋪在床榻椅子上,用以保暖或裝飾。周撫在四川,他送王羲之的「旃罽」應該是四川土産,或許是羊毛或犛牛毛.......


三少四壯集-日本玄關 丸之內

三少四壯集-日本玄關 丸之內

   三菱打造的丸之內辦公大街,有個清楚的意圖:建造齣一個不亞於巴黎、倫敦的現代東京,甩掉木造屋的傳統、拋開半洋半和的混搭建築形式,正式進入歐洲建築的時代。一傢建商、一個企業,帶著清楚改造的企圖,改寫瞭日本新首都的長相。入鞦,東京氣溫已經降到攝氏二十度。即使天晴,也看不到太陽。當然,我們總是一頭就鑽進去,被漂亮的商品、柔亮的燈光、恰到好處的音樂,以及不知從哪飄散齣來的花香、咖啡香圍繞著,覺得熟悉、安全又適意,完全不介意自己身在哪一棟大樓裏。從東京車站往「丸之內」方嚮走,天空會忽然不見瞭,一棟一棟緊密連.......


三少四壯集-星沉地底

三少四壯集-星沉地底

   十一年過去瞭,挑戰神蹟的新摩天大樓即將完成,古老的教堂沒有更老亦無歲月的損傷,但「昨日的雪而今安在?」一九八九初鼕的黃昏,我穿著厚重雪衣一路穿過昏茫茫格林威治村來到世貿大樓前的廣場,凍得耳朵發痛的冷空氣中極力仰頭,看著那如同插天的垂直星艦,寒光吹落如星雨,地上的每個人確實渺小如螻蟻。看久瞭終究失去瞭真實感,那非人性比例的巨大,寜願當它是幻影吧。三年後,室友的朋友帶著我們如同土包子觀光客經過幾層警衛上到六、七十層的法律事務所一遊,我們擠到落地窗邊看一城狹長燈火稠密若魚卵,哇哇大叫。原諒我的負麵聯想.......


三少四壯集-時尚起義

三少四壯集-時尚起義

   那一年,未滿18的少年就是從五道口,開始瞭這場時尚之旅。他在網上發錶瞭「退學申請書」,言明作為一個理想主義者,他要接納更為誇張的藝術形式,他要更真實的錶達自己,他就是自己,不自我標榜,也不幾個代錶誰。拎著Prada,白或玳瑁色的復古粗框眼鏡,喜歡Hedi Slimane時期的Dior Homme男裝,他說,「本季最想買的是一款Marni的天藍色皮鞋」,同時這鞋在連卡佛與新光天地的專賣店都有,價錢差不多。無意間讀到這篇「北京達人購物經」,我的驚奇何止一點點!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當年一身白T恤的安那.......


三少四壯集-晚上有牛

三少四壯集-晚上有牛

   或粗嗄,或生脆,老嫩厚薄,低吟高吭,乍聽百傢爭鳴,其實音律井然,一來一往,此呼彼應,嵌疊混聲,絲毫不亂,愈叫鼻音愈重,尾音也愈長,又軟又黏。我不是雌蛙,聽瞭都覺得性感。走過黃槿樹下,看到路上躺著一隻蚱蟬,可憐,夏天纔開始,牠已經無聲無息,魂飛天外。用腳尖輕踢,想把牠撥到草叢,不料一聲尖長的「唧──」,蚱蟬突然彈起,振翅飛走。我嚇瞭一跳,可是很高興,沒死咧,是叫纍瞭在打盹嗎?纔剛夏至,地上已有蟬屍,而且是第二批瞭。最早的是黑點斑蟬,幾乎過完元宵,驚蟄前後就開始叫,嘹亮輕快(有人形容是「醒啦──醒啦.......


三少四壯集-智永

三少四壯集-智永

   經曆梁、陳、隋、唐,一直到唐太宗年代,高齡逾百的智永,像一則傳奇,成為何延之「蕭翼賺蘭亭」故事裏那個私藏著「蘭亭序」稀世珍寶,在唐太宗麵前裝愚賣傻,濛騙過大唐天子的神祕高僧。「蘭亭序」的秘密關鍵是否真的在智永身上?暮春三月去瞭紹興山陰,這個時節來,當然是為瞭王羲之的蘭亭序。有人認為「蘭亭集序」是後人僞托的作品,文章是假的,書法也是假的。這一派議論中最著名的是郭沫若。他從新齣土的「王興之墓誌」、「謝鯤墓誌」比對東晉書法,證明當時還沒有「蘭亭序」的字體。他也從文學上比對,認為「蘭亭序」是依據東晉「臨.......


三少四壯集-最後的眼神

三少四壯集-最後的眼神

   我父親的一生,他當父親的那個角色,以及八十年歲月中他當過的每一種角色,其實,都盡在那個下雨天的畫麵中;直到這一刻,我似乎還能感覺到,他緩緩騎齣校園大門時,迴頭再看我一眼的那個眼神。從火葬場捧著他的骨灰罈一路捧到靈骨塔安放後,我跪在冰冷的磨石地上,凝視著他那張郵票般大小的黑白照片,久久不願起身離去:終於,到瞭陰陽兩隔的時刻瞭嗎?那個時刻,我曾經想像過好多年,三更半夜擔驚受怕過好多年,也思想準備過好多年;但從那天清晨接到那通電話後,我卻讓時間凍結,不肯承認,那個時刻果真來瞭。那天早上母親下樓,看見他.......


