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新聞網 logo


3C COOKY卡提諾廚房 Cosplay MLB MiiR素人發掘(鎖) NBA YAYI時尚探險 fun 旅行 《旺來報》 《旺到報》 一瞬間 三少四壯集 世足專區-世足新聞 世足專區-精彩圖片 世足專區-精華賽事 世足專區-精選節目 中天 中天夢想驛站 中天新聞 中視 主播姊姊說故事 主播帶你吃 主播帶你玩 主播念詩選 人間新舞颱 企業經營 休閑 健康 免費軟體區(鎖) 全球 全球財經 兩性 其他 其他夯節目 刑案 創作 動漫 動漫有的沒的 區域情報-其他 區域情報-新北 區域情報-新竹 區域情報-桃園 區域情報-颱中 區域情報-颱北 區域情報-颱南 區域情報-高雄 卡幣活動區(鎖) 卡提諾運動爆報(鎖) 即時 名人 名傢 名傢講 名傢隨筆 周刊王精選 品酒客 哈燒日韓 啵滋真心話 嘉義縣 國際 國際大事 國際視野 國際(鎖) 圖輯 地方 地方新聞 地方萬象 大事小事 女性 好康 好康放送 好書 好讀 娛樂 娛樂新聞 子璿教英文 宅男愛女神 寵物 寶島 寶貝.晚安 小文子會客室 小說創作 小說討論 居傢 居傢生活 屏東縣 工商社論 建案開箱-其他 建案開箱-新北 建案開箱-新竹 建案開箱-桃園 建案開箱-颱中 建案開箱-颱北 建案開箱-颱南 建案開箱-高雄 彰化縣 影音 影音專區 徵文 徵纔搜 性感嬌點 意外 愛動 感情 成人娛樂中心 戰史 戰略 戲劇 房市新訊 房産達人 投資理財 搜奇 搞什麼玩 攝界 政治 政論新訊 教育文化 整點即時報 文化 文化新聞 文教 文茜世界財經周報 文茜的世界周報 新創意 新北市 新奇 新消息 新生代 新知 新聞稿 新聞聽尉遲 旅遊 旅遊分享 旅遊情報 日常 日韓 明星 星光 星奇 星座 時事 時事討論(鎖) 時來運轉 時周精選 時報文學奬 時尚 時尚娛樂 時尚消費 暖聞 曆史 有Bear來 有趣 服務中心 未分類 校花草 桃園市 桃園竹苗 棒球 樂活 機車情報-主題企劃 機車情報-優惠快訊 機車情報-改裝頻道 機車情報-機車新聞 機車情報-機車評測 櫃買市場 正妹 汽機車 汽車情報-主題企劃 汽車情報-優惠快訊 汽車情報-改裝頻道 汽車情報-新車試駕 汽車情報-汽車新聞 法庭中心 法律快狠準 洋蔥文 活動專區 海納百川 海軍 消費 消費情報 深度 溫馨 潮流 潮流生活 澎湖縣 火綫話題 為所欲為 無色覺醒 爆料公堂 版務小組招募 特輯 狂妹子 狂新聞 玩具 現場 理財 生活 生活娛樂 生活新聞 生活點滴(鎖) 生肖 産業 産業新聞 産業財經 産業.科技 男女 直播 看展 看看上海 知識 社會 社會新聞 科技 站務公告 籃球 籃球討論(鎖) 精采人物 經典 經驗談 綜藝 綜閤 網球 網路投票分析 美妝 美食 美食討論 聊新事 職場 聽新聞 股市 興趣 芒果講習所 花蓮縣 苗栗縣 英雄榜 華人星光 萌寵 藝文副刊 行動裝置 西斯 視評 觀點 解盤 詩選 話題 話題觀察 證券 證券.權證 財經 財經焦點 財經熱綫 財經科技 財經要聞 趣味 趨勢 足球 軍事 追星 連載 遊戲 遊戲分享 遊戲情報攻略 運動 運動天地 運勢 道聽圖說(鎖) 醫聊+ 醫藥健康 金融 金融.稅務 金門縣 錢潮 錶特 鐵血 閑聊 陸港股市 陸軍 雜誌 電影 電影專區 電玩娛樂 青年 青年YA生活 非聽Book 靠北 音樂 頭條 風格 風水 颱中市 颱北市 颱南市 颱南雲嘉 颱東縣 颱青在廣州 飲食男女(鎖) 饗食客 駐站集閤區 體育 高爾夫 高雄屏東澎 高雄市 魔都眼

唐棉(上) -连载 新聞 - 趣味新聞網



唐棉(上)


發表日期 2016-06-27T17:00:46+08:00


     天氣悶熱得很,插在花器裏的姬百閤不但快速乾萎得走樣,一根根蕊須熱得幾乎脫離花心,蕊端的褐黃色粉末落在盆麵的尤加利葉和圓滾滾的唐棉上。綠球狀唐棉被灑瞭一頭小黃點,活像罩著彩衣的小醜。

     她按壓著噴水器,溫柔地把粉末一一洗去。她並不怎麼喜歡姬百閤,這花,香得張揚,尤其是無意中看到一首詩,將花兒探齣的蕊須譬喻成舌頭,之後,她幾次從夢境驚醒,夢中妖姬般的花靈在她澆水背轉過身子時張口吐齣數條溼答答黏膩膩的舌信,逼近……,偏偏花藝老師又特喜歡用姬百閤做花材,害她幾次經過時神經質地背脊打個哆嗦。而,唐棉在花藝的角色常是襯底補空的配角,她極不服氣。試過幾迴將唐棉不夠硬挺的花莖一支支以鐵絲纏繞固定,一刀不剪企圖讓它在整盆插花中擔綱主角,然而即使藉瞭鐵絲的力道,或許是因為球體的重量所纍,或許莖桿被鐵絲束縛得喘不過氣,總是撐不瞭多久就懨懨垂萎瞭。

     她喜愛唐棉,喜愛那氣鼓鼓的綠色球體張著根根短毛,十足可愛。可愛的事物總是惹人憐愛,女人不也一樣?她還羨慕它的果體成熟迸裂後絨毛種子隨風飄播,與蒲公英一樣,瀟灑,自由自在。

     「妳不用上班也沒人管妳,還不夠自由自在?」男人曾經這麼說。

     這個男人是一傢三流齣版社的半個老闆,專門買進國外情色書刊,再翻譯齣版。每當她這樣戲謔地介紹他時,男人總半真半假的抗議。「食色性也,我是真小人,不是僞君子。」對於責任挑負,他也有歪理,「精的齣嘴、憨的齣力。小戰當然是小兵去打,大場麵再看我的」,男人說的「憨的小兵」,是他老婆,而到目前為止需要他齣頭的大場麵還未齣現。

     她和男人也是半真半假。剛開始是半假,現在則不確定有幾分真。跟著男人時,想到他的另一個女人,起初她心中還有幾分掙紮,時日一久也就濛濛混混的被豢養,麻痺瞭。有時她為自己辯白:起碼她並未霸住,男人還是每天迴傢的;起碼每個月男人給的十萬元生活費都並非全數花在她自己身上,甚至偶爾還倒貼。

     自從她知道這十萬元是男人從自傢齣版社生意往來上拿迴扣而來,心裏無法剋製地對他浮生輕視。男人也不瞞她,他說老婆每個月給的零花怎夠和朋友喝點小酒、打個小牌?他一直就是這樣拿迴扣貼補自己喝酒打牌的花用,並不是因為她。也好,減輕她一些罪惡感。後來男人的十萬元變成三萬、五萬零碎湊著給,卻三不五時從她這裏一萬、兩萬的藉,或乾脆叫酒店來「傢裏」收酒錢,有時帶她一起應酬,把她當帳房。應酬的場閤常是有伴唱小姐的KTV或不算高檔的酒店,她坐在男人身邊,其他男人身邊坐著其他女人。那些女人稱每個男人「董仔」,叫她「王姊」。後來她每憶起那場景,還納悶自己到底坐在那裏做什麼?

     為什麼不瀟灑的走開?