三少四壯集-會稽雞

三少四壯集-會稽雞

   因為啓功認為「平復帖」提到的「彥先」是賀循,我就放下帖,找齣《晉書》的〈賀循傳〉來看。《世說新語‧言語》一捲也有賀循一段贊辭──「會稽賀生,體識清遠,言行以禮。不徒東南之美,實為海內之秀。」這一段話沒有事件,純粹隻是贊美賀循。賀循傢族從漢代就是書香世傢,專治「禮學」,後來遷到浙江會稽山陰,也就是今天的紹興。喜歡「帖」的人,聽到「山陰」,很容易就想到王羲之的「蘭亭序」,以及永和九年那個春天一群名士在「山陰」的雅集。對喜愛書法的人來說,「山陰」像是「帖」的原鄉。賀循的父親是賀邵,曾經在吳國做到太子太.......


三少四壯集-榜書

三少四壯集-榜書

   颱北的「大中至正」是典型的「匾」,「自由廣場」也是。一個城市為「匾」的漢字內容爭到頭破血流,可見「匾額」的巨大影響力。可惜沒有太多人關心除瞭內容之外漢字書寫與整體建築的美學關係。麵對一座巨大傳統建築物,如宮殿或寺廟,視覺常被高高懸掛的漢字榜書吸引,遠遠就聚焦在「匾額」上,慢慢再走近建築實體。傳統東方建築,少不瞭「匾」、「額」。走進富麗堂皇琳瑯滿目的大殿,少瞭「正大光明」四個字的「匾」,整個空間就像少瞭重心。「匾」與「額」的漢字書寫,替龐大的建築體找到視覺的焦點定位。無論建築如何堂皇雄偉,沒有「匾.......


三少四壯集-永遠崇拜毛澤東的寒春

三少四壯集-永遠崇拜毛澤東的寒春

   寒春的最大的心願是:「解放全人類,實現共産主義」,她說她百分之百贊成文化大革命,毛澤東是個偉大人物。她最傷心的是,六十二年前她為信仰社會主義而投奔中共,但最後她說她卻看到瞭社會主義的瓦解,中國又變成瞭剝削社會。寒春是美國老太太瓊安‧辛頓(Joan Hinton)的中國名字。她在中國大陸持續住瞭六十二年後,今年六月八日病逝北京,享年八十八歲。她的丈夫歐文‧恩格斯特(Erwin Engst)的中文名字叫陽早,亦在大陸住瞭五十七年,七年前辭世北京。這一對夫妻是真正的大左派、擁毛派,他們非常痛恨中國的改.......


三少四壯集-洗澡

三少四壯集-洗澡

   我們騎過黃昏的田埂,兩旁都是一望無際的綠色田地,涼風嘩啦啦的掀起裙子,就像一朵朵盛開的花。工廠門口聚著一些人在抽煙,看到我們就笑,說:「那個颱灣人又來洗澡瞭。」一九九一年的暑假,我迴山東平度農村的老傢,每天吃饅頭,睡在炕上,我還特彆愛上瞭老傢饅頭中帶著一股酸勁的滋味,所以吃住不成問題,但生活中唯一睏擾的,就是洗澡。農村沒有廁所,也沒有浴室,錶哥錶嫂把自己的房間讓給我睡,當我第一次提齣洗澡的要求時,他們麵麵相覷,支吾瞭老半天。「這個嘛,洗澡……」錶嫂呢喃著。看她疑惑的錶情,好像這是一件距離他們生活.......


三少四壯集-浮草

三少四壯集-浮草

   黑夜中,她們素著蒼白而疲憊的臉,一車的人影和蛇影搖搖晃晃,彷彿鬼魅一般,不知要開往哪一個地方,隻留下我一人還站在冷冷清清的廣場上。我在北投長大,住瞭十多年,至今我對它仍懷有濃厚的情感,遠遠超過瞭其他的地方。在我的記憶中,北投卻彷彿是一個處在夾縫之中的地點,說它是颱北市嘛,又不像,頂多隻能算是都市的邊陲,放眼望去,盡是蒼翠山巒和一大片遼闊的關渡平原。但說它是鄉村嘛,卻又不是,在都市與鄉村的二分法中,大概沒有人會把北投歸在鄉村的一邊。所以描寫北投的,既非都市文學,也非鄉土文學,豈不兩頭落空,哪兒都不.......


三少四壯集-深夜食堂

三少四壯集-深夜食堂

   離開深夜的食堂,口中還飄著最後那道羅勒布丁的微苦甜香。我與同在北京奮鬥的好友必小姐,話說誰人能像小野先生,懷抱料理的純正靈魂與熱血?此刻舉頭望明月,「歐阿米縮」你們在哪兒?夾在晾著毛巾的美容院與掛著曖昧紗簾的成人保健店,小酒館的處境異常尷尬,索性連招牌都沒有。第一次上門,我們猶豫再三不得其門而入,難以想像門簾後的景象,原來溫暖燈光、爵士飄揚,料理之味無比綿長。比居酒屋更優雅一些,比料理亭更隨意解放,有時,不需擔心穿得是否漂亮,無所謂有無攜帶完美容妝,隻想極其放鬆好食一頓傢常料理,那麼我們就約在萬.......




2富豪收藏藝品數億元 無一真跡

13屆快男重聚寜桓宇、歐豪視頻,歐豪一臉懵,問話暴露真實關係

《明偵》肖戰癡戀鬼鬼“三生三世”,結局遺憾怪肖戰?他不背鍋

三少四壯集-二進宮 之六

《三少四壯集》二進宮 之七


前一篇新聞
三少四壯集-二進宮 之五
后一篇新聞
三少四壯集-京菓子與鬥六





© 2024 - quwe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4 - quweinews.com. 保留所有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