     在感情上,她總是無法灑脫,包括一段疲憊的婚姻及之後一場幾乎讓她蛻瞭一層皮的七年戀情。

     ●

     迴想從婚姻齣走,亂糟糟的過程掩蓋瞭痛。以為照顧好丈夫和自己的傢庭她就算是個稱職的太太,原來還不夠,她也得照顧與他們同住、纔小她一歲、無業的小姑。結婚時丈夫告訴她,小姑很快會搬齣去的,然而三個月、半年、一年,她都已經大腹便便瞭,小姑仍占據她想規劃為嬰兒室的房間。

     在娘傢,她是被寵慣瞭的老麼,青春貌美,單身時身邊不乏捧著、護著的追求者,為瞭愛早早走入傢庭她覺得已經夠犧牲瞭,除瞭丈夫和未來的孩子,她不認為有義務照顧任何人。而且,她就是無法接受她的小傢庭作息需要顧慮到「多齣來的人」。

     「都是大人瞭,又沒上班,還要我伺候她嗎?」她嚮丈夫抱怨。

     「什麼伺候?話彆講得那麼難聽,隻是順便……」

     「洗衣晾衣、煮飯、整理傢務……,你妹怎麼不順便?」挺著大肚子的她忍不住叨叨唸著。

     「欸,一天到晚計較我妹,妳很沒度量耶。」丈夫丟來一句。

     爭執一發,抱怨、怒怨、悔怨排山倒海,在硝煙迷霧中相互看不見受傷與驚愕的神色,隻想奮力擊倒對方。

     幾迴爭執之後,孀居於南部眷村的婆婆由小姑接進傢門,也不說什麼,當她是空氣一樣。她拗上脾氣,也不示弱,顧不得應該尊敬長輩、盡自己做媳婦的本分,明知理字上落人口實,卻忍不下一口氣先主動示好。最氣最恨的是,丈夫不站在她這邊。他們母子、兄妹有說有笑,她這個沒有血緣、懷著他骨血的妻子,是外人。

     爭爭吵吵、分房、冷戰拖到兒子兩歲那年,她實在纍瞭。離婚時她未提贍養費,隻盼兒子歸她。婆婆說孫子有什麼稀罕,再娶再生就有。丈夫則根本不談。她找到一份預售屋代銷工作,不低頭也不認輸,她相信憑自己一個人也能把兒子養大、養好。

     ●

     搬齣夫傢,安頓好,她在打電話迴娘傢前一刻第一次有瞭猶豫,對整件事。

     當電話那頭傳來母親的聲音,她忽然惴惴瞭。「我都沒有錯嗎?我做的,都對嗎?」

     母親啜泣著:「妳這孩子,這麼任性,當初要嫁,我們做父母的都不能有意見,現在要離,也不跟傢裏人參詳就一個人做決定,妳哥氣到叫我們不要管妳瞭。妳以為一個女人帶小孩過日子很簡單嗎?」

     她,無聲的淚,滑下……

     「妳那個婆婆夠悍,連長孫都捨得不要,虧妳老公還是獨子咧。」男人分析得夠直接。捏捏她的臉頰,男人還說:「妳啊,光一張刀子嘴,不夠狠!」

     是的,她鼓漲一身無用的刺,一戳即破!

     哪個做母親的狠得下割捨自己的孩子?她認為她沒輸,她贏得兒子。小孩那麼小,沒有媽媽怎麼行?她不要丈夫的贍養費也活得下去。

     她輸在兒子八歲時為瞭一個不值得的男人──小陸把兒子送迴丈夫身邊。輸得夠慘,慘到沒臉跟男人坦白,隻說是後來前夫事業做得不錯,為瞭讓兒子能得到更好的照顧,所以把他送迴去。

     離婚後母親幫她帶兒子的那三年是一段歡樂的日子,除瞭輪到值班,她幾乎每週迴南部看兒子。小孩很貼心,乖乖地跟著外公外婆生活,每次見瞭她就高興得笑得燦爛,攀著她的脖子要她抱抱不肯下來。一迴一迴,她感覺到兒子長大的重量,父母親把小孩照顧得很好,也不給她任何壓力,隻要她好好守著小孩,兒子是她後半輩子的倚靠。

     ●

     每迴收假開車要迴台北那一刻,從後視鏡看車後兩老一小的身影漸遠漸渺,眼淚像壞瞭的水龍頭,止不瞭。比起當初睏在婚姻中她現在快樂太多,她心中並不悲傷嗬,小孩早熟懂事,看她要迴台北瞭也不哭不鬧,外婆推推他:「跟媽媽說『再見』。」兒子緊抿住嘴,小手絞著衣角,一副就要哭齣來的神情,她好不捨,心痛得像刀剜一樣。她知道自己不穩定的收入短期還無法把兒子帶在身邊,父親有固定的退休金,經濟狀況一直都不錯,小孩不至於吃苦,而父親似乎有意給自小率性的她一點教訓,並不主動問她是否需要資助。母親幾次塞錢給她,她都退瞭迴去,不能再讓父母為她憂心瞭。

     那幾年雖然手頭拮據,精神卻是愉快的,自由、自主,包括談戀愛。愛,在開始總是甜的,甜得教人輕飄飄,美得眉飛色舞。然而,那場七年感情到最後磨得她老瞭不隻十歲。

     小陸,是她同事。和小陸交往時她二十八,身材保持得好,臉上也還未有皺紋,讀服裝設計的她一嚮會打扮,新進的同事都以為她未婚;小陸小她兩歲,高高瘦瘦白白淨淨的,是她喜歡的型,臉長得稚氣卻老是駝背像個小老頭,兩個人看對眼很快就在一起瞭。

     小陸父母在他高中時過世,留下一棟房子,雖然是老房子但位於市內住宅區且是一樓,市值頗高;小陸是老大,兩個弟弟也都就業自立瞭,各自賺錢各自打算。她已較以前實際,接受小陸之前先問過傢庭背景,越簡單單純越好,她太清楚自己的個性做不到溫良恭儉,可不堪再重蹈覆轍。父母說她小時就很會跟哥哥算計,絕不吃虧,對她在婚姻上的全麵潰敗感到意外。她嘆著,不就是為瞭兒子嗎?

     她一開始就跟小陸擺明瞭:兒子第一,他第二。

     同樣的,愛,在初始的包容廣闊可比太平洋。

     小陸幾迴陪她迴南部,跟兒子玩得像小孩一樣瘋,看小孩纏著小陸「叔叔、叔叔」直叫得口水涎亮瞭下巴。她的心,好酸……以往隻覺得沒盡到守在孩子身邊的責任,此刻纔猛然惕悟她未思慮到的太多瞭。

     小陸究竟是做業務的人,見風使舵,嘴皮也乖,她父母似乎認定他是未來女婿。而她並不確定是否再次走入傢庭,傢庭似一張網,她是隻摺翼被放棄的鳥。父母的觀念是:如果有好的對象,女人還是該有個男人倚靠。她則認為,「如果」充滿變數,況且,這樣自由自在的不必受約束,也很好,再說,她要倚靠的「男人」應該是兒子吧。

     兒子六歲時她把他接迴台北同住,打算讓他上一年幼稚園,以便上小一時能順利適應團體人際。兒子來瞭之後她的作息有瞭改變。之前她幾乎都去小陸傢過夜、一起上下班,現在她一切以兒子為優先,上班前送小孩上學,下班接迴傢;她做飯時,小孩自己玩、看電視,有時擠在廚房嘰嘰喳喳報告和同學的事;晚上兒子跟她睡;假日當然陪小孩。小陸開始埋怨瞭,說她寵壞孩子。

     上小學後的兒子生活圈擴大,漸漸不怎麼崇拜「叔叔」瞭,他開始會質疑小陸說的話,違背小陸要求他的規矩,為瞭小孩的不聽話,小陸暴怒到令她不能理解。有什麼好跟小孩子過不去的呢?這些不都是小孩子的成長過程會有的行為嗎?兒子也會跟她頂嘴啊。幾次,她和小陸為此吵瞭起來,她發現小陸背著她「修理」孩子。一次小陸當她的麵摑瞭小孩耳光,她齣手去攔,小陸第二個巴掌熱辣辣的印上她的臉頰……

     孩子受驚的哭嚎似乎更激怒那頭發瘋瞭的雄獅。小陸扯開她,一揮手險些把小孩摜摔得撞上牆去,她驚駭卻本能地從小陸身後抱住,不讓他再傷害孩子;然而這個平日斯文、一聲一句不離「我愛妳」的男人,一把抓住她的長發,不停歇的耳光、拳頭彷彿她是他今生最痛恨的仇人……

     她護住孩子。連聲尖叫小陸「滾齣去!」

     (上)

     (人間)




tian qi men re de hen , cha zai hua qi li de ji bai ge bu dan kuai su gan wei de zou yang , yi gen gen rui xu re de ji hu tuo li hua xin , rui duan de he huang se fen mo luo zai pen mian de you jia li ye he yuan gun gun de tang mian shang 。 lv qiu zhuang tang mian bei sa liao yi tou xiao huang dian , huo xiang zhao zhu cai yi de xiao chou 。 # # # # # # # # # ta an ya zhu pen shui qi , wen rou di ba fen mo yi yi xi qu 。 ta bing bu zen me xi huan ji bai ge , zhe hua , xiang de zhang yang , you qi shi wu yi zhong kan dao yi shou shi , jiang hua er tan chu de rui xu pi yu cheng she tou , zhi hou , ta ji ci cong meng jing jing xing , meng zhong yao ji ban de hua ling zai ta jiao shui bei zhuan guo shen zi shi zhang kou tu chu shu tiao shi da da nian ni ni de she xin , bi jin … … , pian pian hua yi lao shi you te xi huan yong ji bai ge zuo hua cai , hai ta ji ci jing guo shi shen jing zhi di bei ji da ge duo suo 。


tag 唐棉 廖淑华
本文鏈接

相关 連載 新聞

唐棉(下) -连载 新聞
   小陸滾齣她生活的那段時間,她由起初的驚懼、怨恨繼而傷逝戀情,弔詭的,在身體的烏青稍褪之後,她竟思念起小陸,思念他們之間曾有的甜蜜。她恍恍惚惚,每天像隻活半個人;然而手機不響、門鈴不響,她的心也死寂瞭。拿小陸的牙刷撫過唇,拿他的毛巾貼上臉,夜裏她穿上小陸的襯衫當睡衣,廝磨著領口殘存的氣息……,這個男人已是她的「習慣」和「當然」,是她另外的一半。所以當小陸亂著頭發鬍須未颳一副情傷的頹廢樣來按門鈴時,她隻稍稍的作態掙紮一下就柔順地偎在他懷裏瞭。然而「結」並未解決,隻是暫時被放下;火苗還在,一點即燃。兒.......


大裂8之1(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首奬作品) -连载 新聞
   1 暴力那場近似於屠殺的暴動,發生於沒有任何人察覺的夜晚,在我們連續打牌的第七天。這是一種六人打的牌,需要四副撲剋。這種牌,生來就是為瞭更快捷地浪費時間,更多的人,更多的摸牌時間,每個人手裏都會捧著書本厚的一摞紙牌,讓時間一張一張地拍在桌麵上,發齣啪啪的鏗鏘有力的聲音。我們都樂此不疲地沉浸其中。我跟丁煒陽在最開始都不會打這種牌。此牌有很多技巧,燒、悶、點,而所有的技巧都為瞭一個目的,就是讓上傢或對傢生不如死。宿捨總共有六人,此前我們沒日沒夜地打夠級,淩晨一點收攤子,躺在床上睡覺,到瞭中午用幾本書.......


大裂8之2(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首奬作品) -连载 新聞
   當我們要反抗的時候,我還未走到宿捨門外,就在鐵器的毆打下,一下肚子,一下頭部,沒有疼痛,隻有暈眩的漣漪從大腦沸騰起來,便已經失去瞭行動力。在我歪倒在門框的剎那,看到沿著走廊,混閤著閃爍的玻璃渣,一條血跡嚮遠處綿延,冒頭新生那肥大的身軀被兩個手持棍棒的老廣院拖著,繼續嚮遠處走著。而我的腹部沾著紅色,不知道是哪人沾染在鐵棍上的血液。大約在三點左右,老廣院迴到瞭二樓,走廊裏已經混亂的如同屠宰場,散亂著各種碎片,以及一片片血跡。宿捨裏大吼一聲的趙乃夫被打得昏迷過去,他的眼角綻裂開,是一條怵目驚心的傷口。.......


大裂8之3(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首奬作品) -连载 新聞
   在城區郊外,沿著筆直的高速公路,是一片荒郊野嶺,鞦天之後,土地為一片殘暴的焦黃色。2011年以前,這所荒郊野嶺裏的學校叫廣播學院,之後,校園擴建,改名為山化傳播學院,就是我最後要去的學校。如果調查學校前身,也就是廣播學院的背景,會發現在04年的「師生二十人毆打學校領導」,以及「從化工廠改造的教學樓引起的傢長不滿,要求退還學費」這兩條新聞。在全國三百一十六所專科院校裏,它想必也是最後的百分之五。而我以二十三歲高齡,成為瞭山化傳媒學院編導專業的大一新生。這所改造的學院沒有建好,在化工廠的焦黃色還沒有.......


大裂8之4(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首奬作品) -连载 新聞
   從二樓那股危機感中脫離之後,我在走道裏遇到瞭復讀學校認識的郭仲翰。我本以為他去瞭上海,吃瞭一驚。在他遇見我的時候,他可能也覺得自己應該已經到達上海。郭仲翰高大粗壯,但卻有一張娃娃臉,膚質嬌嫩,聲綫陰溼,所以他留起瞭鬍子,隻是鬍子也生不長,像一層黴。我驚奇地發現,我們竟抱著顔色相同的臉盆。我跟著郭仲翰來到他的宿捨,把臉盆放在地上,我給自己的臉盆做瞭記號。郭仲翰掏齣一張揉爛瞭的紙,看瞭號碼,走到宿捨最裏麵的一個床邊。他的床對麵上鋪正有個爸爸在給一個小胖子整理床鋪,這個小胖子是劉慶慶。他的爸爸正俯身套.......


大裂8之5(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首奬作品) -连载 新聞
   在我復讀第三年所待的夜校裏,郭仲翰喜歡把頭抵在課桌上,雙手交叉著往腿上一放,然後睡覺。額頭會被課桌邊角壓齣一條深紫色的印痕,長此以往,這條痕跡已經固定在上麵。以郭仲翰的睡姿來看,他高考必然是要差幾十分的,現在差個五分已經很便宜他瞭。在復讀學校,我們兩個成年人是同桌。有一次他在睡夢中醒來,對我說:「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什麼?」「有不好預感的時候,就會有好事發生。」「不是這樣的。」「上周五我身上隻有五塊錢,我哪也去不瞭,我就去彩票站買瞭一注,中瞭二十,然後我就在網吧通個宵,還吃上瞭一頓飯。」他興.......


大裂8之6(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首奬作品) -连载 新聞
   丁煒陽放下行李箱,觀察瞭一下自己床鋪下的桌子,他課桌的牆上寫著「哥走瞭」,有人在「哥」字的下麵寫瞭個「欠」字旁,加「欠」字旁的人本來可能想做點彆的,但最後沒想齣來,就這麼沒意思的隨便寫瞭些。丁煒陽看著牆上的字不明所以。其實我的鐵衣櫃上也寫著字,是前人用一種想要寫得認真好看其實很幼稚的字體寫著: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世界在神麵前敗壞,地上滿瞭強暴。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瞭;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瞭行為。下麵還添瞭一行字:所以我要操死她。丁煒陽撅起屁股拉開行李箱的拉鏈。郭.......


大裂8之7(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首奬作品) -连载 新聞
   開門的起始是因為這一級有一個肥頭大耳的傢夥,他要去學校的西邊,但是大門隻在東邊有,他身體肥碩,當時已經費勁地走到瞭學校最西邊,看著校園裏一眼望不到頭的荒郊野嶺,他突然迴憶起在來到山傳之前曾經在技校進修過挖掘機,而正在修建的校園裏隨處可見挖掘機,此時在不遠處就停置著一颱。於是他就爬瞭上去,給學校開瞭一個西門,見到此景的人紛紛鼓掌緻敬,此人從此成瞭西門大官人。很快我便每天跟著劉慶慶和丁煒陽去網吧,學校的西門不再是簡陋的一個牆洞,洞的四周被修整得很整齊,還掛上瞭一圈草,並且在旁邊寫著「西門」,另一側寫.......


大裂8之8(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首奬作品) -连载 新聞
   第二天,劉慶慶要撕丁煒陽筆記本一張紙。在沒有爸爸的時候,劉慶慶就判若兩人,他會對某些事非常執拗,而爸爸在場時他對周圍就沒什麼態度。劉慶慶捏住紙張的時候,丁煒陽對他怒目而視,那粗大的眉毛更粗大瞭,劉慶慶說:「不就是張紙嗎!」丁煒陽說齣瞭一句讓所有人瞠目結舌的話,「這是學習用的紙」。劉慶慶被激怒瞭,說:「學個雞巴。」郭仲翰在一旁看著。劉慶慶的話被站在講颱的老師聽到瞭,老師愣瞭一下,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但劉慶慶沒有放棄,他奪過瞭那個筆記本,扯下瞭一張紙,尖銳的一聲。所有人都期待地看著丁煒陽,丁煒陽.......


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 貳奬作品──欲望與恐懼(3) -连载 新聞
   我遮著嘴巴含蓄地笑,想像他傢人偷偷摸摸帶著電鍋齣門去找人修理的樣子。「上大學後,我帶著一個超大的工具箱住進宿捨,沒事就幫室友、同學修電腦,後來連摩托車也修。沒想到口耳相傳,我竟然可以靠這個賺到不少零用錢。有一次宿捨熱水鍋爐壞瞭,大鼕天,打完球沒熱水洗澡,我一氣之下就把它修好瞭,聽說後來三、四年都沒再壞過。那是個美好的年代。」「什麼意思?」我不太確定他的美好指的是什麼。「那時候有很多東西可以修。」他一臉懷念。「後來都是各種模組化的精密産品,某一塊壞瞭就換掉,沒什麼可『修』的。現在,」他又搖瞭搖手上.......


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貳奬作品──欲望與恐懼(1) -连载 新聞
   故事大綱:一個30歲的未婚都會女性,生活在2027年的颱北,一邊享受最新的科技發展,一邊感受古老的人性衝突。故事從她身為都市人的孤獨感、對戀情的不安,以及工作的道德衝突展開。透過她的視角,看著科技如何滲入人類生活,如何幫助我們,侵蝕我們。這是一個描述人們不停演進的科技生活,和古今無異的人性世界,以及兩者之間永無止境的適應和衝突的故事;一個富人情的科幻故事。一「民國116年(2027)8月31日 星期一……」我站在騎樓下,看著已打烊的銀行的落地窗玻璃。最上方顯示著日期,其下是各種不停跑動的國內外財.......


第六屆BenQ華文電影小說奬貳奬作品──欲望與恐懼(2) -连载 新聞
   「好,我們開始。」CEO輕輕拍瞭一下右邊鏡架上的商標。「你們可以從大螢幕上看到,當你啓動一支新眼鏡的時候,它會先掃描的你的雙眼,包含間距、遠近、高低,以提供你最清晰的影像。你不用適應它,它會適應你。好的,完成之後,現在你會看到眼前五十公分左右齣現一雙手的3D圖像,當然隻有你看得到,這時候,請你把雙手放進那圖像之中,隨著箭頭指示慢慢鏇轉雙手一百八十度,這時眼鏡會紀錄你雙手的所有細節,包括手掌形狀、手指比例、指甲形狀、靜脈分布,還有指紋和掌紋,經過簡單的校正之後,現在,你的眼鏡隻會跟你的雙手互動瞭。.......




唐棉(上)       tag   唐棉

唐棉(上)       tag   廖淑華


前一篇新聞
唐朝不能吃鯉魚?違者重打60大闆
后一篇新聞
唐棉(下)





© 2020 - quwei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2020 - quweinews.com. 保留所有權利